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达—新中国钢铁厂设计建造第一人
王琳
     
                                                 第一次认识陆达

    我17岁时,懂点事了,想参加革命,知道家乡有新四军,我从上海回老家找新四军。没有想到部队正北撤,走得很快。我们一路追赶,没有追上。就到北京找八路军办事处。办事处要我们就近到晋冀鲁豫边区。到边区后,见到赞皇专署专员宋尔廉同志,我们就要求当兵。他看我们很年轻,说党正大力培养青年人才。当时范文澜同志正在晋冀鲁豫办北方大学,你们去学习吧。这样,我们就到邢台,上了北方大学。北方大学学生是从全国部队,前后方单位调上来的,也有从中学生中招的。一时从延安鲁艺,北京大学来了很多教授和名人,如光未然、刘大年等。郝玉明、李浮之、李献璐、郭廷杰、杜毓铣、刘德鹏都是我们同学。

    不久,国民党要打通平汉线,天天轰炸,我们无法学习。学校就决定往太行山搬。我们行军十几天,到了长治城北面的李村沟,就在山沟沟里办起了大学。学生都是从各部队和各单位调来的。当时环境很艰苦,两三个人盖一个被子。但大家情绪高涨,学习非常努力。学习方法是理论联系实际,边学边用,一面学理论,一面学做肥皂、做甘油、做炸药,还到兵工厂实习。

    时任八路军前方总部兼一二九师师部军工部政治委员赖际发,把北方大学学生作后备军。亲自带我们到兵工厂实习。延安来的李强,还专门到我们学校做过报告,说解放战争正激烈,急需炮弹炸药。太行山要建炼铁厂、炼焦厂,动员我们参加。这样,我们就提前毕业,参加工作。

    当时陆达正在故县筹办铁厂,我们有幸在他领导下工作。一方面筹建故县铁厂,一方面还教我们搞搅炼炉炼钢。郝玉明、郭廷杰和我都一起搞过搅炼炉。陆达亲自动手建炉子,手把手教我们土法炼钢。夏天温度那么高,他亲自带着我们在炉前干得满头大汗。这样的大知识分子、老革命和我们年轻人一起干,真是感人。陆达是书香子弟,自费到德国留学。为了抗日,回国参加革命。他一心为革命,不分昼夜,全心扑在工作上,敢想敢干,又苦干实干。在战争年代,物资极度缺乏,就敢在太行山上建钢铁厂,这给我们印象太深刻了。我们刚出学校,就有这样的革命前辈,优秀的工程师带我们干,真是太幸运了。 

    经过一年多的奋斗,人间奇迹竟真的变成现实。1948年1月8日,在太行山上,一个新型炼铁厂顺利投产了。新中国终于有了自己的炼铁厂。当年就用这里的铁水生产了一百万发炮弹支援解放战争。


                                           跟随陆达建新中国第一个炼焦厂

    1947年,在建故县铁厂的同时,又开始筹建枣臻炼焦厂。炼铁要焦炭,前方急需高级炸药。所以一定要建炼焦厂。先有宋宗璟、郭廷杰他们在石圪节搞土法炼焦。不久,陆达要李献璐、刘德鹏和我先到故县附近的王庄村筹建炼焦厂。经过反复比较,决定炼焦厂建在枣臻。陆达带着我们选厂址,搞物资,搞规划设计,完全白手起家。那时的太行山,条件极其困难,周围还在战斗,常遭敌人轰炸。故县、枣臻都是山沟沟里的小村庄。多年战争,敌人封锁,物资极其缺乏。要在这里建炼铁厂炼焦厂,真是难以想象。也只有陆达这样的革命人,才这样敢想敢干。而要建的又是很先进的厂子,炼铁是鼓风炉,焦炉是德国的Henselmen焦炉。这些工厂设备复杂,技术要求很高。高炉基础要钢筋水泥,没有只能用白灰、黄土、坩质土混合的三合土代替。炉体没有厚钢板,只能严格砌砖,从上到下用钢带箍住。焦炉每一块砖都不一样,技术很复杂,还要酸性硅砖。当时就满山遍野找坩土,自己建耐火材料厂,竟在太行山里生产出了硅砖。除了陆达,我看别人想都不敢想。当时一面选厂址,一面规划设计,一面筹备物资。正好,这时听说石家庄快解放了。陆达马上就派耿震带郝玉明和我们几个人到石家庄炼焦厂去学习考察。那时石家庄还到处爆炸,战场还没有清扫。我们找到厂里,找到老厂长马英铨。在他帮助下,找了一些工程师和老工人。我们一面认真学习,一面就把炼焦厂大大小小设备全部测绘成图。后来还请老厂长和几个老工人老师傅到长治来帮助我们建厂。陆达运筹全局,把各地调来的干部和到解放区不久的工程师都团结起来,像柯成、宋宗璟、李树仁。还把我和李献璐等几个年轻人调到设计组,这些工程师亲手教我们搞设计。设计组集中了一批人才,故县铁厂、炼焦厂设备都自己设计。边区的兵工厂、机械厂,和我们自己的机械厂,想尽办法制造这些机械设备。陆达和同志们的雄心壮志,现在想起来真是难以想象。陆达以身作则,以自己的榜样,鼓舞大家,真是呕心沥血,绞尽脑汁。陆达对每一个步骤都特别严格,这样的知识分子永远是我们的楷模,好榜样。陆达一丝不苟,带领大家,千辛万苦克服一个又一个难题。我们亲身经历了这些难忘的日日夜夜。现在想起当时碰到的困难,真是难以想象,无法用语言表达。

