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平坎坷成大道
──谨以此文献给首钢长钢公司融入总公司挂牌三周年
午 和 漪
     
                                                   第一章

    机遇不是天赐的运气和福气,而是在一定的历史进程中,靠不断的作为和努力,累积起来的有利环境和发展要素之和;

  机遇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对形势的判断正确与否,很大程度上决定着我们能否抓住形势变化给我们带来的机会。

                                                                               
                                                                             ——题记

   
  八百里太行逶迤横亘,阅遍人间沧桑,看尽波翻浪卷!

  与天为党之地超拔于群山之上,记忆深处,有清风明月的恬淡安宁,有金戈铁马的车轮滚滚,有抵御外侮的中华血性,有烽火连天的岁月峥嵘。

  还有,熊熊炉火旁一代一代传承的冶铁工艺。

  上世纪四十年代,解放战争的烽火与传统的冶铁业不期而遇,红色钢铁在名叫故县的村庄诞生。从此,有了故县铁厂,有了长钢。

  时光荏冉,六十多年弹指一挥间。历史的大潮中,长钢光环渐隐,几度风雨,屡遭劫难。

  跨入二十一世纪,她迎来了命运中的又一次生死考验。

  危急关头,她紧紧抓住国家鼓励钢铁行业联合重组的战略机遇,发展的目光纵横南北,直落幽燕,与千里之外的首钢心手相牵。

  “2009年,是长钢历史上最为重要的一年。”三年之后,回望走过的路,2009年12月18日首钢长治钢铁有限公司揭牌时,时任首钢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朱继民的话语声声在耳。

  涅槃,新生,飞跃……

  许多媒体用这样的字眼为这个年份中的长钢作定语时,长钢已经在国内钢铁行业风起云涌的重组并购中抢抓机遇,借首钢总公司搭建的广阔平台,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

  联合重组,这一对长钢前途命运产生了深远影响的重大决策,矗立成一座永远的丰碑,在长钢的史册上熠熠生辉。


    一

    2009年8月8日,丽日蓝天,清风白云。

    上午11时30分,一个历史性的时刻!

  太原市迎泽宾馆,庄重典雅的晋泽轩鲜花馥郁,高朋满座。“首钢与长钢联合重组签约仪式”十三个白色的标宋体大字在鲜艳的红色背景映衬下格外醒目。

  铺着深绿色丝绒桌布的签约席中央摆放着鲜花,散发出淡淡的、优雅的香气。

   来自北京、太原、长治三地的嘉宾统一着白色衬衣、深色长裤,庄重而干练,一张张笑脸如沐春风。

  山西省省委副书记、省长王君,副省长陈川平,省政府秘书长王清宪,省政府副秘书长王成;国家工信部巡视员贾银松;首钢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朱继民,总经理王青海,常务副总经理徐凝,副总经理刘水洋,副总经理孙伟伟;山西省发改委主任李宝卿,山西省经信委主任洪发科,山西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厅长张健,山西省环保厅厅长刘向东;长治市委书记杜善学,市委副书记、市长张保,市委常委、秘书长李东峰,副市长尚宪芳;长钢董事长、党委书记、总经理郭士强面带微笑站立在主席台上,与现场嘉宾共同见证这一历史性的时刻。

  签约现场,还有来自山西省建设厅、国土资源厅、国资委、工商局等省直部门的相关负责人,首钢在晋合作企业的领导、首钢有关部门负责人,长钢有关部门负责人以及应邀或闻讯而来的省内外新闻媒体记者。

    主持仪式的是长治市委书记杜善学。他满面春风,神采奕奕。“首钢与长钢联合重组签约仪式正式开始!”余音未落,现场已响起热烈的掌声。

  首钢总公司总经理王青海、长治市委副书记、市长张保分别代表首钢总公司和长治市政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王青海与长治市国资公司董事长蔡庆华分别代表首钢总公司与长治市人民政府签署《股权转让协议》。重组后的新公司中,首钢总公司占90%的股份,长治市国有工业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占10%。

  当双方郑重地在协议上签下自己的名字,起身微笑着握手致意时,会场再次响起热烈、持久的掌声。

  跨越千山万水,首钢与长钢终于如愿牵手!

  同样的丽日蓝天之下,数百里之外的长钢也是一派盛装。公司办公楼前,一只只硕大的鲜红色氢气球当空飞舞,氢气球下悬挂着的一条条标语随风摆动。数条巨型彩色条幅从公司办公楼顶直挂而下,无数彩旗在风中猎猎招展。

  从公司领导到基层职工,心中溢满热切的期盼。

  签约,已成为长钢人见面时必谈的话题。每谈到这个话题,人们总有抑制不住的喜悦,末了还会追问一句“是真的吧!”

