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世中点评长钢降本增效工作
长钢降本力度大效果好
总公司总工室副总工程师 邱世中
     
    
    今天到长钢来有机会与大家共同学习“三创” 非常高兴。借这个机会把我的感悟与得到的启示说一下。

    长钢这一年来是非常不容易的,因为市场是非常残酷的。我干钢铁这一行50多年了,50多年像这样严峻的形势我还是第一次遇到。市场长时间的低迷,钢铁企业几乎没有不亏损的。长钢在这样严峻的形势下,经过一年来的奋斗和努力,今年6月开始实现扭亏为盈。在这样艰苦困难的情况下实现扭亏为盈,确实是一种质的飞跃,不容易。

    我想通过今天的会议和我之前了解的情况,谈一些体会:今年长钢把根本任务定在降本增效上,我觉得就目前的经济形势,这个定位是非常准确的。降本增效和对标挖潜不是很新的话题,我在首钢这些年,对标挖潜至少干了十几年了,我到了总工室以后,经常参与迁钢、首秦的对标挖潜活动,也一直在看怎么个对。真正让我体会到对标挖潜有力度、有深度的是长钢。我觉得长钢有这么几个特点:

    第一,针对性强。经过反复的调研,把石横作为标杆,石横产能、工艺配备、产品结构和我们长钢有很多相同的地方。

    第二,长钢对的是工艺指标。通过四单位的发言,我感到长钢的对标是在对一个过程,不是就指标谈指标,而且深刻进行分析,通过分析实事求是地、科学地制定措施和目标。张振新总会计师在发言中首先排除了不可比因素,我觉得这是一个进步,是实事求是的。因为有些确实不是一时能比的,如果简单地就指标谈指标的话,大家接受不了,就不会自觉,不自觉的话效果就不好。所以,我觉得长钢是非常实事求是地分析与石横的优势、劣势、差距,然后把大指标定下来,再去分解落实。其一,对标过程中是反复地比较,不是对一次就完了,而是反复地进行对,不断地采取措施,不断地挖掘自己的潜力。其二是眼睛向内,自我加压。郭士强董事长给我介绍,原来给炼钢厂的降本指标不是2.6亿,是炼钢厂通过自己反复地、多方位计算,自己认为可以达到2.6亿,所以主动加压定为2.6亿。这个自我加压的精神,是这么多年我在对标挖潜工作中第一次受到深刻的感悟和启示。轧钢厂厂长郭新文在发言中也谈到这个问题。他也是针对现在的市场情况反复去挖掘,自己给自己提出一个多亿的目标,7月份是4000多万。按照这个进度,今年一亿多是可以完成的。供应处处长金书文的发言也谈到该单位动足了脑筋,在不断地找差距。尽管我不是搞烧结的,但是我知道要用不好的原料造出好的烧结矿是很有难度的。烧结厂经过对标采取了很多措施,不但保证了烧结矿的质量,而且大幅降低了成本。四个单位的发言都有独到的地方,都有一个共同点:眼睛向内、自我加压。我觉得这个精神非常可贵。

    第三是群众发动比较广泛。金书文处长的发言中提到“全方位、全过程、全覆盖”,我再加一句叫“全员”。应当说每个人、每个层次、每个生产环节和管理环节都在对标,都在自我加压,都在采取措施。长钢能取得今天的效果,没有广泛的群众基础是做不到的。

    还有一种感受,就是我们不是就对标挖潜进行对标挖潜,而是通过对标挖潜活动同时建立雄厚的基础工作,以此提升了管理能力。就炼钢厂而言,去年我来的时候看到许多的管理制度是悬空的,今年来了感到很惊讶的是,所有的基础管理工作通过对标挖潜都夯实了,所有的规章制度都健全起来了,尽管还有需要进一步优化的地方,但整体来说应当是建立健全了。

    对于长钢今后的发展,我认为产能、工艺装备、产品定位都要有大幅度的提升,这是第三次创业。我有五点建议:

    第一,加大新产品开发力度。在明确了降本增效的根本目标和任务的前提下,针对市场的具体情况希望有一些具体的调整,对所下达的具体任务应当每时每刻瞄准市场的情况加以调整。说清楚一点,如果市场持续不好,钢材价格继续降低的话,我们能不能拿出一部分产能转化为其它的功能,使损失降到最小,比如品种的开发,这个已经摆在我们面前了。长钢下一步的品种定位是很高的,如果现在不打好基础的话,今年年底五号连铸机就改造完成了,炼钢开发中档产品是没问题的,现在八号连铸机可以铸品种钢,五号连铸造机也可以铸造品种钢,LF炉也能顺利投产了,炼钢没问题。从轧钢的能力来说,要开发新品种,棒材应该没有问题,今年年底或者明年年初,线材也要投产,我觉得我们的硬件已经具备了开发中档或者中档偏上产品的能力。现在,已经是8月份了,我们从现在开始,就应当将一些品种的开发提到工作日程上来。现在试的锚杆钢是中下档次的,当前市场不好,我们能不能适当的开发一些新品种,开发不一定有市场,但是只要你开发出来,做好技术储备,什么时候有市场了,马上就可以生产。可能现在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降本增效上,但还是希望大家能腾出一点精力和时间来考虑这项工作。销售部门现在就进行市场调研,只要有市场,我们就尽快开发。技术和生产部门要做好技术储备,达到说开发就可开发。

