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平坎坷成大道
──谨以此文献给首钢长钢公司融入总公司挂牌三周年
午 和 漪
     
                                                   第二章

    2008年下半年以后,钢铁企业一夜之间似乎什么都变了。当国内钢铁市场走过十几年的黄金期后,当一切回归理性的时候,摆在钢铁企业面前的,就是如何面对产品过剩。巨大的冲击面前,企业该如何寻求重新发展和创业的方向。

  钢铁行业不再是谁干都能赚钱,也不是有数量就能胜出,也不是产品有档次就可以赢。在残酷的市场面前,不会有哪个企业自动退出。这是一座独木桥,大家都在上面挤,狭路相争,强者胜,勇者胜,智者胜!长钢想做市场最大的赢家,其它企业也这么想,大家越这样想,钢铁行业的竞争越激烈。对于所有的钢铁企业来说,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市场就在那里,但这个市场不一定必然属于你。钢铁企业的暴利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面对未来,成本是综合竞争力的核心内容,同品种、同质量、同规格、同售价的产品,你能够赚下,你就是赢家;如果你越卖越赔,你肯定必输无疑。而对于我们这样一个并不被业内外看好的“老大难”企业,这三年来,在成本方面,又做了些什么呢?
  
                                                                                      ——题记


  2012年,对于中国的钢铁企业来说无疑是个“生死劫”。

  整个春天里,钢铁业始终感到寒风刺骨。国内外市场进一步恶化,使得钢铁形势更加严峻,钢价一跌再跌,跌至成本线以下,而原材料、燃料、运输、备品备件价格却一涨再涨。

  据资料统计,2012年元月份纳入统计的77家大中型钢铁企业行业利润和利润率首度呈现“双负数”。 

  需求疲软,库存增加的严峻形势下,市面上钢材竞相降价。

  钢铁企业像狠狠挨了一闷棍。

  大厦将倾,岌岌可危!

  然而在这样的困境下,长钢通过近几年来的挖潜增效及大规模的技术改造,显现出新的效益增长点,企业抵御市场恶化的后劲逐步显现。

  有人说,郭士强和他的领导团队是福将,得到上天的保佑!实际上,长钢领导团队纵有诸葛之智,也不会预测到钢市的惨淡会如此早到来!

  天寒地冻,多穿点衣服,多锻炼身体,或多长点儿羽毛,仅此而已!  


    一
  
    早在央视《高炉下的对话》被全球热议前,全国乃至全世界的钢铁大军就已有了“求生存”的头脑风暴,不论你是否感觉到他的存在,每天都不离不弃地围绕在每一个钢铁人的身边,让你不得不在每一个日日夜夜去思考:明天,我该怎样生存?

  2012年1月6日,首钢总公司第十七届委员会第六次全体(扩大)会议隆重召开。会上,党委书记、董事长朱继民沉重而有力地告诉旗下遍布北京、山西、河北、贵州、吉林、新疆、香港、秘鲁等地子公司的带头人,今年,是我们的生存年,我们要为生存而战!

  2012年3月10日,在全国“两会”召开期间,中国钢铁工业协会负责人再次汇聚北京谈“钢”论“市”。

  “钢铁业目前处于亏损或微利状态,而且这种态势将延续下去——钢铁业寒冬至少要维持5年。”与会的钢铁行业代表均表达出相近的观点。

  大家的心一阵紧似一阵:事态恐怕越来越严重……

  事实很快证明了这种情况有多糟糕。

  2012年元旦刚过,国内钢材市场并未迎来一贯的开门红。前两周,沪上优质二级螺纹钢代表规格在4160元/吨左右;而沪上优质三级螺纹钢报价为4360元/吨;同期,国内钢铁现货交易平台西本新干线的钢材价格为4250元/吨,而在2011年9月,钢价为4820元/吨。

  570元/吨的差价,让人惊诧!更让人心痛!

  这丢掉的都是钢铁工人的心血和汗水。

  钢铁利润在2012年的前两周发出“冰点”信号,作为中国钢铁业内的“领头羊”,宝钢集团董事长徐乐江表示,中国钢铁业近几年都将保持这种状况。

  “寒冬”来了,行业“微利”时期在钢铁圈开始毫不留情地、逐渐深入地沉淀……

  惊慌、害怕、担忧、退缩、沉着、冷静……纠结如麻样的纷乱思绪狠狠地甩在了每一个钢厂负责人的心上。

  那种“痛”,如一个梦魇!