  积蓄了许多日子的热望即将变为现实,人们屏气凝神等待这一刻的到来。

  手机铃声响起,迫不急待地接听,听筒里激动的声音通报着签约的喜讯。所有的热情和喜悦顿时如决堤的江水喷涌而出,早已等候在公司办公楼前的公司领导李虎山、徐建国、李怀林、姜广银、崔永康亲手点燃了十万响鞭炮。

  震天的鞭炮声响彻天穹。

  鞭炮声中,工厂社区、大街小巷,职工家属奔走相告,竞相庆贺。

  这一刻,期待已久的钢城,笼罩在漫天的喜庆之中!

  唯有真情能感人!远在太原的朱继民得知长钢举行的庆祝仪式和长钢干部职工的喜悦后,一向从容淡定、沉静内敛的他被深深打动了,他说:“人就怕感动。长钢人民这么信任我们,我们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我相信,这种感动会化作无形的力量,推动我们的企业快速发展。我们愿意和长钢的干部职工一起共同奋斗,让长钢的干部职工在企业的发展中实现个人的发展,体现个人的价值。”

  此时,为这一天的到来殚精竭虑、夙寐以求的郭士强更是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

  他动情地说:“今天是咱们长钢人大喜的日子。能加盟首钢集团,这是长钢广大干部职工的希望。经过半年多的不懈努力,今天终于如愿以偿了!”

  “长钢选择首钢,是真心实意的,是为了更好地发展。首钢选择长钢,是因为两个企业可以实现优势互补。在长材方面,首钢积淀了将近百年的历史,长钢也有60多年的发展史,这两支技术队伍的整合,两个品牌的叠加,一定能产生良好的市场效应,今后一定能对长材的升级换代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一定能在国际国内的长材市场占到更大的份额,甚至可以说能起到引领的作用。”

  山西省副省长陈川平说,首钢与长钢实现联合重组,符合国家和山西省钢铁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要求,是积极应对危机,共同实现长远发展的重要举措,为加快推进产品优化升级、提升企业竞争力、推动山西钢铁产业结构调整、促进地方经济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对长钢与首钢的联合重组给予大力支持的山西省省长王君笑容一直挂在脸上,他说:“首钢和长钢的联合重组,是山西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也是首钢进一步做强做大的需要,对首钢的发展、山西的发展都会起到很好的促进作用。”他代表省政府表示,会尽力解决企业重组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尽力为企业发展创造好的环境。

  出席签约仪式的国家工信部巡视员贾银松在接受记者现场采访时,这样评价首钢与长钢的联合重组:“首钢与长钢的联合重组,是落实国家钢铁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政策的积极探索,是把技术改造、压缩落后产能和兼并重组三者结合起来的重要实践,有利于首钢在搬迁调整中完善产业布局和产品结构,有利于山西省和北京市的产业结构调整,有利于促进国家钢铁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的落实,对于实现优势互补,促进长钢的发展、首钢的发展和地方经济发展有着重要的意义。同时,对全国钢铁行业的发展将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

  今天是一个大喜的日子,有太多的理由让人们忘情地欢呼,但我们注意到,几位领导热情洋溢的讲话或谈话中,无一例外地充满理性的思考。“发展”,是每一个人都数次提及的字眼。

  正是一根“发展”的红线,将首钢与长钢牵在了一起。这似乎是天定的姻缘,但这不是月老的功劳,也不是撮合的结果,这是在时代大潮的澎湃之中,两个企业为了更好地生存和发展,犹如一个有机生命体的这一半儿对于那一半儿的回归和寻找!

  联合重组的成功,破解了制约企业发展的一系列瓶颈。在省市两级政府的大力支持下,长钢与山西沁新集团合资组建山西长沁煤焦有限公司,拥有煤炭资源保有储量1.63亿吨,井田面积20.1257平方公里,年产能300万吨;之后,又竞得长治市襄垣县070号地质储量1.4亿吨熔剂用灰岩矿山采矿权;在山西省钢铁工业发展规划中,首钢长钢与太钢共同成为山西省两大钢铁基地之一;依托首钢总公司大平台,银行授信不再受到制约。

  制约企业发展的政策、资源、资金等瓶颈问题一项项得到破解。

  2012年10月30日,首钢电视台记者来长钢,恰逢长沁煤焦公司三个矿井之一的新超煤矿试生产,他们欣然奔波数百里赶赴现场采访。喧天的锣鼓和震天的礼炮声中,看着源源不断的乌金通过皮带从地下输送出来,他们怀着激动的心情,见证了首钢长钢公司在资源获取中取得的重要成绩。

  在未来的日子里,发展依旧是最大的主题。

  长钢的发展掀开崭新的一页!



