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回忆
陈志坚
     
     四月十五日收到长钢军工办的来信,你们让我回忆一下长钢(故县铁厂)建厂时的情况,关于写长钢军工史料问题,我有责任写,一定要交卷,但事隔将近四十年,手头无资料可查,记忆力又因年迈衰退(现年八十整),为了把资料的真实性弄清,还未贸然动笔。而且我和陆达同志记忆也有出入,还需进一步核对清楚。

    根据我的回忆是第一次解放阳泉徐长勋同志到西白兔电厂找我,让我和陆达一同去阳泉炼铁厂,他已告知陆达也去(但不同行)。我骑了一匹马去的,在阳泉还见到晋察冀社会部部长许建国同志(现许已去世),因为考虑到阳泉矿区在石太铁路线上,我军可能与国民党往来争夺,不能在阳泉开工。就下决心搬一个完整能用的炼铁炉,翻大山运到太行区生产,由陆达调查并选定高炉(包括鼓风机)召集使用这一高炉的全部工人,造了花名册,定了工资(小米),由我召集当地民工逢山开路,遇水搭桥,修一条能通汽车(一二百人用绳拉无引擎的载重汽车)的山间盘道,翻山越岭,经平定、昔阳、和顺、左权、黎城运到潞城故县镇(原抗大一分校住址),全程约五百里,因山路崎岖,大约十几天才将物资除分配故县一些人采购砖瓦木料外全部运到。

    我当时在西白兔电厂,安装工程还未完,又回该厂安置一下,才回故县,先设计了一座长60米,宽1 0米的翻砂厂房(解放后铁路修到长治后我曾因检验该段铁路顺便回你厂一次当时翻砂房尚在),连备料带施工,不到两个月包括翻砂厂房、鼓风机房、窑洞及高炉基础均已完工。我当时任军工部建设委员会主任,耿震、李超等同志协助我工作,后军工部拟组织南下工作队,我随刘邓大军第二梯队(由王宏坤、刘志坚、张廷发、李雪峰、.陈少敏等同志领导)开往大别山,赖际发政委令我当南下队长。由陆达同志继续完成建厂工作。我和陆达同志有一段接替过程,以便熟悉建厂工作,因为陆达是在德国学冶金的,我是在北洋大学学土木工程的,有些事需要商量,高炉的位置请他选定,并请他亲自钉中心桩,当时根据地弄不到水泥,我只好用三七灰土(即十分之三的石灰,十分之七的黄土,筛细拌匀),分步打夯,虚灰土垫一砖厚,打实只落半砖,连续打到八层,陆达问我能否承受20吨炼钢炉的压力,我说咱可以做土壤承载力试验,按高炉全部载重(包括建筑物及填料)计算每平方面积应负荷的重量进行试验,并易位再试,均未下沉,陆达同志放心了,在夯实土的最上层埋井字型钢轨打了一层混凝土,没有等到高炉砌成,于四七年七月我就奉命率领南下部队赴山东了。

    我在故县只工作了几个月,但从阳泉拆运高炉鼓风机起到南下为止,我是参加了故县炼铁厂(今日长钢)的创建工作人员之一。为了弄清革命历史进程。我建议你厂作些调查工作:

    ①找一找你厂是否还有阳泉跟我和陆达同志来你厂工作的老工人或其家属老人,问问他们阳泉第一次解放(我们去阳泉搬高炉那次,必要时到阳泉铁厂访问)是在什么时间?全部东西运到故县的时间是几月几日?翻砂房是几时动工的?这应该是你厂建厂的日期。

   ②一号高炉破土动工决不在4 7年7月,因我就南下了,可能修建高炉上部炉身是在7月,而破土做基础大约是在六月份,我记得挖基时还挖出一堆小蛇,工人们迷信,说这是吉庆事,是龙宫,用筐托着一窝蛇,烧了香,把蛇送到山上去放了,一号高炉的破土在翻砂厂房及鼓风机房之后,是我请陆达同志钉的中桩。

    ③如果找到参加过建厂及搬运机器的工人,问问更好,只在办公室里查档案不行,甚至能造成错误。

    ④我再说一遍,解放阳泉后,有几个日本技术人员分配到故县,一个叫山本××是个学采矿的,我分配他带几个学员去测量石圪节煤矿矿区,让他画出矿区图来。据闻此人有些作风不好,我很讨厌他,但有俘虏政策,不能惩罚他;另一个叫吉田××,是学冶金的,我给他任务设计一个五吨的炼灰生铁炉,他是一个学者,问我将来如有创造发明有何奖励,子女在中国如何进行教育等等,后此人调长治西关工厂。另一名是个矮老头喜欢吃糖,喜欢钓鱼,记不得名字了。他们都未参加故县建设,后来日本俘虏遣返回国时都走了。

    ⑤请找山西国防办吴东才同志,他在太原,曾对军工史料进行大量搜集,可能有资料供你厂参考。

    ⑥请将你厂悬挂的周总理指示的原文抄寄我们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