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陆达同志建冶金新型材料研发基地
江君照
     
    陆达同志是冶金工程技术专家,我国冶金科技领域的带头人和领导者之一,也是我们钢铁研究院的老院长。我从1958年秋来到钢铁研究院,曾在他的领导下工作,今天仅对他在钢铁工业综合研究所的基础上,把钢铁研究总院建设成为冶金新型材料研究和开发重要基地的贡献进行回忆,以寄托对这位革命前辈和老领导的深切怀念。

    一、受命建院

    1956年在周恩来总理的领导和组织下,我国制定了《1956—1967年科学技术发展远景规划纲要(草案)》,其中一个重要目标是要独立自主地发展我国原子能、喷气技术和火箭技术等国防尖端技术。根据国防尖端技术发展的需要,必须解决各种冶金新材料的研制问题,科学研究必须先行。当时冶金工业部决定把原来的钢铁工业综合研究所扩建为钢铁研究总院,1957年底任命陆达为院长。为了实现由普通钢的研究向新材料研究为主的转变,首先要考虑的是新建和开辟哪些新材料领域。经过调查研究和几次调整,先后开辟了高温合金、精密合金、难熔合金、粉末冶金等冶金新材料领域,扩大了合金钢的研究,同时开发真空冶炼等特殊冶炼及新材料的压力加工等新工艺的研究,相应地建立力学、金属焊接、腐蚀与防护、仪器仪表和新装备的设计等相关专业研究室。这些新材料领域当时在国内基本上是空白,要从头开始。

    1960年苏联毁约停援,造成了我国国民经济,特别是国防建设的严重困难。鉴于当时的国际环境,党中央决定要把航天、航空、核武器等国防尖端技术迅速搞上去,这些尖端技术所需的冶金材料必须立足于国内。为此,冶金工业部党组决定:钢铁研究总院的科研工作以军工为主,高、精、尖、新为重点,要求钢铁研究总院形成冶金系统攻克尖端的“拳头”,必须在尽可能短的时期,自力更生地填补新材料领域的空白,同时常规武器如炮、坦克装甲车、舰艇等所需的冶金材料也要全部立足于国内。由于常规武器用钢在上世纪50年代基本上是仿制苏联的钢种,一般都含有镍、铬,而我国当时镍、铬资源尚未开发,外来供应又断绝,这样就必须结合我国资源开发代用新钢种。

    形势紧迫,任务繁重,当时又正值三年经济困难时期。经过对全院职工进行形势教育和国防意识教育,人人意气风发,斗志昂扬,人们自觉地把军工任务当作政治任务,只要是军工需要,一声令下,不怕困难,全力以赴。虽然生活艰苦,但是人们精神面貌很好,工作不计报酬,团结协作,埋头苦干。

    二、重视队伍建设

    为建设一个冶金新材料研发基地,陆达同志十分重视选拔和培养人才。在建院之初,首先从冶金企业选调了一批有实践经验的专家和技术骨干,包括一批技术工人;继而从苏联、东欧学习归国留学生中调集一批技术骨干;又从国内大专院校毕业生中选拔人才。对科技人员不仅重视业务上的培养,更注重政治思想上的提高。让年轻科技人员到工厂接触工人,接触生产实际,丰富实际知识。针对新开辟的材料领域陆续选派一批技术人员出国进修和到国内大学定向学习,院内举办各种外文班和培训班等。

    人才培养的主要方法是在工作的实践中经受锻炼。当时的课题很多是新开辟的领域,有的属于国防尖端材料,公开资料很少,他要求大家要解放思想,正确处理破除迷信与尊重科学,个人刻苦钻研与集体团结协作两者辨证的关系。在工作中边干边学,缺什么补什么,既增长才干,又增加知识。

    三、以任务带学科

    陆达同志认为钢铁研究总院是工业部门的研究单位,主要应面向任务,面向使用的需要,面向生产,以应用开发研究为主,同时要通过任务来带动学科的发展,并有必要进行一定的应用基础理论的研究,例如为了促进高温合金和合金钢的发展,结合任务建立和开展微量元素分析、相分析、微观结构分析、力学性能测试等研究。又如系统地研究高级合金材料在真空冶炼过程中各项参数对脱氧、熔体与坩埚反应、气体脱除、元素挥发等的影响;研究合金元素强化机理、微量元素的作用等。这些研究对开发新材料,提高研究工作水平和长远的发展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陆达同志重视配套技术和试验设备的研究和制造。除了引进必要的国外先进的测试仪器和装备外,还专门成立了仪器仪表自动化研究室、设计室和机修厂等,加强了设计和制造设备的能力,使院内众多的非标准仪器和设备自行研究设计制造,如粉末薄带轧机、全套羰基镍超细粉末生产线、等静压力机、真空自耗炉和测量磁性的特殊仪器等。这些为保证科研工作的进行,促使研究成果转化为产品打下了基础,并形成了较为完整的、综合性较强的科研基地。

    四、认真贯彻“科研十四条”

    在上世纪60年代初,他亲自向专题组长以上干部做如何进行科研专题的报告:从查阅文献资料、主题论证、制订研究方案和计划、进行实验、写好原始记录、数据分析到编写总结报告和论文等都提出了严格的要求。1961年党中央批准了“关于自然科学研究机构当前工作的十四条意见”(简称科研十四条),作为院的中心任务,认真贯彻。迅速克服了在“大跃进”左倾错误影响下在科研工作中一度出现过的高指标,瞎指挥和浮夸风。组织制定了钢铁研究总院科研工作程序、专业和专题组长责任制等3个条例,使科研工作走上正常的轨道。

    他作为院长除主持全院工作外,每年都要根据国家任务的缓急和科技发展的动向,确定几项重大科研课题作为全院重点项目。如他亲自领导铀同位素分离的研制,始终参与技术方案的制定,技术关键的分析,并调集全院的力量参加会战。在科研计划的制定上,坚持实事求是,反对不切实际的追求高指标。对待学术上不同意见,贯彻“百家争鸣”的方针,严格区分学术问题与政治问题两种不同性质的界限。

    五、大力协作,联合攻关
 
    钢铁研究总院所研究的新材料,多数是要成为冶金工厂的新产品,故从建院开始就一直与冶金工厂,特别是特殊钢厂有密切的合作关系。这些新材料是由国防部门提出任务和要求,并进行验收和使用。科研、生产、使用三结合,大力协同,这是自力更生解决军工所需新材料的一条根本经验。陆达同志经常引用和推行合金钢室总结出的经验:“科研、生产、使用三结合,一竿子插到底。”即各方面力量组织起来,发挥各自的优势,齐心协力,联合攻关。这是一条非常宝贵的经验。

    经过几年艰苦创业和发展,到“文化大革命”前,钢铁研究院先后研制出一批为原子弹、导弹、飞机、电子、舰艇、火炮、装甲车等的冶金材料,满足了国防建设的急需,其中多项获国家工业新产品奖和国家发明奖,为开发和研制冶金新材料奠定了基础。在完成科研任务中以任务带学科,逐渐形成了一支专业配套、埋头苦干、敢攀高峰的科技队伍。这批人后来成为各自领域的专家和技术骨干。同时进行了试验研究的仪器、设备的建设,建成了重要的科技研究试验的基地,这是陆达同志生平做出的重要贡献之一。从这些事例中反映出他的革命风范,以及认真执行国家的决策,正确的办院思想,以及勤恳扎实的工作作风,这些都永远值得我们好好学习。

2014-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