    二
  
    2008年9月25日,秋意萧索、天气晦明。

  长钢俱乐部成为公司数万名职工家属关注的焦点。因为这里将要召开一个与企业命运休戚相关的重要会议——长钢领导干部大会。会上,长治市委市政府将宣布对长钢领导班子调整的决定。

    俱乐部外的广场和街道上,聚集了许多职工群众,三五成群,窃窃私语,中心话题自然是围绕即将走马上任的郭士强展开。俱乐部内会议刚刚开始,俱乐部外就响起了噼里啪啦的鞭炮声。

    这一刻的鞭炮声,包含了太多复杂而难言的内容。

   长钢从2004年开始谋划整体改制,2005年2月,为了改制需要,由山西省管企业变为长治市管企业,2005年12月30日,将58%的产权以4.08亿元人民币转让给四川成都的民营企业“新天通”公司,由该公司控股长钢58.29%的股权。至此,长钢由国有独资公司改制为混合所有制企业,一万多名职工的身份也同时由国企职工置换成私人企业的“打工仔”。但是,原本期望通过改制解决发展资金的长钢,非但没有因改制“插上腾飞的翅膀”,反而因新天通频频抽逃资金而使经营生产雪上加霜。企业内部人心涣散,管理混乱,发展停滞,混乱之象非一言能蔽之。好在钢市“给力”,企业的日子才得以勉强支撑。

  2008年下半年,全球金融危机呼啸而至,长钢成为骆驼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早已虚弱不堪的长钢资金链几近崩断,陷入生死存亡的边缘,随时都有破产倒闭的危险。

  7月,正值骄阳似火的盛夏,长钢却已冷至冰点,一封封求救信“十万火急”地摆在市主要领导的案头,希望政府帮助解决资金链断裂的问题。

  在很多人眼里,当时的长钢就是一个“烫手山芋”,谁都不愿碰、不想碰、不敢碰。市委市政府为中国共产党亲手建设的第一座钢铁厂的前途命运计,为长钢数万职工家属的前途命运计,为长治经济社会健康发展及和谐稳定计,果断地接过了这个“烫手山芋”。

  在省委省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市委市政府力挽狂澜。9月,与四川“新天通”打了两年半的诉讼官司最终以新天通公司的撤股退出宣告结束,长钢重新回归国有……

  这一刻的鞭炮声,是在庆祝噩梦的结束,迎接新生的到来!

  这一刻的鞭炮声,是在渲泻心头的压抑,憧憬美好的未来!

  在这次会议上,在鞭炮声中,郭士强以长治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的身份走进长钢人的视野。

  长钢人之前对他并不了解,此时的了解也仅限于领导干部大会上市有关领导对他的介绍之前担任长治市一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在一运期间作出了重要的贡献,各项工作在同行业名列前茅,获得了很多荣誉,是长治市优秀企业家,是交通行业专家组的成员,还是省委聘任的高级专家。

  长钢人明白了,他是运输行业的精英。但心里依旧充满疑惑,搞运输的人来搞钢铁,而且是在企业陷入困局的艰难形势下接掌长钢,能行吗?

  长钢人的怀疑不无道理。俗话说,隔行如隔山,更何况钢铁行业是一个非常专业的领域。

  其实,如果长钢人了解“郭士强”这三个字背后的丰富内涵,可能会是另外一种心态。

  他是长治市乃至全省交通系统响当当的一个人物。

  他有勇有谋,懂经济,有头脑。

  敢干、会干、实干、正干。

  越是复杂问题越有出众与惊人之举。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公路运输市场低迷,竞争十分激烈。当时的市一运公司车辆老化,货源紧缺,资金困难,形势十分严峻。这时候,前任经理工作调动,市委市政府决定由一运的干部职工推选公司经理。郭士强得票第一。
郭士强挑起一运公司领导重担后,采取了“壮大活小”、优化结构、发展主业、盘活资产、产权改革、以文化引导人、强化管理等一系列措施,在总公司与分公司层面上,进一步实现了所有权、经营权的分离和责权利的统一;在公司对职工层面上,大胆地将几十部老旧车由职工个人一次性买断,实现了从过去公有单车租赁经营到产权转让的突破。