  究竟导致钢铁行业艰难度日的原因何在?产能严重过剩、同质化竞争日趋激烈、下游需求低迷,以铁矿石为主的原材料价格成本居高不下……这些都是客观存在的不争事实。长钢的实力,长钢的市场份额,没有任何的话语权,还背着老国有企业遗留的“大包袱”,前路迷蒙,云遮雾罩,任何人面对这种惨淡的局面,都会搔头不已。

  从首钢开完职代会回来后,长钢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郭士强彻夜未眠,他一直在思考企业的出路所在。他的脑海里不断浮现着莎士比亚《哈姆雷特》中的那句经典台词:“是生还是死,这真是个问题。”难道企业真的要这样倒下去吗?9万名职工家属的饭碗怎么才能保得住呢?

  初春的天气夹杂着丝丝透骨的冷气,却比不过钢市的“寒冷”深深植入了这个“当家人”的心。

  寒流来袭,穿得再暖也无济于事,关键是人的本身,要从内部发热。

  “降低成本就得‘苦练内功,强身健体’。”郭士强在2008年接管这个企业的时候,就已强调过这个观点。2008年下半年国际金融风暴来袭,钢铁业的噩梦也从那时开始了。国有企业的通病表现在底子薄、负担重、装备水平落后、浪费严重等等。这些问题,郭士强看在眼里,急在心头。

  “先找干部谈谈,看看他们是什么态度。”郭士强这样想着。办公室里,郭士强一一与二级单位领导座谈。谈心的过程中,他感到:“不出成绩、安于现状、思路不清、松懈怠慢的工作态度”是这支队伍存在的严重问题。

  思想上有“杂质”,比什么都可怕!

  2008年12月,也就是郭士强到达长钢后的第3个月,长钢出台了《领导干部廉洁自律若干规定》。净化思想“杂质”的序幕由此拉开:不得利用职务便利为本人或直系亲属谋取利益;不准擅自对外承揽业务和相互为对方家属及直系亲属从事营利性经营活动提供便利;不准授意、指使、强令财务人员提供虚假财务报告;不准违规自定薪酬、兼职取酬、滥发补贴和奖金;不准利用职权对单位招、投标的设备、物资等指使参与招、投标人员为本人直系亲属提供服务;对采购、销售过程中的商业机密,不准事前泄漏,损害企业利益等。

  一系列禁令给干部戴上了“紧箍咒”。

  “一把手”为履行廉洁自律规定的第一责任人。干部廉洁自律规定履行得好坏是考察、考核的重要内容和职务任免的重要依据。在之后的经营中,这样的严管理得到了钢铁一般的“硬”证。

  春风依然寒谷一样,空旷而冷漠。可山脚、石头缝里却在静静地孕育着新的生命,任凭天气怎样不容商量地变幻莫测,哪怕是一条小缝隙,哪怕是被坚硬的石头挤压着,长钢如同小草一样固执地咬牙坚持,坚定地显示出生命的顽强。

  降成本,怎么降?

  降到什么标准?

  必须有个参照物才行。

  对标才能挖潜,降本才能增效。

  思路这么一顺,一切问题便有了依托。

  2012年春节过后上班的前一天,也就是今年的1月28日,公司总会计师张振新就带领计财处、生产处、技术处、供应处等重要职能部门负责人到长钢选定的一个标靶企业进行详细而有针对性的对标。

  2011年标靶企业实现销售收入210亿元,实现利润12亿元。在钢铁业并不景气的2011年,这样的业绩吸引了众多的目光。更为重要的是,它与长钢产能接近,工艺装备相当。基于这样的原因,长钢在今年3月份的经营分析例会上,正式启动了对标标靶企业的工作。

  有标杆,就有目标。

  总会计师张振新率队调研后,整理出43页总计1万字的对标报告,从采购成本、产品销售、工序成本、期间费用、投资收益到体制原因、资金问题、管理模式、装备水平、产品结构、产品定位、辅助产业等方面列举了76项可比项目,进行了全面而详细的比较,直接差距为24.56亿元。

  2011年,长钢全年实现降本增效任务3.5亿元,24.56亿元是其7倍。

  每个人都惊呆了。

  这样的指标,长钢这样的底子,一下子难以完成!

  计财处再次认真地核算,剔除不可比及短期内无法实现的因素后,还有10.41亿元差距,是去年的3倍!

  有差距就有潜力可挖!

  10.41亿元很快被详细地分解下去。炼钢厂2.3亿元、炼铁厂1.19亿元、轧钢厂3.3亿元、烧结厂1.3335亿……

  计财处预算分析出的任务指标分配至各基层单位。迅即,反对的声音呼啸而来:计财处作为一个管理部门,不了解生产实际情况,不切实际的理论测算没有科学依据。

  这个单位闹过意见后,那个单位又来吵。长钢加入首钢总公司后,推行的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二维管理手段,在此时显得矛盾异常尖锐:“职能部门怎么能了解基层的辛苦与难处,凭什么给我们制定如此重的任务?”

  测算一下炼钢厂。

  2010年,炼钢厂降本目标是 3200万元,2011年 1.4亿元,2012年2.358亿元。从3200万到2.358亿元,翻了7倍。

  这不是赶鸭子上架,而是赶鸭子上天!

