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金”藏智慧

炼铁厂喷煤专家 陈秀江

        “凿开混沌得乌金,藏蓄阳和意最深。” 明朝的于谦以蕴藏无尽之热力,心藏情义最深沉来形容煤,赋予了煤最高的品格。

        陈秀江,从喷煤开产至今,在喷煤的岗位上工作了十四年,当高炉喷吹煤粉技术以其独有的优势成为炼铁高炉工艺中提效降耗的首选时,陈秀江便一头扎进了这片煤的海洋。煤比就是成本,煤比就是竞争力。面对这个从未接触过的新工艺,陈秀江上网查资料,下网拿书本,从煤的产地、性能到磨煤、喷吹等系统,他都一一用心揣摩。爱琢磨肯钻研的他,总是一边量尺寸,一边画图纸,在现场一呆就是好几个小时,一熬就是好几个通宵,解决了生产中一个又一个的难题。由他参与的高压系统改造、混合器改造、废气管道改造等工艺技术的改造多达40多项,为高炉均衡喷煤、稳定喷煤奠定了设备基础……【详情】

谁是最可爱的人

焦化厂炼焦车间焦炉作业区负责人 张福山

      今天,当我们陶醉于大焦化壮丽雄姿的时候,享受着那,比以往更蓝的天更白的云的时候,别忘了,有一个团队,从新焦炉的奠基、建设、试产、投产,废寝忘食,夜以继日,始终在奋战、在坚持、在守候、在拼搏!

      他们那一身粘了油污的深蓝色牛仔工作衣,他们那一张张疲惫而又永不服输的面孔、他们那一双双充满血丝的眼睛,他们那一个个敲击着你我灵魂的匆忙脚步,正定格成长钢最美最独特的风景!

      他们那一身粘了油污的深蓝色牛仔工作衣,他们那一张张疲惫而又永不服输的面孔、他们那一双双充满血丝的眼睛,他们那一个个敲击着你我灵魂的匆忙脚步,正定格成长钢最美最独特的风景……【详情】

用担当书写忠诚

检修部炼铁检修车间作业长 姚凤鸣

      无论怎么看,姚凤鸣都更像一个“坐机关”的文弱书生,白白净净的脸,温文尔雅的举止,和气热情的谈吐,可他确确实实是检修部炼铁检修车间的作业长,绝对能顶得起检修工作的一片天。

      看似文弱,但他却是从基层岗位一步步锻炼走到今天的。从技校学习钳工技术开始,姚凤鸣对工作就有一份虔诚的责任,即使是做一个小小的零件,从他手里出来简直可以用“养眼”来形容。当年他以优异的成绩毕业来到检修工作岗位,几把漂亮的活计让师傅的眼光从质疑转为肯定。维检工作不是别人眼中的高大上,但什么工作都是一种责任,“要干就要干好”成了姚凤鸣的工作追求,凡事做在先使他很快成长为维检一线的骨干……【详情】

曹军来改造

轧钢厂棒材车间电气作业区职工 曹军

      在轧钢厂棒材车间电气作业区,有这样一句时髦用语:“曹军来改造”。曹军是谁?为啥让他来改造?大家可能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没关系,各位,关于曹军的故事,且让我来说与你听。

      2016年2月,临近春节,到处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可曹军的心情并没有因为传统佳节的到来而有丝毫的放松,相反,棒材生产线轧机的空载运行时间,让他的眉头时刻紧锁着。

      由于公司产能结构调整,轧钢厂棒材车间承接了一车间的部分生产规格,让原本习惯于轧制小规格产品的棒材生产线有些“不太适应”……【详情】

挑战不可能

炼钢厂转炉作业区甲班带班长 陈建国

      面对世界顶尖强手的终极挑战,中国女排时隔12年再度荣膺奥运冠军。中国女排赢在顽强拼搏,赢在永不放弃,赢在敢于挑战不可能。在长钢、在我们身边,也有这样一个人,敢于向一个又一个不可能发起挑战,绽放出精彩的人生。他就是首钢长钢公司炼钢厂转炉作业区甲班带班长陈建国。

      陈建国是一个苦孩子出身,兄妹8个,他排行最小,9岁父亲去世,母亲又没有工作,连他上学的学费都靠东挪西借。为了给家庭减压,为了给母亲减压,他渴望尽早有一份工作。1992年,18岁的他甘愿放弃读大学,上完高中就参加了长钢招工,走上了炉台。从炉前工、合金工、到摇炉工,吃苦耐劳、好学上进、兢兢业业,加上他良好的悟性,很快干得风生水起,崭露头角……【详情】

干在实处 走在前列

焦化厂推焦车司机 徐建义

      人不能改变过去,但可以改变现在;不能改变环境,但可以改变态度;不能样样顺心,但可以事事尽心。

      严峻的钢铁行业形势使得优化提效成为企业求得生存的必然选择。随着优化提效的持续推进,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走上转岗之路。转岗之路有多难?今天,让我们一起来听一听徐建义的故事,看看他如何用转岗来书写人生的另一份精彩。

      2014年3月, 44岁的徐建义,迎来了人生的一个大拐点。旧区球团竖炉因为脱硫环保原因被迫停产。公司计划通过优化工艺路线,调整高炉炉料结构,来弥补球团关停损失……【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