  2000年,长治市出台了企业改制政策,郭士强认准了这次改制对于企业的发展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遇。

  他说,不改,船要沉;改不好,船要翻。不改不行,假改不行,必须真改,必须改好。最后,一个在计划经济体制下运行了40多年的国有企业改制为比较规范的股份有限公司。

    在市场经济大潮冲击下,原有市营、县营的道路运输企业一夜之间几乎都垮了。长治的五家运输公司也垮了四家,可是一运不仅生存下来了,还发展了,壮大了。从当年的困境重重,步履艰难,发展成为拥有39个分(子)公司,四千多辆客货车,近万名从业人员,产业链延伸到客运、货运、汽修、汽贸、汽配、出租汽车、旅游、房地产开发、煤炭经销、民航、广告等十多个领域的充满生机活力的企业。

    耀眼的星星,总是最先进入人们的视野;能力超拔的人,注定要担当更多的责任。

    命运,总是让他充当“救火队长”的角色。

    长治市接手重归国有的长钢之后,为风簸浪箕中的长钢选个好带头人成为当务之急。

    在长钢危急存亡之秋,究竟谁能够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呢?市委市政府反反复复地研究商讨,一个一个地筛选比对,最终还是选定了郭士强。

    市委市政府了解他,信任他,一是因为他的能力和水平——他思维灵活,眼光独到,能干肯干,屡屡创造奇迹;二是因为他的党性和品格——他胸怀大局,使命为重,关键时刻敢于担当。

  组织相信,以他的党性,他会接受这个决定;以他的能力,他定会不负市委市政府的期望和重托,带领长钢走出困境。

  事实上,获悉市委市政府让他来长钢任职的消息时,郭士强是很不情愿的。长钢改制的风波传得沸沸扬扬,他身居长治,早已有许多耳闻。他知道长钢历史包袱重,发展严重滞后,尤其是改制的几年间,企业更是千疮百孔,积重难返。其它的不说,单是眼下这个难关就很难过:钢铁企业对资金的需求量非常大,资金流出现问题,就如同人缺了血一样危险。

  更为要命的是,长钢的资金链已处于随时都有可能崩断的境地。而外部市场因为金融危机的影响严重疲软,钢材价格一路下滑,什么时候复苏谁都难以预料。

  长钢又属于国家产业政策限制序列,贷款受限。

  放眼望去,山重水复,云遮雾障。

  很明显,这是一个积重难返、岌岌可危的企业。以郭士强的性格,一旦受命,即不辱使命!

  但是,要在一个从未涉足的陌生领域完成这样的使命谈何容易!

  他面临着人生的重大选择。

  去,成败难料,一旦“失手”,几十年辛苦打拼成就的名望就要大打折扣。这对于自尊心极强、把事业和声誉看得重于一切的他,是难以接受的。

  不去,目前取得的成就已经奠定了他在长治市企业界甚至山西省运输行业的地位,而且还会有更大的作为和更好的发展空间。

  市委书记杜善学找他谈话,郭士强很直白地表达了自己的顾虑。杜善学说:“你是党员,要为市委市政府分忧,这是组织的决定。”

  听到杜书记说“这是组织的决定”,郭士强不再吭声了。作为一名党员,服从组织的安排是党性、是天职,既然组织决定了,他郭士强就不能拒绝。

   他脸色凝重,深思良久,说:“既然组织信任我、支持我,我就去。”

  选择了,就要全力以赴!从那一刻起,他把自己当成了长钢人。

   他对长钢进行了深入了解,得知长钢是中国共产党建设的第一座钢铁厂,是一个红色钢企,为解放战争和社会主义建设做出过巨大贡献,心里涌起一股激情。他是党培养的干部,能与党建设的第一座钢铁厂荣辱与共,风雨同行,也是一种荣幸吧!

  他告诉自己,再难,也绝不能让长钢垮下去。

  受命于危难之际的郭士强,面对台下坐得满满的长钢干部职工,从座位上站起身来,一脸真诚,郑重表态:我有幸能成为长钢的一员,感到非常高兴。从今天起,我就和大家一道工作,一道学习,一道生活……我一定要紧紧地融入长钢,和长钢的全体职工同心同德,同风雨共命运。在今后的工作中,要清白做人,公道处事,用真诚和汗水回报有光荣历史的长钢,决不让长钢在我手上走下坡路。

  这份再朴实不过的承诺,在场的干部职工听到了,不在现场的干部、职工、家属也都听到了。

  信任不可能通过一句口头的承诺建立起来,疑虑也不可能凭一句口头的承诺完全消除。但是,从这份承诺里,长钢人读出了他的诚意,读懂了他与长钢患难与共的决心。



    三

  哲学家培根总结:“善于在做一件事的开端识别时机,这是一种极难得的智慧。”

