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永存 深切怀念
杨树森
     
    我于1978年由钢铁研究总院调到冶金工业部,有幸在陆达身边工作了八年。时间虽短,但使我受益匪浅。回忆往事,历历在目。陆达同志说起话来慢条斯理;走起路来从容不迫,胜似闲庭信步,颇有学者风范。他干起工作来认真负责、一丝不苟;他谦虚好学、打破沙锅问到底及实事求是的工作作风,都使我深深怀念。

    一、陆达同志为我国冶金军工新材料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随着我国国防军工武器的需要和发展,对武器装备用原材料的品种和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航空工业引进了美国“斯贝”发动机。陆达同志亲自主持研究了该发动机用金属材料的技术攻关,经过多次深入的调研后,作为分管冶金部军工和科技工作的负责人,陆达作出了两个至今仍影响深远的战略抉择:一是组织跨部门和领域的大力协同、联合攻关,为解决“斯贝”发动机用材,奠定了技术基础;二是以冶金部的名义,向国家计委提出引进装备的申请,后经余秋里副总理批准,冶金部获得拨款5000万美金,从西欧引进了现代的冶炼、加工装备和检测仪器,武装了高温合金、特殊钢生产基地抚顺钢厂等企业。几十年来,为满足国防军工的需要,发挥了重要作用,同时,也大大提高了特殊钢的生产技术和装备水平,使我国的特殊钢研发水平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二、学习陆达同志认真负责、一丝不苟的科学精神。

    大家都知道,陆达同志担任冶金部钢铁研究总院院长期间,曾领导和率领钢研院的精兵强将,攻克了气体扩散法分离U235和U238的核心元件——分离膜,为我国原子弹爆炸提供了原料保障,解决了原子弹军用铀紧缺的问题。在解决离心机筒体高强度钢问题过程中,陆达多次去核工业部天津三院调研。有一次,刚下完雪,我向陆达汇报了路况很滑不好走的情况后,他说:“任务紧迫,今天必须去,否则下不了决断。”我听后为陆达不顾危险、不怕辛苦、对工作和军工任务认真负责的精神所感动。离心机转桶用钢,在陆达的关心下,在科技人员和生产企业的努力下,攻克了用钢难题,并获得成功应用和批量生产。

    三、学习陆达同志谦逊好学、打破沙锅问到底、实事求是的工作作风。

    陆达曾留学德国,是一位冶金专家,但他的书包里总是装着新出版的德文版“钢铁”杂志。在出差期间,休息时间都要看一段时间,甚至出声朗读,然后再休息。

    国内大专家如肖纪美、柯俊是陆达的常客,有时他也会给魏寿昆老先生打电话向他请教。在下工厂调研过程中,还不时向企业科技人员、工人问明情况。如存在问题、解决方法、技术方案等。这种打破沙锅问到底、实事求是的工作作风,深受广大科技和企业人员的高度赞誉。

    陆达同志1996年离开我们。在陆达同志100周年诞辰之际,我想引用原冶金部部长王鹤寿纪念陆达同志所写的一段话:“陆达同志为冶金工业奋斗了一生,他的一生是为党、为人民无私奉献的一生,现在大家纪念他,就是要学习他的好思想、好作风,为把我国建设成为世界一流的钢铁强国而努力。”
    
    杨树森:原冶金部钢铁研究总院副院长

2014-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