  一些厂处长纷纷对计财处发泄着各种各样的不满情绪。

  郭士强知道情况后,找大家谈心:“你们认为是公司为难你们,逼迫你们,可谁又把长钢往死路上逼呢?”

  郭士强直盯盯地看着大家,沉默了好一会儿。

    “各单位任务指标只能增,不能减!为了生存,必须背水一战!”

   “办法是逼出来的。习惯的工作态度不解决问题,习惯的思维方式也不解决问题。非常时期,用‘故县办法’不行,用‘故县思维’也不行!”

   说起考核,如今的长钢人可谓是谈“KPI”色变。

   加入首钢总公司后,为实现全面对接,长钢引入了总公司的KPI考核体系,对原来的经济责任制考核办法进行了全面修订和完善。

  2010年2月20日,长钢举行了绩效指标考评办法见面会。

  新的绩效考评办法的制定坚持了六大原则:坚持继承和发展的原则;坚持职工收入与公司效益和效率双挂钩、兼顾公平的原则;坚持分级分类分层考核、搞活分配机制的原则;坚持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二维管理、职能部门与生产单位双向考核的原则;坚持正激励与负激励并举的原则;坚持以年度经营生产计划为基础,以月度经营生产计划为依据的原则。

  其中最大的变化在于,中层班子考核力度的变化,即中层班子实行与经营业绩挂钩考核;其次是考核工资的变化,实行KPI考核后,从考核工资中拿出30%参与绩效考核,从而加大考核力度。

  这样的考核实实在在带来了新变化。不仅使职能部门的服务与管理意识加强,而且职工主动动起来了,干部主动管起来了。形成了人人头上有指标,人人对标挖潜,人人讲成本,人人降成本的良好局面。

  运行至今,KPI考核机制已经深深在广大干部职工的头脑中扎根。大家都说,不好好工作,整个厂的工资都会受到影响,所以最害怕KPI考核。

  如今, 郭士强执拗中带着决绝。大家心里发怵,便不再作声。

  沉默……

  掩门而出。

    楼道里响起嘟囔声:狗日的市场!


    二
  
    同样的商品,成本的高低决定了利润的大小。钢铁产品成本中,大概50%是原料费用,33%是能源费用,剩下的是人工费用、折旧费用、管理费用和销售费用。因此,必须想办法降低占成本份额最重的原料成本。

  据相关资料数据统计,相比之下,同期钢材价格上涨幅度远远低于铁矿石价格涨幅。无疑,降低原燃料成本,难度越来越大!

  低成本就得少花钱。一分价钱一分货,那就只能买便宜的原料。

  2011年,整整一年,长钢烧结厂“吃进去”的低价劣质矿只有5万吨。这个数量虽说微不足道,可尽管这样也给生产组织带来了难度。

  2012年怎么办?

  “形势逼人,必须多用低价矿代替优质矿”,烧结厂厂长王宏兵铁了心要在“刀尖上跳舞”。

  这个决定让烧结厂炸开了锅,近千名职工异常抵触。大家认为:这是自寻死路!

  “长钢建厂60多年,一贯采用的都是优质矿,现在大批量采用劣质矿,可能会导致生产处于瘫痪,这不是死路是
什么?”烧结厂技术人员首先过不了这一关。

  “长钢倒闭没饭吃是死路,还是我们拼了智慧去吃劣质矿是死路?”

  “达不到这个目的,就别干;解决不了问题,就别下班。”

  王宏兵也异常执拗而绝情!

  没办法,必须采购劣质矿!

  世间本无路,路在脚下;世间本无办法,办法在逼压之中。

  采购任务原本是供应处的工作,可现在烧结厂要抢别人的“生意”了,因为他们一天也不能等了!

  经公司领导同意,烧结厂很快成立了自己的矿粉资源市场信息调研小组,选派具有丰富烧结生产经验的职工协同配合供应处,驻外调研矿粉资源市场信息。

  这真是一个艰难而心烦的过程!

  这支调研小组北上南进,对太原娄烦、大同阳高、灵丘、天镇,内蒙丰镇市、武川县、固阳县、乌特拉前旗,陕西华县,河北涞源、沙河,山东等几十个厂矿先后进行了调查研究,到日照、连云港等地进行了外矿考察。

  他们取回了20多个样品,收集矿粉资源信息200余条,对这些矿粉的产量、品质、价格及运输方式进行了详细比对研究。

  低成本的矿粉就这样被艰难地采购回来。

  然而,因低价劣质矿的使用,直接带来了“后遗症”。

  技术员一遍一遍地调配比,焦头烂额、争论甚至吵骂,以前,可能一年只调一两次的配比,如今,最短的一周就要调一次。

  生产中,12个料仓被堵了一多半。

  生产如何顺稳下去?