    炼焦厂的建设进展也很顺利,不久也将投产。当时形势发展很快,太原即将解放。陆达又带领我们一部分人,去迎接太原解放,参加太原军管会工作,接管太原工业经济。赖际发是太原工业接管组的组长,陆达是副组长。我们从枣臻一路急行军赶到到榆次。在榆次做准备工作。这时,周围很多工厂先解放,陆达又要我们赶到榆次纺织厂和翻过西山,绕过太原背后,到兰村造纸厂帮助工作。太原解放后,我分工接管西北实业公司。完成任务后,又接管太原钢铁厂炼焦部。


                                           新中国第一个设计钢铁厂的人

    1952年国家大搞基本建设,国家把各单位的一把手调到北京。我刚到北京钢铁局报到,陆达就从调人名单看到我,又把我留到钢铁局设计处工作。

    在钢铁局设计处时期,陆达不仅管理设计工作。还把孙德和等钢铁技术尖子团结起来,组建了212设计组,自己搞设计。他们要把一个普通大冶钢厂改建成大冶特殊钢厂。设计中用平炉炉外精炼技术冶炼850轧机生产优质钢、特殊钢。他领导大家,费尽心机竟然搞出了一个把大冶钢厂改造成特殊钢厂的扩建设计。后来据此建成了一个50万t的大型特殊钢厂。可以说,这是新中国最早的设计组织,最早搞的钢铁设计。后来,陆达担任了钢铁设计院第一任院长。
而故县铁厂是在解放战争年代创建的炼铁厂。现在人们都知道中国的鞍钢。而故县铁厂——现在的首钢长治钢铁公司,是中国共产党自力更生,自己设计建设起来的钢铁厂。

    陆达同志在太行山,是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最紧张最困难的年代,一直任劳任怨,艰苦奋斗。搞出了白口铁韧化处理,解决了制造炮弹问题,制造了大量前方急需的迫击炮弹。又领导大家设计和建设了第一座炼铁厂,对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作出重大贡献。他从不居功自傲,一生兢兢业业。多次审查考验,他照样发奋工作。当钢铁局长是革命工作,当钢铁局设计处长也是革命工作。看不出他有一点点的怨气。受再大的委屈也是对革命忠心耿耿,任劳任怨。在太行山搞兵工,建故县钢铁厂,接管山西西北实业公司、太原钢铁厂。后来是钢铁局副局长,受审查时当设计处处长,就在这时他又组织大家搞大冶钢厂设计。他是中国第一任钢铁设计院院长,可以说他是新中国钢铁设计第一人。后来他又最早筹建钢铁研究工作,是第一任钢铁研究院院长,又是中国钢铁研究最早的人。

    陆达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对新中国钢铁工业建设、设计、研究都作出了重大贡献。我们要学习他的革命精神,学习他一生忠于革命、热爱人民、团结同志、敢想敢干、任劳任怨、艰苦奋斗的高尚品质。让陆达精神世代传承。
 

2014-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