    第二,夯实基础工作。今年,我们的基础工作取得很大进步,但是市场低迷不是一年两年,基础管理工作是长久之计。基础管理工作没有复杂的东西,就两条,一是制度优先,要建立一个完整的制度体系,另一个是要加大责任落实的力度。我们是大生产,是多元的组合,工作千头万绪,事事都得有人想、有人干,事事都得有依据。对制度体系要不断地检查,不断地落实,不断地执行,回过头来,再对制度不断地补充、完善、修订。制度只是告诉我们的职工应当怎样去做,谁去做就是个责任落实的问题,这是我们需要加强的地方。另外,就是精细化。精细化是首钢多年工作的一个法宝,通过精细化的要求使我们整个水平得到提升。我认为,对操作岗位的精细化比较直观,该看的没看,该检查的没检查,该干的没干完,造成的后果与你的工作很直接,很容易对应。管理工作精细化却是很复杂的过程,我们要要求管理工作的精细化,通过要求不断地提高大家的认识和基本的素质。管理工作的精细化和操作工作的精细化比较难度大很多。举个例子,炼钢厂降本增效的力度应该说是很大了,一年2.6亿元,采取的措施我也看了,我认为技术含量不是很高,真正降成本深刻的东西应当是依靠精细化的管理去进一步落实,进一步开拓。比如,炼钢现在的钢铁料消耗是1063kg,还有没有空间?我想通过我们的精细化管理,进一步练内功,还有下降的空间。钢铁料是炼钢工序成本的主要组成部分,它决定了炼钢成本的高低。把指标分解、落实到班组,就一定还有降的空间。从炼钢工序方面说,入炉入了多少,怎么操作的,最后出了多少钢水?从连铸工序方面说,给了多少钢水,最终出了多少合格的钢坯?我们现在还是在吃大锅饭。如果我们能做到把钢铁料消耗这样一个炼钢工艺成本的主体真正落实到班组,就会增加很多班组人员的责任和压力。就拿最简单的喷溅来说,喷一股,毫无疑问肯定要浪费一些钢铁料。为什么有时喷,有时不喷,有时喷得多,有时喷得少呢?如果让成本跟这个挂上钩,责任分解到班组,这就不是简单的一个喷溅的问题了,就上升到成本的层面了。再比如,加白灰,碱度保持在2.8-3.2之间,可是现在的碱度基本保持在3.5,这说明加到炉子里的白灰多了,因为在炼钢工的大脑里,并没有考虑到成本的问题。一旦跟班组成本挂钩,以这样的铁水条件、品种和一定的碱度,只要多加了白灰,成本自然就高了。要做到这些,必须要求有精确的操作,这就需要精细化管理了。想办法使不准的变成准确的,班组用料进出有数了,吨钢消耗自然就能降下来。我们还可以借助工艺监督这个过程,这个过程是个综合的过程,需要我们做很多过细的工作。所以,除了制度优先、责任落实,还要进一步夯实管理基础,更重要的是要经历一个精细化的管理过程。

    第三,科学管理工序之间存在的成本影响问题。比如说,炼铁铁水提供给炼钢这个过程,千分之五的带渣量是炼铁厂能够控制的,每增加千分之一的渣子,就会给炼钢成本带来一定的困难。如果工序之间有经济责任的反摊,通过一种货币化的管理,就一定能增加工序间人员的责任心,进而成本就降下来了。

    第四,加大人员培训力度。长钢已经走入第三个创业进程,随着5号连铸机改造、线材投产以及后续一些改造项目,长钢跨越发展已经具备全新的条件和环境,现在要加大对职工的培训和学习力度,让全体职工按照新的工艺装备水平进行探索和学习,以适应全新的工作。

    第五,挖掘骨干人才。通过创新、创优、创业过程,尽快培养起一支年轻的骨干队伍。同时在现有的条件下,采用特别的制度和途径,把想干事、能干事、干成事的人挖掘出来,迎接企业新的挑战。

    最后,我衷心地祝愿长钢乘着“三创”会议的东风,在残酷的市场博弈中,不断提高竞争能力,创造出更加卓越的成绩。 

2012-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