  职工们用安全带吊着下去用铁镐一点点地往下扒……一个月回不了家,夜班、白班连着上。

  局面在烧结厂的主动加压、主动工作、主动承担任务、主动解决问题中渐次打开。多年来精矿配料的老规矩终于被打破,与其说打破的是固化了的配矿规矩、工作流程,倒不如说打破的是我们早已僵化了的思维上的坚冰!

  今年1至11月份,烧结厂克服经济配矿结构频繁变动对生产造成的不利影响,消耗低品质矿约36.48万吨,劣质矿使用比例由4.62%提高至27%以上。其中:单月消耗低品质矿最高达到近7万吨,优化经济配矿共实现利润12950万元,扣除品位降低影响,共实现利润约10000万元。

  烧结厂驾驭劣质矿的水平“青云直上”。



    三
  
    成绩和进步已经显现。但是愈演愈烈的“寒流”,需要这群真正的干将,付出更多的努力和汗水。

  10.41亿元也不能满足要求了,为保证全年目标任务实现,今年8月份,长钢公司自我加压,安排了第三批降本增效任务2.17亿元,这样,全年降本增效任务达到了12.58亿元。这是去年的3.58倍。

  这一次,没有任何一个单位再发牢骚了,因为钢市的惨淡已不给任何一个钢铁人以颜面。

  12.58亿元,成了长钢2012年最终降本的目标!虽说是一个不会说话、不会思维的数字。可它的背后蕴藏着财富,蕴藏着无限的空间,更蕴藏着无数钢铁职工精彩而暖心的动人故事。

  紧擂战鼓,奋勇前行。

  从2011年4月份开始,以郭士强为首的领导班子就运筹帷幄、统筹规划。为强基固本,经过10个多月的前期准备后,于2012年2月20日正式开始了8高炉大修。今天看来,这场大修为后来的经营生产顺行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也真实体现了长钢公司领导班子凝聚共识、攻坚克难、高瞻远瞩的谋略。

  现有的装备依然,现有的人马未变,变化的是那颗被激将起的滚烫的为生存而奋斗的心。

  2012年5月,按预计的设想与计划目标,长钢完成了前期的大修、改造,开始调结构、提产能。虽然钢铁业仍然寒风凛冽,但长钢这片热土上的钢铁职工准备好了接受残酷的检阅。

  在故县边界的星空下,5月份被定格为一个特殊的月份,这个月被标识为检验长钢2012年经营水平的一个关键月,更是对各级领导打翻身仗的信心和决心的检验。

  公司领导班子苦心经营的成效在这里能得到实现吗?

  在钢铁生产序列中,原料成本占的份额很重,为50%。而从铁前钢后的角度来看,铁前成本的份额很重,占到了70%。

  思路清晰,必须坚定地为生存前行。

  作为铁前单位的瑞达焦业公司,面临着不小的难题。然而在难题面前,瑞达焦业公司却给自己套了个“套”,在公司下达任务6648万元的基础上,自拔提高到1个亿的降本任务。这个任务是2011年的3倍。

  用负责人祝国章的话讲是“为了自己的生存,为了企业的存活,我们没有理由不去攻这个关,我们只能瞄准目标进步,不能退步。”
 
  艰难而紧迫的形势面前,再也没有单位埋怨任务重。大家一致认为,必须咬紧牙关试一试。

  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我们越发为他们这种自我牺牲的精神所鼓舞。

  瑞达焦业公司从2002年建厂起,已经运行10年之久,焦炉设备陈旧,故障不断,最基本的小焦炉试验都得到周边的企业去做。

  困难重重,瑞达焦业公司开始了攻关的艰难行程。

  2012年2月24日,公司副总经理高雪生牵头,主管生产调控的生产处组织召开了第一次铁前系统分析会。针对原料成本降低问题,首次坐在一起研究、讨论、解决铁前优化配煤结构的难题。

  大家面临着一个客观存在:近年来,煤炭市场混乱不堪,煤质频频下降,直接导致灰分、硫分高,严重影响到了焦炭质量,从而成为一个瓶颈制约着生产。

  很显然,这个问题解决不了,就无从下手。而今,这样“走形式”地坐在一起就能解决吗?有人产生了这样的疑问。

  祝国章是瑞达焦业公司的总工程师并主持全面工作。首先,他会尽心尽职去抓这个烫手的“山芋”吗?其次,他有这个能力吗?不在一把手的位置上,他说话有权威性吗?底下的大小领导听他的安排吗?……

   一系列问题,困扰着所有的人。

   祝国章如履薄冰!

