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 料
刘建琴
     
   
    “明天开始大修,今晚23时配料开始断料停产,在停产前,所有检修现场的积料必须清理干净,为大修创造一个干净畅通的工作环境。”3月2日晚,烧结厂四车间上夜班的值班工长崔健在布置生产任务时,同时布置了大修前的准备工作。

                                             及时清理不停留

    配料和混料工区多为皮带输送作业,这里的操作工根据停产要求,对自己的工作程序也做了相应的调整,把原来定时清料改为随时清理。他们“全副武装”地守护在各自的皮带机旁,在观察皮带运行情况、上料量、干湿变化的同时,开始了积料清理。“这样做的好处很多,既能清理干净,积料又能及时回收用于生产,同时也避免了因清除积料不及时延误停产时间。”从清理Z-1带积料的牛师傅的话语中可以听出,他是一位工作经验很丰富的老师傅。Z-1带有八十多米长,经过加水后的混合料很容易粘带,因此积料多且湿粘难清理,机头机尾最易堆料,为把积料及时清运走,牛师傅不知疲倦地数次往返其间。

    而在PD-1带的操作工李师傅,除要把积料清除干净外,还有一个任务,就是在停机时要把PD-1带的接口停在上面的合适位置。此皮带由于连续性作业和高速运转,接口处有些开裂,正好利用此次停产把隐患处理掉。

                                               困难再大也要克服

    主机与配料、混料处理的积料不同,方法也不同。这里的积料已然是烧结矿,主要集中在小格层、马耳漏斗的两端以及单辊的周围。单辊周围的积料是最好清理的,虽然多,清运点远,但凭借一把铁锹,多往返几次还是容易处理的,而其它两项就困难了。清理小格层的任新法此时已拿着一个类似耙子一样的工具,弯下身,爬到翻转的台车下方,从三米宽、近百米长的小格层上逐一扒拉大块烧结矿,围着小格层进出扒拉了近二百米一个大圈后,又用铁锤把大块在平台敲碎,然后再倒入小格漏下去。“师傅,你直接在小格层把大块敲碎不行吗?”“不行,大块非常坚硬,直接敲碎会损坏小格层的。”任师傅的回答让我明白了清理小格层积料麻烦的原因。

    在另一侧疏通马耳漏斗的张军红也费尽了周折,先是用撬棍把积料扒拉出来一些,好使撬棍插得深一些,松动了几下,又好像是遇到了什么东西,怎么也插不下去了,这时他不得不又向外扒拉出一些积料,原来是半截烧损的炉条。拿出后又继续疏通,他时而敲击时而捡拾时而松动,艰难地像啃一块硬骨头,随着动作和姿态不断变换,他终于疏通了两个马耳漏斗,接着他又把扒拉出来的积料运走。

    生产在继续,清除积料的工作也在同步进行,随着时间的悄然流失,全线清理积料的工作在停产时准时完成。

201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