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陆达身边的日子
郭培芝
     
    我是山西文水人,13岁那年,在村里参加了武术少林拳,这个武术名字叫做绵掌,心想将来没办法生活,就当个保镖混口饭吃。我们那个地区有几股势力,有日本人、国民党、阎锡山等,还有咱们八路军游击队,各组织各自的人员,扩大自己的实力。八路军游击队看见我们耍拳耍得挺好,于是我们一、二十个人就参加了八路军。

    后来我们就调出来脱离农村,到了交城,又到了岚县,1938年5月过了黄河,到了延安。我才13岁,枪也扛不动,后来整编。在延安毛主席接见我们以后,分到各个机关,我分到延安抗日军政大学第四大队,当勤务兵。抗大第四大队的军事教官叫杜基祥,从法国回来的,和周恩来、邓小平、陈毅、朱德一起回来的。当时,延安各方面困难得很。时间不长,日军飞机炸延安了。第一次我记得很清楚,是个礼拜天,几乎没办法上课了,可记得当时毛主席还给抗大上课,一天七架飞机炸,玻璃窗户全部炸破了,每天得糊。后来决定撤走,八个大队一万多人,从延安到蟠龙(属陕西),大部分人是从南京、上海、武汉、无锡、云南过来的,最高是小学四、五年级的水平。我们这些人根本没有军事概念,就进行军训,打枪、扔手榴弹,训练了一个多月。

    1939年,我们经晋察冀辗转往晋东南行进。到了太行山根据地,朱德亲自写信,把我的首长杜基祥调到王家峪。到王家峪住了不久,就让杜基祥搞兵工,搞武器,把他分配到武乡柳沟,我也到了柳沟。大概是1940年,在柳沟筹备手榴弹厂。其实哪有工人、厂房和设备,主要是把老百姓过年放炮那些人都请来研究炸药,搞铸造,然后试验。刚开始,炸弹一炸开就成两半,炸不碎。最后就加硫磺、硝,这样配,用碾子碾炸药,最后试验基本成功了,便开始建造手榴弹厂,厂长是杜基祥。

    后来根据地陆续建立了好多兵工厂,黄崖洞造枪,柳沟造刺刀、手榴弹、子弹。陆达在太行军工部工程处,是副处长、工程师,研究武器。太行军工部在黎城上赤峪村,部长刘鼎。我在柳沟来回呆了一年多。1940年底,我随杜基祥去了和顺的青城。杜基祥任厂长,陆达任副厂长兼工程师。我这是第一次见陆达。厂子对外称“基祥工厂”,主要造50mm、82mm炮弹。那时的炮弹都不能加工,造出来都是铁蛋蛋,也没有什么钢材。那时候我还小,没当工人,勤务兵。我和陆达吃住都在一起。他研究炮弹怎么用车床加工,很复杂的,比如82mm,丝毫不能差了,口径是一样的,加工很费劲儿。他搞试验,我们跟着干。他和我的首长都在一块儿住,所以我负责照顾他们。那会儿我给他们打饭,打洗脸水,生火炉子。他们搞试验,那个时候连个耐火砖都没有。搞耐火砖,在青城他们找见坩土,研成面做成耐高温的耐火砖,然后砌成炉子,把炮弹放在里面用石灰焖住,五六天后外皮软化,就能加工车丝扣了。陆达在这里研究炮弹下了相当大的功夫,吃不上、喝不上,黑夜冻得很,买上炭也舍不得用。记得有一回实在冷得不行,我生了一次火,陆达狠狠批评了我一顿,说炭是从敌战区运输过来的,很不容易,不能随便用。在和顺青城搞试验,那地方也困难,我们也吃不上,穿不上。陆达搞炮弹试验费了好多的心血,我亲眼看他亲手干,兢兢业业,辛辛苦苦为党的事业奉献了自己。1942年日军扫荡后,兵工厂都停了。1943年6月,军工部把各个厂的领导都集中到一起,在军工部整风,干部工人在一块儿。1943年整风之后,各个厂的厂长、工程师都分配到各个地区,有的回了柳沟。

    陆达没有一点架子,艰苦奋斗,勤勤恳恳,根据地条件艰苦,吃不上穿不上。我们在和顺青城离敌人很近,被敌人包围过两次,有五六十个工人。陆达虽然是学生出身,但是他很沉着勇敢,为了保护工人,带领我们一起到处兜圈子,躲过了日本人好几次的扫荡。

    陆达这个人优点多,吃苦耐劳,踏踏实实,一心为了党的事业。我真佩服他,真是个好同志,不计较个人得失,我们都要学习他的精神。

2014-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