故县铁厂筹建情况
常 韬
     
    长治钢铁厂最初叫故县铁厂,曾命名为潞安铁厂,当时只准备生产灰生铁,故命名铁厂。

    厂址故县是属屯留县,但它靠近石圪节煤矿,地处屯留县、长治、襄垣县的边缘地区。生产铁要用石圪节、王庄、五阳等地的煤炼焦。要用小汗山的铁矿,壶关县的铁矿。用土法探测地下水还可以,故决定在此地建厂。经过总后勤部批准,由军工部筹建。 

    一九四五年,日本帝国主义投降以后,全国人民急需和平建设恢复原气,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反动派,想独霸战争胜利果实,积极反共,梦想消灭解放区。依靠美帝武装的八百万反动军队围攻解放区,一时战云密布,时局十分紧张,党中央曾提出再英勇奋斗若干年,记得赖际发政委曾传达过中央这个文件精神,具体时间记不清了。打败日本帝国主义,我军是靠小米加步枪,日本投降后,我们缴获了不少枪支弹药,从国民党反动派军队中也缴获了不少枪支弹药,加之当时战争已从游击战转为大规模的正规战和运动战,这样的战争就需要大炮飞机,解放军只有大炮没有飞机,战争规模越来越大,炮弹更为需要,但没有灰生铁,炮弹是做不出来的。在这种精神鼓舞下,在前方急需炮弹的情况下,加快了故县铁厂的建设步伐。曾听到过这样一个故事,山东解放了一个铝厂,当时急需生铁,正好把缴获工厂的电动机外壳打烂来做炮弹和手榴弹。可见当时急需生铁情况迫在眉睫,一九四五年“八.一五”日本投降后,军工部曾派一批人去焦作接受了很大一部分机器和材料,这也给故县铁厂创造了一些建厂条件。当时派焦作的这批干部有张士杰、牛宝印、李吉瑞、封域中、常韬、李非平、陆达等,一九四六年在晋城设立运输站,齐宣威同志等负责。焦作军分区还调给了四部汽车,由我管理,这四部汽车从焦作往长治运这些物资。从焦作运回了一大批机器和钢材。这给建设南石曹兵工厂和故县铁厂,起了很大作用。要建设炼铁厂就需要用大量的电力。像故县铁厂的锅炉,西白兔、宋村的一千五百千瓦的发电机及附属设备等,都是从焦作用大平车人力拉运来的。这些大平车是经李吉瑞同志等改装的,一百多人拉一部车,上山人在前拉,下山人在后拽,路不好走时就修路。前后当运输大队长的是:李非平、常韬、陆达等,运输途中十分艰苦,十分危险,运发电机机心时,是个主件,可能十几吨重,在晋城县境内的盂良寨、焦赞城曾出过一次危险,差一点把人压死,差一点把发电机心甩到山谷中去,运输中曾出现多次险情,但都一一克服。

    故县铁厂的高炉、锅炉及其它附件,是从阳泉铁厂运到故县的。运这批大件,也是用人力拉,大平车运的,平车由常韬同志等带队,陈志坚工程师还带民工队修桥修路,一路也经过不少艰险情况。还有其它的同志参加,但已记不清了。

    建设故县铁厂和宋村电厂(西白兔)技术工程上是陆达工程师,建设电厂时还有苏哲等同志负责,行政领导耿震同志负责。参加建设的同志很多,经过回忆想到的情况是:张俊会计、李超、常韬、王琳、杨清香、王永昌、封域中、膝云龙、崔保玉(管土建的工程师),还有耐火材料厂厂长宋忠恕,工程技术干部中宋宗景搞炼焦,机械工程师柯成,炼铁工程师李树仁,搞采矿的工程师张培江同志,还有日本技术人员叫官本等,还有医生王忠厚,膝云龙同志是搞粮食的。

    一九四七年正在建设故县铁厂时,从北方大学调来了一批生力军,他们在故漳、马厂一带住,校长范文澜,对建设故县铁厂给予了大力支持和帮助。调来的这批北方大学学生有李浮之、阎滔、李献璐、李士英、马光国、安化普、吴鸿钧、阎志一、杜毓铣、郝玉明等,还有一部人的名字记不清了。 

