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达:新中国冶金工业的带头人
黄墨滨
     
    陆达同志是我景仰尊敬的,德高望重的老领导,中国冶金工业的带头人,纪念他诞辰一百周年,我十分怀念他。

    我1940年到延安,1947年胡宗南准备进攻延安,当时延安中央军委兵工局局长李强要我把兵工局的档案和资料疏散到太行山根据地,送交八路军军工部,送到后我就留在军工八厂工作。

    陆达同志1933年在德国柏林工业大学留学,回国后就奔向延安投身抗日战争。1939到1949年在太行军工部担任科技方面领导人,当时太行有六七个规模相当大的兵工厂,是当时各根据地最大的兵工基地。陆达同志为我党的军工事业做了很大贡献。我知道他,但没有在一起工作过。新中国成立,他任重工业部钢铁工业局副局长,成立钢铁工业冶金部他担任钢铁工业冶金部副部长,是我的直属领导。在他的领导下,对我的影响比较大的三件事情扼要叙述一下。

    第一件,1950~1952年我任唐山钢厂厂长。唐钢是日伪和国民党时期留下的一个中型钢厂,当时采取的炼钢工艺是酸性转炉和电炉双联,因为酸性转炉不能脱磷还要经过电炉精炼。当时唐钢总工程师余景生和唐山交大冶金系主任张文奇和林宗彩教授联手组织碱性侧吹转炉试验,不久终于成功,在全国推广。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平炉侧吹碱性转炉成为我国主要的炼钢工艺,为我国钢铁工业快速发展做出重要贡献。陆达同志积极支持试验并迅速在全国推广。

    第二件事,国家在制定第一个五年计划时候,当时发展钢铁工业除了苏联支持的156项中,有鞍钢、武钢、包钢三大钢铁基地外,在关内原计划扩建石景山钢铁厂,后来陆达同志建议扩建太钢为特钢基地。三个理由:一是太钢在解放前是阎锡山1933年筹建的西北钢铁厂,是内地一个比较完整的钢铁联合企业,设备主要从国外进口。二是山西矿、煤资源比较丰富。三是阎锡山在山西建有比较完整的兵工厂,有利于在山西发展特钢。1954年太钢在苏联专家帮助下,生产出第一张热轧硅钢片,太钢成为我国热轧硅钢片发源地,接着在上海鞍钢和很多地方发展,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以后逐步为冷轧硅钢所取代,直到现在还没绝迹。1954年试制工业纯铁,多年来太钢工业纯铁在我国市场占有率至今还占有很大比重。除此之外太钢的军工用钢一度成为企业生产重点。1957年,国外引进的1000mm初轧(适于特钢生产)在太钢,又新建1053m3的高炉。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建第二炼钢厂,中厚板轧机和炉卷轧机的五轧,六轧的冷轧机组,七轧的不锈钢生产线改革开放以来经过发展,2014年形成年产1000万吨优质钢,其中400万吨不锈钢,100多万吨硅钢,是国际上最大,品质最齐全,质量一流的不锈钢为主的我国最大的特钢企业。陆达同志时时关心着太钢的每一步发展。

    第三件事,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我国经济最困难时期,中央为了改变长期每年花大量外汇进口冷轧板材的被动局面,不惜用六亿美元(合40多亿人民币)从国外引进当代最现代化的三套轧机:1700mm热连轧、1700mm冷连轧、冷轧硅钢片和配套的武钢第二炼钢厂(包括50t顶吹氧气转炉、真空处理大型板坯连铸机)。1976年底建成。一米七轧机工程是我国实现现代化钢铁生产的起步。正因为都是我国第一套现代化、大型化、自动化程度很高的生产系列,投产后一时没有能消化掌握,事故频繁,设计能力达不到,质量不稳定,废品率很高,特别是炼钢厂跑钢漏钢频繁,质量达不到成材厂的要求。陆达同志亲自组织工作组到二炼钢指导帮助。由于当时二炼钢的领导和技术人员都是长期搞平炉生产的,对工作组的指导很不配合,陆达同志只好撤回去。1981年,我调到武钢任经理,陆达同志找到我,问同不同意他再组织工作组去二炼钢,我表示欢迎,但建议不用工作组的形式,最好从首钢借几个有经验的同志到二炼钢代职。经过冶金部领导支持,从首钢借调三个人:陆祖廉同志任厂长、一个生产副厂长、一个技术科长,在我的支持下很快改变了二炼钢的面貌,消化掌握了引进的专利技术,整顿了现场管理,质量达到后序的要求,不到一年还实现了全连铸取消了模铸(原来日本专利,取向硅钢仍要用模铸生产)。成为全国第一个全连铸的炼钢厂。陆达同志十分关心武钢一米七轧机工程引进的几百项专利技术的消化和发展。

    陆达同志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就曾邀请德国的专家合作进行代用钢的研究,主要想解决镍、铬元素的代用,虽然不久中断了,但也取得一些经验。他长期担任钢铁研究院院长,对发展我国国防科技事业和尖端技术以及培养大批科技人才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功绩。

2014-1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