  长钢的根本出路在哪里?这个问题从郭士强准备赴任的那一刻起,就一直盘旋在他的脑海里。

  刚来长钢没几天,一次在大街上,他被迎面走来的一个人叫住了,那人劈头盖脸就是一句:“你懂钢铁吗?”郭士强老老实实地回答:“不懂。”“那你来长钢干什么?”……

  面对突如其来的质问,郭士强感到了痛,不被信任的痛。郭士强知道,在貌似无礼和唐突的责问的背后,是长钢人对前途命运的担心和内心深处的无限焦灼。

  按照产业政策,长钢属于国家限制发展任其自生自灭的序列。被列入这个行列,意味着得不到政府的扶持,得不到银行的贷款。得不到扶持得不到贷款,就如同一棵大树得不到阳光的照耀和水份养份的补充,其结局可想而知。

  尽管,以他为首的新班子一上任,就在全公司范围内开展了“强管理,堵漏洞、降成本、增效益”活动,努力降低企业运营成本;他还利用自己多年在金融界积累的人脉筹借资金十几个亿,让长钢渡过了最艰难的时期,避免了职工发不出工资,避免了企业出现大面积停产,使在建的九号高炉、五号烧结机等工程得以顺利完工,并立项开工建设了七号连铸机、高线、三万立方米制氧机组、活性石灰生产线、四号变电站、转炉煤气柜、新区卸料场、污水处理工程等项目。

    但他心里很清楚,这些只是权宜之计,管眼前不管长远。

   在制约企业发展的政策、资金、资源等诸多瓶颈中,政策的制约是根本症结。只有解决了政策的制约,融资、资源等问题才可以迎刃而解。

  困顿之中,他的目光穿透层层云翳,在国家宏观经济和产业政策的层面上逡巡。

  郭士强是那种善于在纷繁复杂的千头万绪中抓住主要矛盾、在看似走投无路的绝境中独辟蹊径的人。履职不久,他的思考已经有了初步结果——与国内特大型钢铁企业联合重组。

  上任第15天。10月9日,长钢举行中层领导干部见面会,郭士强作了重要讲话。在这篇讲话中,长钢走联合重组之路的发展思路初现端倪:“今后的发展思路,一是以科学发展观为统领,做好战略定位……下一步战略思路怎么定?肯定得让企业先生存下去,肯定得符合国家的产业政策。”

  这段讲话透露的信息,在当时有多少人注意到了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在郭士强的脑海里,联合重组的发展思路已越来越清晰。

  此时,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正在全党范围内全面展开。郭士强对照科学发展观要求,又认真地把自己的思路捋了一遍。他确信,这个选择是正确的。

  他就自己的思路与班子成员交换意见,大家的看法高度一致。但此时酝酿的计划只有公司领导班子成员等极少数人知道。在没有十足的把握之前,郭士强不准备向广大干部职工公布。因为他知道,刚刚从改制阴影中走出来的长钢人,再也经不起任何折腾。要给,就给他们确切的答案,要给,就给他们一个完美的结局。

  在2008年12月9日召开的生产经营例会上,谈到生存与发展问题时,郭士强第一次明确提出,必须走战略合作之路,借大集团优势,充分利用国家的产业政策,推动长钢的可持续发展。

  在公开场合明确地提出与大集团联合重组的思路,敏感的人们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不错,这次的提出是有背景的。就在前一天,也就是12月8日,郭士强已经赴北京拜访了首钢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朱继民。

  见面安排在当天下午,约定见面时间是20分钟。朱继民当天安排约见的客人在会客厅外间依次等候。

    郭士强是第一次到首钢,第一次面对面与朱继民交流。朱继民也是第一次见到郭士强,第一次听郭士强表达长钢加盟首钢的愿望。郭士强条理清晰地陈述,优势、劣势、困难、不足,诚诚恳恳,坦坦然然;朱继民听他陈述,询问,交流,并始终用睿智的目光打量着他。

  20分钟很快过去了。秘书进来提醒时间已到,朱继民挥挥手让他先出去。

  谈话继续进行。

  又一个20分钟,再一个20分钟,秘书几番进来提醒外面还有其他客人在等,朱继民交待,今天其他客人都不见了,要和郭士强深入交流一下。

  两个人越谈兴致越浓,不觉间浓浓的暮色从石景山那侧遮掩了过来,陶楼内外次第点亮璀璨的灯盏。朱继民热情挽留郭士强共进晚餐。进餐间,两人谈兴更浓,言语与酒杯触碰出悦耳而和谐的音响。

  初次见面,朱继民用十二个字概括自己的感受:两个企业“文化相近,理念相通,易于融合”。

  站在文化的角度审视企业间的合作,足见朱继民的视界与智慧。

  一年之后,长钢党委宣传部研究长钢厂史的工作人员发现,1948年秋,柳沟兵工厂外迁时,一部分工人到了故县铁厂,一部分工人到了石景山钢厂。

    历史或许就是这样机缘巧合!