    煤源市场复杂得很,采购回来的煤质不是主焦煤偏瘦、肥煤为混煤,就是三分之一焦煤粘接指数差……不利因素的存在给大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每周六上午九点半,囊括铁前系统的单位:生产处、技术质量处、计财处、供应处、炼铁厂、瑞达焦化公司、质量监督站、督察室、计量信息处等“一把手”齐聚开会,研究解决配煤结构问题。

  除去铁前兄弟单位共同的努力,针对内部,瑞达焦业公司每天早晨都要召开调度会,祝国章要求大家要详细汇报前一天的生产情况。他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科长、车间主任必须作出表率,除正常上班外,四天值一次夜班,周六周日不休息。

  终于,经过内部外部的共同努力,从2月到5月,铁前系统研究解决的结果是:炼铁厂能够吸收0.7%至0.9%高硫焦炭,这与原先低于0.7%的要求来说虽然只有0.2%的差距,但这个束缚焦化手脚的“老大难”却从此解决——成功实现了焦炭灰分、硫分指标放宽后,炼铁的燃料消耗保持不变。

  这个成功,触动了铁前系统兄弟们的神经,证明了一个朴实的道理:人多力量大,人多智慧多!

  大家心潮澎湃:“就这一丁点‘问题’,焦化炼铁每天交战,你怨我,我怨你,现在再也不用这样了。”

  “跟一个有智慧的领导干工作,那就是一种享受!”,瑞达焦业公司的广大职工用积极上进的态度肯定了祝国章。

  早上8:30正式上班,大家6:30已经在现场了解问题;下午17:30下班,19:30还在办公室开会研究解决问题。瑞达焦化公司的一位职工讲,“不论何时何地,只要分析出相关数据,只要生产出了问题,大家就会不约而同迅速联系解决,央视的新闻联播是注定看不到了。”

  这种景象让人的心里涌起股股暖流。

  事实上,随着经营理念的不断变化,长钢公司这种主动担责的思想逐渐渗透到了各单位。

  就在前几天一次巧合中,与炼钢厂一位普通工人交谈。因为恰逢周日,大家都在加班,就随意地问到:“没休息吗?”他很平静地说,“这半年多来,我都没休息过。现在如果突然说休息,都觉得不适应了。确切地讲,在家觉得不自在,因为怕电话响,更怕生产上的问题没解决好,只有待在了现场,才能把心放在肚子里”。

  年初,瑞达焦业公司吨焦成本为1876元;4月份,瑞达公司吨焦成本在全国排名23位。5月份吨焦成本为1676元,跻身全国前10名。

  在长钢工作了几十年的生产处处长靳继忠挤着眼皮抬不动的双眼,从左到右扒拉着肌肉紧缩的眉头,嘴角略带笑意,他疲惫地说:“很久没有看到这种令人高兴的景象了。大家能坐在一起研究问题,还能解决掉这些老问题。这不仅说明我们的战斗力很强,更让人发自内心高兴的是,大家的思想与精神面貌正在发生变化”。

  技术处处长吴晓春低调地说:“取得成绩当然是我们所愿意见到的,但这种从内到外的变化尤其让人觉得兴奋,期望以后会有更加彻底的变化”。


    四

   “思想上转型才能引来经济上的转型。面对基层、面对经营生产的重点,要在钢铁业残酷的竞争中站稳脚跟,必须要实现经营思想的变化。”郭士强直击管理的要害。

  一座城在大地上屹立,一座山在天空中长高。思想长不出强劲翅膀,就只会如蓬间雀在草丛里盘旋。

  放眼国内外,国际上钢材销售统一按照长度计算,然后折合成理重,欧洲的工地上从来没有磅,全部是点数;国内大多数地区的钢厂和市场推广热轧带肋钢筋理重交货,而长钢公司热轧带肋钢筋一直实行检斤计重交货方式,到经销商那儿则是按根销售,这中间就产生了经济利益。为了获取更大的利益,经销商经常会给生产班、装车以及库房职工以小恩小惠,让他们为自己挑选、装运负差大的钢材,负差大根数则多,从中获取更大的利益,而个别职工为了一己私利,也会为经销商“开绿灯”。

  2011年11月22日,郭新文调任轧钢厂厂长,在上任之初,他就遇到了职工由于挑负差而受罚的情况,面对经销商与职工之间长期以来形成的利益链,如何才能避免职工因此受罚?如何才能实现公司利益的最大化?

  郭新文开始了思想斗争:“由看自己要转向看市场”。

  尤其是到对标企业的考察学习,给了他更大的冲击:只要敢于想、认真抓、务实干,就能实现挖潜增效的目标。

  于是,在公司领导的大力支持下,轧钢厂做了大量的工作,出台了《螺纹钢理论重量入库实施办法》,对涉及具体操作的各个环节做了详细部署。

  2012年3月28日零点。这一刻是轧钢厂推行螺纹钢理重入库的第一个班,郭新文率领轧钢厂各级管理人员亲临现场工作,成功迈出了理重交货的第一步。4月,轧钢厂理重交货增效1982万元。5月份增效2810万元、6月份增效2881万元、7月份增效3310万元、8月份增效3571万元,随着理重交货工作的越来越细,光理重交货一项,4至11月,轧钢厂共多产材(与原来实重相比)3.05万吨,综合负差稳定率达99.5%以上,为公司创造了上亿元的巨大效益。

  至此,“开放的视野,务实的精神”在长钢落地生根!