    宋村电厂的大部分人员是由各厂抽调的,技术主要骨干是从焦作调来的,象潘奎工程师,还有一个姓梁的工程师。 

    故县铁厂主要人员来自几个方面,除从各工厂调来的干部外,象刘殿元是机工车间主任,其它还有不少人。炼铁方面主要骨干是阳泉铁厂调来的,炼铁部的毕映海、常久思,还有砌炉工×××,名字记不清了;钳工崔绍林、窦连年,当时蒸汽鼓风机主要是靠他们修的。因锅炉鼓风机是主要设备之一,翻砂工长是附城调来的,名字记不清了,铆工是建厂的主要工种之一,工长索元林等建厂起了很大的作用,阳泉还调来设计绘图干部已记不清了。

    故县铁厂,还有部分职工是山东渤海区手榴弹厂调来的,孙允三是付厂长,周明是工会主席,梅靖……等数十人,翻砂技师潘云程也是这次调来的,这些同志在生产炮弹和机器过程中都是出了力的,阳泉铁厂调的电工技师孙世成,电工王世昌等…… 

    故县铁厂地处屯留,当时我的任务是跑外的,办建厂手续。一九四七年,屯留县长吴志侗,政委王云,有很多事情都是请他们帮助解决的,故县铁厂建成生产与他们大力支持是分不开的。当时吃的粮是膝云龙同志在屯留县余吾镇买来的。我们建大厂房的木料除用拆旧庙的木料外,屯留县将老爷山的大松树全调拨给铁厂,我们建故县铁厂,已把这山上的大松树用光了,这都是县上支援干的。时已快四十年了,可能松树已长起来了。有机会时还想再去看看,四十年变化究竟如何! 

    一九四七年,屯留县还属太岳行署管理,建故县铁厂,我还去太岳行署办建厂手续,行署在阳城县城内,我们请行署秘书长批准办的手续,行署秘书长是时逸之,军分区政委薛迅(女),他们对根据地要建这样大型炼铁厂给予高度重视,所以建厂手续办得很快基建工人是林县请来的,我拿着政府的手续到河南林县县政府,调来了四百建筑工人,工程负责人名叫杨二虎,这个人干劲大,听指挥,故县铁厂的土木工程建设,这个人也起了很大作用。去时要过太南大山,叫风巅小西天,此处是个风口,每天刮大风,上山二十里,下山二十里,只能中午过这山口,当时我是第一次走这样的路,是在一九四七年春季。当故县厂即将建成之际,陆达工程师等又带人去修炼焦厂,记得炼焦厂第一个厂长叫余永江,这是自己脑子记得,是否有错,还不得而知。

    故县铁厂是在困难中建设的,是在紧急情况下建成的。刚开始时,木料砖瓦都没有,第一是靠拆旧庙的砖瓦木料,第二是屯留县时老爷山的木料,建故县铁厂,把老爷山的木料用完了,后来在附近才烧了砖瓦。刚建厂时,虽然条件差,但干劲却很大,没有礼拜日,没有八小时工作制,不分昼夜的干。可能是一九四八年底,四九年初建成出铁,记得二十四小时可出二十吨生铁的样子。

    故县铁厂出铁后,特别是给军工事业解决了一个大问题,因此可以说基本上解决了晋冀鲁豫边区军工用的灰生铁问题,在解放战争中起到了雪里送炭的作用,基本上解决了炮弹、手榴弹等的需要问题。故县炼铁厂当时是解放区第一个大型炼铁厂,正因为如此,在解放战争中,军工事业方面,故县铁厂在打败国民党反动派战争中,是立下了大功的。也可以说没有陆达、陈志坚等一部分高级知识分子工程师的话,当时建设这样大的厂子是不可设想的。

    故县铁厂,第一个厂长记得是陆达同志,一九四九年是李保庆同志。当财务的经营科长是程历坚。厂务科长也叫工程科长,主要是管生产工务及器材等,由我负责,我自己建厂中虽然也做了一些工作,但也只是起了小小的螺丝钉作用。

    在建设故县铁厂过程中,是在紧急的情况中,材料十分困难的情况下,进行施工建设的,因此,也出过许多的危险情况。当时利用炼铁炉,也叫高炉的煤气烧锅炉。有些管道是用砖砌的,高炉通往锅炉房的管道经过水井附近,高炉用的水泵开关在井下,一次煤气钻进了井下,下去开水泵的人,立即被煤气熏倒,下去第二个人又被熏倒,当时医生王忠厚也中了煤气,李浮之同志也中了煤气,从井下急救上来的时候,口吐白沫,十分危险,在紧急的情况下,没有别的办法,自己并不是大夫,也给他们打了强心针,这些情况,李浮之同志还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