     
    四   

    2008年12月14日,长钢党委召开导班子民主生活会。会上,与会人员紧扣“以科学发展观为统领,挖掘潜力,查找不足,寻求企业发展思路”的主题展开讨论,大家一致认为,长钢要想真正摆脱危机,实现可持续发展,就必须正视现实,落实科学发展观,加大战略重组步伐,积极寻求国家产业政策的支持,并通过发展为职工谋取更大的实惠。

    同年12月26日、27日,长钢举办了三场“明思路、谋发展、渡难关”座谈会。座谈会上,大家表述的观点非常相近:长钢要战胜危机,摆脱困境,实现可持续发展,就必须充分认识、把握和研究国家政策导向、钢铁行业特点,把化解当前难题和谋求企业长远发展紧紧结合起来……加快企业战略重组步伐,积极寻求国家产业政策的支持。

   走与国内特大型钢铁企业联合重组之路,逐渐成为广大干部职工的共识。

  2009年1月10日,长钢召开了建厂史上一次极为重要的经济工作会议。在这次会议上,确定了“推进与国内特大型国有钢铁企业集团联合重组”的发展战略。与首钢的联合重组工作正式提上议事日程,成为一切工作的重中之重。

  2009年1月12日,在山西省政协十届二次会议电视议政会和省人大十一届二次会议分组讨论会上,郭士强再一次表达了这样的愿望和决心:像长钢这样的国有钢铁企业,走与国家产业政策支持的国有特大型钢铁企业联合重组之路,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长钢将把握这一趋势,争取更大的空间。

  2009年1月底和2月初,首钢两位副总经理两次带队考察长钢,长钢的发展和干部职工的精神风貌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2009年3月13日上午,长钢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动员大会隆重举行。长钢党委明确提出要抢抓 “二个机遇”,突破“三个制约”,推进“四个发展”。即抢抓钢铁产业振兴规划、钢铁产业战略重组的机遇,抢抓中央扩内需、保增长,实施环渤海经济圈发展战略的机遇;突破融资难、产业规模升级难等政策限制方面制约,突破漏洞多、成本高、职责不清等管理制约,突破煤焦和矿石无基地等资源制约;推进重组跨越发展、精细管理发展、本质安全发展、和谐稳定发展。

  但是,刚刚经历了改制失败创痛的长钢人,对与首钢的联合重组既充满向往,又心存顾虑。随着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的深入开展,对于长钢走联合重组发展之路的正确性,已没有人怀疑。但他们害怕的是再遭遇一次不幸的“婚姻”,再经历一次痛楚的折磨。

  郭士强理解干部职工的顾虑,但他更明白,机遇稍纵即逝,容不得半点犹豫。他痛心于长钢历史上错失了许多发展机遇,他不能让机遇在自己的手中再次失去。

  于是,在2009年4月17日召开的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办公室会议上,他借用晚唐诗人罗隐《筹笔驿》中的两句诗“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强调机遇的重要性,指出必须从过去错失的机遇中汲取教训,时刻警醒自己不要重蹈覆辙,引导长钢干部职工放下思想包袱,紧紧抓住难得的历史机遇。

  思想在碰撞中得到交流,认识在交流中得到统一,顾虑在讨论中渐渐消除。

  6月14日,首钢党委书记、董事长朱继民,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总经理王青海,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董事霍光来,党委常委、董事、常务副总经理徐凝一行13人来长钢考察。

  考察后,朱继民给出了这样的评价:长钢领导班子和干部职工精神状态非常好,对长钢未来的发展信心足。长钢领导班子的工作思路清晰,各项工作措施切实可行,符合科学发展观和国家扩大内需的政策要求。并称,通过交往,加深了友谊,增进了感情,扩大了共识。

  2009年7月31日,长钢召开十七届三次职工代表大会。这是一次专题职代会,主要议程就是对与首钢的联合重组征求职工代表的意见。结果是,与会的340名职工代表全票表决通过。

