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高炉的正常上料
——焦炭皮带更换记
张艳青
     
    在更换长达475米焦炭运输皮带的每分每秒中,我都被一些东西感动着,我的感情在激荡着,它使我对“责任、奉献”有了更深层次的感知。所以我急切地想把我看到的一切告诉每一个人。

    也许,有人会说,你说的不就是换皮带吗?那有什么稀奇的,不就是将旧皮带拿下,新皮带换上吗?是的,我以前一听到“换皮带”这三个字时,和您的想法是完全一样的。可是,当您亲自经历了换皮带的全过程,感受可能会比我更深。在这里,您会明白,什么是默契,什么叫骨干,什么叫责任。

                                                准 备
    四号焦炭运输皮带为八号、九号高炉焦炭供给的共用皮带,从2009年投运至今已连续运行30个月,120厘米宽度的皮带已经磨损至100厘米左右,彻底将此带更换是原料车间主任赵乃先去年4月份就有的计划。但两座高炉同时生产,要挤出10个小时的时间很困难,而且皮带的费用需要26万元,这些账赵乃先的心里算得比谁都清。作为车间主任,他知道,保高炉供料是必须的,降低材料费用也是必须的,所以他的选择是坚持,一定要坚持到八高炉大修。为了这份坚持,一条条“特护措施”不断出台,焦炭皮带负责人马世龙带领小组成员,严格点检、整修、特护,付出了超常的劳动。

    就这样,经过12个月的特护,终于坚持到了八高炉大修。20多年来不知换过多少次皮带的赵乃先还是不放心,多少次的换带经历告诉他,准备必须周全,否则就会出大麻烦,会直接影响到高炉的上料。一遍遍考察现场,一次次修改方案,一件件核实工具、材料,上带、连接、放带的程序在他的脑海里一遍遍过滤。机会终于等到了,时间定在3月7日上午。3月6日,他就开始忙碌了,查看放带装置,落实吊车。马世龙则对夜班的工作详细安排,保证了3月7日八点半以前九高炉焦炭仓全部储满,为皮带的更换挤出7个小时的时间。

                                                拉 带

    3月7日9时5分,当我出现在四号焦炭运输带通廊时,换带已经开始了。在长达475米新皮带的更换中,新带的牵引是第一个难题。根据现场情况,旁边的房顶成为最佳位置,自制的皮带专用支架被吊车徐徐运至房顶,在支架固定以后,第一卷皮带被顺利安放于支架上。

    “拉带”,随着一声令下,新皮带头部用钢丝绳悬挂于吊车吊钩上,吊车臂托着新皮带缓缓上升,通廊入口处的人员迅速将绳扣拆下。和着王文忠“一二、一二”响亮的号子声,大家用力抬起皮带往前拖。此时此刻,每一个人都绷紧了神经,稍一松手,皮带就会迅速滑落。“绑死在皮带架上,夹板准备好!”主任赵乃先果断地指挥着。夹板为何物?只见李保军与一名职工迅速抬起两根8毫米厚的角钢,将新旧皮带夹于角钢之间,角钢两头用螺栓固定,随着螺栓的紧固,新旧皮带被夹板牢牢夹在一起。“铆钉!”马世龙与赵峰敏捷地爬上皮带,两面开工,一手拿锤子,一手拿螺丝,用膝盖使劲将皮带顶起,将螺栓塞在旧皮带下面,在锤子猛烈的敲打过后,五条螺栓将新旧皮带牢固地连接在一起。那边,夹板的拆卸在紧张地进行。

    “可以拉带了,先前进几米看看。”原来是用旧皮带拖动新皮带传输。安全员赵峰开始逐一确认,“所有人员都离开皮带,林伟注意,准备拉带了,志强注意,准备开带。”每前进几米,就停机确认一次,保证新带不跑偏。
当新皮带被拖至北面跑车处时,新旧皮带的连接正式开始了。“夹板两副,铁丝、倒链、螺丝、垫片都准备好了吧?”“就在旁边,全部到位。”马世龙应道。此时新旧两层皮带紧紧地压在一起,要在皮带下方将高度20厘米的夹板伸进去可真不是件容易事。此时,原涛的大力气与老李的高个子派上了用场,他们麻利地将一根圆形铁棍“杠子”伸入旧皮带下方,随着一声“起”,皮带马上被抬高了,随即,夹板的安装顺利进行。虽已是初春,站在皮带通廊内的我还是感觉寒气逼人,而此时,豆大的汗珠已从老李的额头滚落。“老李,让我来!”没有命令,只有默契。夹板将皮带顺利地固定,这边王文忠已将倒链及时挂在夹板挂钩上。“旧带可以切断了。”主任赵乃先紧盯每个环节。
    