  供应处“降1元不少,降100元不多”的思想浸入了职工的内心深处。

  “服务高炉、满足高炉”,树立“以高炉为中心”的思想则贯穿着炼铁厂上上下下的干部职工……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

  长钢“开拓思路,节约挖潜降成本”的意识迅速上升为红色土地摇篮的真实情感,散播开来。

  这时,不禁想起了迪拜世界岛,那曾被人们认为是“疯子工程”,可最终也变成了现实。

  无数让人可歌的事业都再一次证明了一个亘古不变的真理: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攀登!

  朴实的钢铁工人,用勤奋、团结、智慧和奉献与“寒流”交手,成为最终的赢家!


    五

  “中钢协”统计数据显示,1至5月份大中型钢铁企业实现利润仅为25.33亿元,同比下降达94.26%;其中亏损企业亏损额117.49亿元,亏损面达到32.5%。

  “6月份形势要比5月份差,可能还会维持微利的状态。不过,现在那么大一个行业,就十几个亿的利润,这跟亏损也没什么大的区别,都是处于亏损的边缘,随时有可能再现全行业亏损。”中钢协一位专家的话给正在炎热中鼓足了劲的钢铁人尤其是奋起直上的长钢人当头泼了一盆冰冷的水。

  漳河水边的这群朴实敬业的人们能接住这盆水吗?

  7月11日,长钢召开6月份经营分析例会。这在2012年的年份上,是一次鼓舞人心的会议。在众多钢企哗哗亏损一片的时候,长钢的盈利能力却日趋增强。

  进步一方面给人带来了信心,另一方面也带来了更大的压力。

  公司总经理熊万平在6月份经营例会上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既然进步了,就不能再退步”!

  追求工作近乎完美的总经理熊万平,让掷地有声的要求刻进了这片钢铁的天空!

  6月份长足的进步,在严酷的形势和没有一丁点消逝意思的“寒冬”面前,确实变成了更大的压力。

  究竟能不能做到,得铆足了劲头试一试。

  7月18日,首钢2012年“创新创优创业”经验交流会在美丽的首秦公司召开。会议响亮地提出“以开放的视野实现首钢伟大的转型,深入‘创新创优创业’,稳中求进,战略制胜,主业做强,多业协同,赢在执行,以更严更细更实的作风,打造‘首钢服务、首钢品牌、首钢创造’综合竞争力,建设具有世界影响力的综合性大型企业集团”。

  6月19日新上任的党委书记、董事长王青海同志在会上对首钢创新驱动转型发展进行了深入分析。他说,未来,首钢将成为促进中国钢铁工业和区域经济转变发展方式的一个成功范例,而建设具有世界影响力的综合性大型企业集团是首钢大家庭共同的目标!

  这是首钢旗下职工的共同愿望,绝对不能拖了总公司的后腿!

  太行山上的钢铁工人用行动向燕山脚下的领导传递了心声。

  炼钢转炉炉台上,一包铁水缓缓兑入火热的炉子里,翻滚着,鲜艳而亮丽。炼钢工透过炼钢墨镜,精心操作着氧枪,细心观察着火焰颜色,用心判断着钢水温度……

  每天一大早,公司总经理助理、炼钢厂厂长樊建富和党委书记周剑波以及相关技术人员、专家就会来到炉台上,根据铁水条件和炉况,以及炼每一炉钢出现的不同情况,研究讨论炉料结构调整的最佳方法。

  通过优化基础管理、严格标准化操作,固体废品由原来的每月800至1000吨控制到了200吨左右;通过优化装准率,使总装准率由60%增至90%;通过优化温度制度,使转炉出钢温度控制在1670摄氏度以下;通过优化炉料结构、加强冶炼过程控制、加大渣钢回收和进出口把关力度,钢铁料消耗同比下降21kg/t。

  首钢总公司副总工程师、炼钢专家邱世中曾先后六次深入炼钢厂指导经营生产。他每来一次,炼钢厂都有一次新变化。如今,看到这么大的变化时,他说了两个字:“震撼!”

  可比产品成本降低率的变化证实着这个震撼:1月份3.12%、2月份4.99%、3月份6.14%、4月份7.26%、5月份10.58%。从6月份开始,降低率超过11%,分别达到6月份11.20%、7月份11.88%、8月份11.29%。

  降低率的追逐,标志着长钢的降本力度在逐渐加大!更证明了长钢发展的潜力巨大!
  