  当大会主席团宣布表决结果时,会场响起热烈的掌声。

  这掌声渲泄着长钢全体干部职工发自内心的激动与喜悦,饱含着长钢全体干部职工对未来的期待与向往。

  联合重组得以顺利推进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山西省委省政府和长治市委市政府的大力支持。

  山西省委省政府和长治市委市政府对长钢与首钢的联合重组思路高度认同、大力支持,并把这项工作作为山西省的“省长工程”和长治市的“市长工程”全力推进。

  长治市委市政府站在全局和战略的高度,成立了“市政府长钢首钢联合重组领导组”,市长张保亲自担任组长。领导组多次召开专门会议,就联合重组涉及的股权、债权、土地、环保、资源配置、发展规划等方面问题进行协调解决。长治市委书记杜善学、副市长尚宪芳等领导还亲自出面解决联合重组中涉及到的重要事项。特别是在煤焦资源、石灰石资源、铁矿石资源配置上给予了积极支持。

  山西省委省政府也对长钢与首钢的联合重组给予了高度关注和大力支持。2009年3月7日,全国“两会”召开期间,山西省委副书记、省长王君率副省长李小鹏、陈川平,长治市委书记杜善学,市委副书记、市长张保等会见了首钢党委书记、董事长朱继民,表示山西省政府将从土地、产能调配、资源配置等方面全力支持长钢与首钢的联合重组。在联合重组签约仪式前的座谈中,王君再次强调,要为长钢的发展创优环境。


    五  

    1919年建厂的首钢,在中国冶金史上有着特殊的尊崇和殊荣:中国钢铁工业的发祥地和重要生产基地之一,我国第一座侧吹转炉、第一座氧气顶吹转炉、第一座现代化高炉均诞生于此。尤其是改革开放后,首钢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飞速发展,1978年,钢产量达到179万吨,跻身中国八大钢企行列,1994年,钢产量已达824万吨,列当年全国第一位。

  首都身份曾经一直是首钢的荣耀,然而,北京市国家首都、国际城市、文化宜居的发展定位,使首钢在北京失去了发展空间。尽管每年的环保投入高于其它钢企数倍,尽管是钢铁行业中的环保先进单位和绿化模范单位,是花园式工厂,但是,行业特性造成的环境污染和对城市资源的大量占用,使首钢与北京首都的功能发挥、环境质量的保证之间产生了无法调和的矛盾。因为环保的原因,1994年之后的十年间,当国内各大钢铁企业都在向千万吨钢迈进的时候,首钢却“窝”在石景山,一再压低产能,钢产量一直徘徊在800万吨左右,在全国的排名也逐年后退。拟建的调产项目得不到批复,产品绝大部分为低附加值的长材,不具备竞争优势。随着北京申奥的成功,多少年来一直没有间断的“首钢搬迁”的声音越来越强烈,已经上升到“要首都还是要首钢”的高度。

  搬?还是不搬?“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在生死攸关的历史性抉择中,首钢选择了搬迁。

  这个历史性的选择,成就了新首钢,也为首钢与长钢的联合重组埋下了伏笔。

  首钢的搬迁,不是简单意义上的迁移,而是要通过搬迁调整结构,通过搬迁建设现代化钢铁企业,通过搬迁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通过搬迁重建大钢企的辉煌,重新奠定在钢铁行业中的地位。

  胸怀这样的远大目标,首钢在争分夺秒异地建设现代钢厂的同时,抓住国家产业结构调整和钢铁行业调整振兴规划中鼓励钢铁企业跨地区重组的机遇,提出了通过新项目建设与跨地区钢铁企业联合重组的方式,实现首钢转型跨越发展的目标。

    在这一目标的指引下,首钢大手笔展开重组。

  同样是老国企的长钢,此时也面临着艰难的抉择。处于国家行业政策限制和全球金融危机的双向夹击下,企业度日艰难。以郭士强为首的领导班子每天都在苦思冥想企业的出路之所在。

  在对国家宏观政策和行业走势进行深入研究分析后,走与特大型钢铁企业联合重组之路,成为长钢领导班子和广大职工的共识。

  战略思路确定之后,与哪家企业合作摆上议事日程。数家国内知名的特大型钢企列入长钢合作意向名单。

  联合重组的道路并不平坦,第一次寻求合作,郭士强就尝到了苦涩的滋味。

  长钢合作的橄榄枝首先伸向的是另一家大型钢企。通过各种途径和这家钢企取得联系后,郭士强与有关人员一起到这家企业拜访。他表明自己的来意,对方说,目前我们还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如果上面硬压,如果长钢实在过不下去了,我们再考虑,咱们先吃饭吧。从对方冷淡推辞的话语中,郭士强早已读懂了一切。他想,长钢也是堂堂的国企,我们是来寻求合作的,是为了共同的发展来的,而不是来“讨饭吃”的。长钢目前是困难,为了合作身份也可以放低一些,但尊严和骨气不能丢。郭士强婉拒了对方“吃饭”的邀请,转身而去。