    “嘣”的一声,旧皮带被整齐地截开,倒链将皮带牢牢地拖住。

    皮带卡、打卡机已经被四名职工及时地放在皮带上方。切割面的处理可是一项技术活,马世龙、李保军各持一个接口,熟练地调整下刀角度,接口合合适适地置于打卡机内。随着打卡机两个压力臂的上下摆动,几分钟,操作的同志已累得满头是汗。“我来打,你歇一会儿。”身体偏瘦的建国一跃而上,双手各执一个臂杆,两腿一弓,上身均匀地起伏着,在一阵阵“真酷”的赞叹中,不一会儿,一排卡子就整齐地打在皮带口上。对接口,穿钢丝,新旧两条带被顺利连接成一条,旧带另一头用铆钉与新带固定在一起。“确认,开机,注意架子上的皮带留下十几米时立即停车。”总指挥赵乃先运筹帷幄,一边说一边向后面跑去。我也紧跟在王文忠的身后,他们都比我速度快,小房顶上第二卷皮带已被稳稳地放置,两卷皮带接口的打卡连接正在进行。

    时间已是11时50分,“赵师傅,还接着干?”“九高炉的焦炭只够7小时用,一鼓作气干完。”我点了点头。笨鸟先飞,我还是先往上赶吧。通廊尽头,许志强在操作室待命,他告诉我,马上要进行关键的放带作业。

                                              放 带

    12时20分,旧皮带头上的铆钉已被拆卸。王文忠带领的15名职已齐刷刷地站在皮带侧面,前方两名职工已将杠子准备到位。“抬新带,扒旧带!”一声令下,嘹亮的号子声顿时响彻整个通廊,旧带一寸一寸地从新皮带下方扒出,每扒出一米,人就得休息几分钟。这是纯粹的力与力的比拼,这是纯粹的属于男人的美。

    “万事开头难,尤其在放旧带时,开头的十几米是最难的,全部用人力将旧皮带从新带下拉出,劳动强度可想而知。”看着干劲十足的职工们,赵主任感慨到。十分钟、二十分钟,经过半小时的拼搏,旧皮带终于被拉出了五米左右。这时我注意到皮带侧面的防护栏上装有一个平轮。“这用来干什么?”“一会儿将旧皮带搭在这个轮子上方,以减少皮带下滑过程中的摩擦力,在皮带自身重力的作用下,将随着轮子的滚动,快速地运行,避免堆带。经过多次现场观察、讨论,才决定在此处制作放带装置。”赵主任耐心地解释道。此时自以为对赵乃先有所了解的我,对他有了更深的认识,除了幽默,他更多的是智慧、细心、周到、吃苦。

    此时,旧皮带已被顺利搭在滑轮上方。“所有人都离开皮带周围,志强注意,准备开带,手不要离开按钮,保证随时停车。”安全员赵峰在逐一确认。准备就绪,“开带!”“停!”刚前进几米,旧带就堆在了新带下面。几层皮带叠加,根本无从下手,只见李保军一猫腰,就面朝天躺在了皮带架下方,两脚用力向上托起。上方,王文忠、老马带领大伙使劲往外拉。我被眼前的一幕震撼了,这就是我们炼铁的工人,在这里,他们不知道什么叫脏、什么叫累,他们只有一个信念,就是尽快恢复皮带运行,保证高炉上料。

    压着的带被顺利拉出了,从皮带架下钻出来的李保军,汗水将脸上的灰尘洗成了一绺一绺,顾不上喘口气,他又向北侧跑车方向奔去。“在旧区,曾经有一次200多米长的带换了4天4夜,就是因为经验不足,新旧带一起缠绕在跑车轮里。”马世龙师傅说。原来这不仅需要力气,更需要的是智慧与技巧,这是力与智慧的完美结合。“仓内的焦炭还够用多长时间?”掌控全局的赵主任担心九高炉的焦炭能否供得上。“3个小时没问题!”马世龙胸有成竹地答到。
“唰”的一声,随着新带的前进,旧带终于顺着平轮飞流直下。“现在是14点20分,大家再坚持一小时,就以可完工。”看着旧带顺利下放,赵主任终于面带微笑地向大家鼓起了劲。

    虽然只是随着他们来回走动,但持续5个多小时的站立我早已两腿发胀,饥肠辘辘。皮带架上,新带两个接口的对接正在进行,打卡,穿绳,一切进行得有条不紊。托辊检查、安装,工具归整,一切就绪,终于可以试车了。“开带!”响亮的指令声中,满是喜悦,自豪。

    时间已是15时20分,历经6小时20分,475米长的皮带终于被顺利更换。看着皮带运着焦炭飞速前进,26张满面灰尘的脸上都挂着欣慰的笑容,或许连续作战抢时间对他们来说已习以为常,或许这样的事情他们认为很平常,或许为了高炉的正常上料,他们早已忘记了饥饿。

    让我们共同为我们长钢拥有这样敢于吃苦、勇于奉献的工人骄傲吧。
  

2012-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