    六
  
    成绩的取得,还要归功于企业高效而务实的经营管理。

  重组三年来,借助总公司的管理平台,长钢渗透总公司管理理念的经营格局正在逐步形成。尤其是实行的全面预算管理,已经显现出初步的成效,实现了八个转变:

  实现了由简单生产计划向全面预算管理的转变,增强了全面性。

  实现了由年计划、阶段性计划向月度经营生产计划的转变,增强了操作性。

  实现了由“一维”厂矿管理向“二维”既有厂矿管理,又由职能部门管理的转变,增加专业指标考核,增强了可控性。

  实现了由无数据基础,只关注定性分析向夯实数据基础,既有定性分析,又有定量分析的转变,增强了对比性。

  实现了由只关注产品加工成本向全部产品成本要效益的转变,增强了效益性。

  实现了由只关注单工序降成本向上、下道工序及其管理部门联合降成本的转变,增强了系统性。

  实现了由单纯追求技术经济指标向追求产品低成本、企业效益最大化的转变,增强了经济性。

  实现了由无序库存管理向标准化库存管理的转变,增强了资金流动性。

  八个“实现”真正做到了全面预算管理覆盖全员、全过程、全要素。

  长钢计财处在实行KPI考核体系的基础上,深度强化降成本工作。通过现进现出周预测、每月根据大宗原燃料及钢材市场变化情况,动态调整炼焦工序、烧结工序、炼铁工序成本指标,并逐月下达月经营生产计划,指导铁前降本工作部调整炉料结构和配煤结构,降低铁前成本。

  为使KPI考核能有效进行,每月15日前对各单位产量、成本、利润、资金占用、大宗原燃料采购价格、各产品销售价格及生产处、技术质量处、装备处等职能管理部门挂钩考核的各项指标进行整理、汇总、分析。并根据中钢协有关信息对采购、成本、销售、技经、财务等指标进行行业对标分析,同时,结合公司上月生产经营情况,进行详细定量定性分析,围绕年度预算目标,动态编制月度经营生产计划,为公司经理层决策调整提供详实的数据基础。

  每月9日召开经营生产例会,对上月经济运行情况进行分析研究总结,在此基础上制定下个月月度经营生产计划,经公司经理办公会科学论证后下发。

  尤其是近几年来,为尽快融入首钢这个大家庭,全面预算和KPI的完美推行,对长钢来讲,真可谓是在管理提升上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

  如今,全面预算管理与KPI考核已经成为长钢的热词。

  为进一步强化管理,今年7月28日,党委下发【2012】29号文件《关于在公司机关干部中开展“下厂跟班、蹲点服务”活动的通知》,要求机关所属各单位、各部门严格按照公司的安排下厂跟班蹲点服务,并进行KPI考核。

  郭士强要求,职能部门要到最基层,到工人中间接地气,呼吸新鲜空气。

  这一举措,搞活了机关与基层的联系,特别是一些重要职能部门,如计财处,技术处、生产处、人力资源处、销售处、供应处等,他们从基层采集回来的信息和生产情况,为其作出决策提供了第一手宝贵的资料。尤其是计财处作为重要的管控部门,这样的蹲点直接为KPI考核提供了科学真实的依据。

  有计划、有预算、有比较、有措施、有落实、有考核的管理方法,形成了长钢严格管控的管理理念,切实使长钢的经营取得了实打实的成效。


    七

    9月份,可比产品成本降低率达11.51%,月降低额从6月份的1.14亿元、7月份的1.24亿元、8月份的1.19亿元,上升到9月份的 1.3374亿元。

  尽管从6月份起,每一个月降本都破亿,但是,10月的天气更加逼真地描述着钢铁的“寒冬”。

  沙钢老总沈文荣说,一吨普通钢不及一盘小炒肉的利润。甚至有人测算出,目前一吨钢的利润最低降到了1.68元,等于白菜价。尤其是9月28日《第一财经日报》刊登了《钢铁业冬天里的对话》文章,10月18日央视《对话》栏目播出《高炉下的对话》节目,引起全球的躁动后,郭士强更加不放心。

  他必须得与公司中心组成员沟通一下了。

  11月1日,长钢党委中心组集体学习。针对两个媒体的文章和视频进行了认真探讨。至此,大家被钢铁业严峻的形势再次上紧了发条。

  11月2日,长钢召开了专职书记会议,郭士强对全公司各基层单位的专兼职党务书记提出了严格要求:大家必须发挥党领导职工干事创业的作用,无论如何,都要带领职工咬紧牙关渡过这个困难时期。会上,郭士强针对目前更加严峻的大形势,更加冷酷的大气候,将长钢目前面临的时期定义为“冰川期”。