  一家家联系、接触、前期考察、分析比较,遭遇和个中滋味,只有郭士强自己清楚。事后提起,他举重若轻,风趣地说,就像给闺女找婆家,再费心思费力气也要给“闺女”找个像样的婆家。

  最终,长钢搜寻的目光锁定在首钢。

  之所以选择首钢,一是因为它实力雄厚;二是首钢有300万吨的产能要在2010年前全部搬迁;三是首钢之前表达过在山西发展的愿望,并在2006年与山西省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还与山西的钢企进行过合作洽谈。

  首钢则认为,双方都是老国企,文化相近,易于融合,且双方的产品有互补性。首钢搬迁调整后,产品结构将基本转向板材,而他们过去的产能主要以长材见长,且一直都是国内领先。长钢正是长材生产企业,工艺技术过硬,产品在业界也享有盛誉,可以承接首钢的长材优势。

  吸引首钢的,还有长治地区丰富的煤、焦、水、电资源,以及长钢60多年冶炼历史打造出的红色文化及大批熟练工人和管理技术人才。

  有缘千里来相会!

  在国家钢铁产业政策背景下,谋求企业长远发展的胸怀和睿智,让长钢与首钢走到了一起。



    六

    2009年12月18日上午,碧空如洗,万里无云,冬日的阳光照耀着涅槃重生的长钢,空气中弥漫着浓得化不开的喜庆,奔涌着挡也挡不住的热情。气势如虹的拱门、巨型红色背景主席台、凌空飞舞的巨型红色氢气球,高高悬挂着的大红灯笼,上千只彩球、十八条大型条幅、十八条彩带、无数彩旗、喧天的鼓乐、震天的礼炮、怒放的鲜花、鲜艳的红地毯以及大街上攒动的人流和人们脸上灿烂的笑魇……冬日的钢城不是春天胜似春天!

  今天,是首钢长治钢铁有限公司揭牌的大喜日子,钢城盛装迎接即将到来的历史性一刻。

  震天的礼炮和铿锵的鼓乐声中,山西省副省长陈川平、长治市委书记杜善学、山西省经济与信息化委员会主任洪发科、首钢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朱继民共同为首钢长治钢铁有限公司揭牌。

  此前,2009年10月30日,首钢长治钢铁有限公司在首钢陶楼二层国际会议厅召开首钢长治钢铁有限公司第一次股东会,第一届第一次董事会、监事会。股东会选举产生了首钢长治钢铁有限公司第一届董事会、监事会。董事会聘任了公司高管人员,赵民革上任首钢长钢公司总经理。2009年11月3日,公司工商变更手续完成,首钢长治钢铁有限公司正式成立。

  当一双双大手掀起覆在“首钢长治钢铁有限公司”、“首钢长治钢铁有限公司委员会”两块牌匾上的鲜艳红绸,一个有着六十多年发展历史的红色钢企,站在了新的历史起点上。

  得益于国家产业结构调整的“天时”,得益于山西省改革开放的步伐、胸怀,以及全省钢铁行业重组和资源优化配置的“地利”,得益于首钢与长钢干部职工共同的文化、理念以及发展愿景的“人和”,首钢与长钢走完了重组之路,开启了新的征途。

  在联合重组签约仪式前,时任首钢党委书记、董事长朱继民在接受长钢新闻工作人员采访时深情地说:“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一家人了!”让长钢人深切感受到了首钢大家庭的温暖与真情,心中充满了融入首钢大家庭的喜悦与自豪。今天,正式成为“一家人”,朱继民再次接受长钢新闻工作人员采访时语重心长地说:“今后,产能过剩和竞争加剧应该是一个市场常态,我们要做好长期应对市场竞争压力的思想准备,包括技术准备、管理准备、体制机制准备、人员素质准备以及供应链准备。”首钢总公司对长钢的关怀与厚爱可见一斑。带着这份关怀和厚爱,首钢长钢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

  今天是昨天的延续。

  今天却与昨天有了质的不同。

  昨日已随昨夜逝,而今迈步从头越!

2012-1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