  等不得大家喘一口气。各党组织书记回去以后,从部门领导、党员、群众分不同层面迅速向大家传达会议精神。

  11月7日,是2012年立冬的日子。这个冬天真的来临了。天气也一天暖一天冷,早晚温差大,人们穿衣也很混乱,羽绒衣、棉衣……

  早晨起来,大家吸一口清冷的空气,比以往更加增多的却是形势的严峻与紧迫。早点上班,早点安排一天的工作;迟点下班,必须把这些技术数据统计后,给出结果。似乎一切都在静悄悄地发生,听不到催征鼓,听不到进军号,但全公司职工的精神面貌和工作劲头与以往相比已经有了明显的变化。

  11月10日,又是一个周六,副处级以上干部在紫藤楼百合厅参加10月份经营分析例会。

  会上传来了让人振奋的消息——

  10月份,可比产品成本降低率达到13.89%,比计划降低额为10485万元。

  10月份,公司58个单位降本增效任务实际完成13374万元。铁、钢、材均超额完成任务。

  10月份,瑞达焦业公司吨焦成本为1102元,达全国一流水平。炼钢厂吨钢石灰消耗、吨钢氧气消耗、吨钢钢铁料消耗均达到全国最好水平,轧钢厂棒材生产线的产能超过设计能力,达到了年产120万吨的生产规模。

  制约钢铁成本的核心因素——占钢铁成本50%的原燃料采购成本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同比去年1至10月份,采购成本降低14.12亿元,比年度计划降低5.38亿元。

  与行业采购成本对比,炼焦煤、喷煤、国产矿及进口矿分别前进6名、6名、2名、16名,价格低113至299元左右。

  总经理熊万平在10月份的经营分析会上,诚恳地对大家讲,“虽然我们经历着钢铁‘寒冬’的残酷洗礼,但是,从我们的进步中应该看到,我们的今天能比昨天好、明天应比今天好的发展潜力!”

  硬实力的提升,直接助推了软实力!

  10月份,传来了更加让人兴奋的消息:长钢参与的“钢筋混凝土用热轧带肋钢筋”标准的制修定工作全面完成,位列全国参与起草的11家单位之首。这标志着长钢今后将先行拿到了进入市场的入场券,占领产业发展的制高点。与此同时,长钢实验室获得了国家级认证资格,正式成为了山西省第二个国家实验室。这标志着长钢公司主要大宗原材料和主要产品的理化检测能力具备了国家标准实验室检测资质,极大地提升了产品质量信誉和企业知名度,对其参与国际市场竞争,打破贸易壁垒赢得了绿色通行证,博得了说话权。

  广大职工在“寒流”的磨练中,羽翼变得更加丰满。

  大家更加坚信:再难的路,也要走,再高的山,也可攀!


    八

    探索、拼搏、奋斗、积累……用“变化”凝结在2012这个特殊的年份。

  自2009年12月18日长钢与首钢总公司重组后,通过实行全面预算管理和KPI考核,实施20多项大的技改项目,夯实基础管理,成立铁前降本工作部和产品结构调整工作部,加大对标挖潜,完善各项管理制度,强化执行力等措施,三年来,长钢公司各项成本合计降低29.12亿元。

  其中,降本幅度比较大的钢铁料消耗由2009的吨钢1078千克降低到2012年9月的吨钢1060千克,降低成本17108万元。自发电比例由2009年的1.24%提高到31.58%,自发电量增加34794万度,增加效益18093万元。大宗原燃料采购成本指标前移,同比降低83877万元。

  “团结一致、无私奉献、进取向前”,长钢在不断的磨练中成就了目前的经营格局!

  看到这个变化,在长钢工作了四年的郭士强总是按捺不住有话要说,在他的视野里,成绩和艰辛已经不值一提,他反复强调的是我们的问题、差距、不足,他持续思考的是长钢未来的竞争力、地位、出路与命运!

  《山西日报》记者高小燕2009年来长钢采访过一次郭士强,当今年夏天再次来到长钢时,作为寒暄的话语,她对郭士强说:“您这几年可真是老了不少”。可这一句话的背后,只有郭士强自己,只有长钢人才能掂出它的份量有多么沉重!

  为了这个企业的生存,郭士强和他的班子所耗费的心血,几乎印证了这个领导班子共同的特点。职工茶余饭后的戏谑中带着认可:熊万平从一个潇洒倜傥的北京“美男子”变成了真正厚重坚实的故县长钢人!

  这样的语言中蕴含着付出,蕴含着无尽的操劳。面对这一块红色的土地,面对几万双期待的眼睛,面对肩上的责任,他们也只能用亘古不变的默默奋斗,来静守这片和谐与安宁。

  11月的天气,没有春天的绚丽,没有夏天的奔放,也没有秋天的丰盈,却有着其独特的美,在一路播种,一路耕耘,一路风雨雷电之后,收获了一路的浩歌和硕果,正准备迸发更大的力量,迎接来年诱人的新春! 

2012-1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