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油!17号!
宇 峰
     
    行车润滑是保证机器正常运转,延长使用寿命,提高效率及保证安全的重要措施之一,凡是有轴和空动配合的部位以及摩擦的机械部分,都要定期进行润滑。

    在6号转炉同步检修期间,自2月24号开始,行车车间决定利用两天时间对17号行车的转动部位进行维护润滑。这台行车位于接受跨南侧,负责将钢水从转炉中转到连铸大包回转台。有人比喻这里就象一座桥梁,衔接着转炉到连铸的工序过渡。因此这跨的行车工作节奏格外繁忙,危险系数也相对较高,为使接受跨行车运行正常,保障生产的顺畅,定期维护润滑势在必行。

                                             暗红色的“金子”

    检修组的程建军早早就来到车顶,把润滑泵摆好位置,沿着行车大梁铺好油管线路。随后,他一边开启装有复合磺酸钙基润滑脂的塑胶桶,一边对着身旁的钳工王家玲说:“对行车来说,这可是暗红色的“金子”啊!有了它,联轴器和轴承才能如鱼得水,正常运转。”

    紧接着程建军掀开泵盖,提起塑胶袋贴住泵壁,王家玲托起袋口,开始用力地往下挤,粘稠的润滑脂顺着他的手指慢慢往下滑落。

    “这还有点,再挤挤,这东西贵的很,多挤一点是一点。”程建军不时喊道。

    17号行车此次需要润滑的地方很多,单是大车一侧就有6个车轮,而每个轮内外两侧如果正常加满,最少都需要20分钟。而大车小车合计要润滑20个轮,所以省时、省料、省工便成为这次润滑的硬指标。

                                           浅灰色的“帽檐”

    在东侧道轨的通道上,只见钳工连爱斌蹲在道轨上,摸着车轮上的注油孔,熟练地拿手钳拧下孔塞,提起油嘴紧紧地插入孔口。

    “好了,开泵试下!”他大声喊道。

    随着泵声轰轰,暗红色的润滑脂开始慢慢涌向轮内。连爱斌手扶油嘴,前后缓缓摇了摇,发现没有堵嘴后才放心地继续加油。看着润滑脂流速稳定以后,他索性一屁股坐在了通道上,两眼紧紧盯着注油孔,一动不动。

    稍作休息,程建军从车顶探出身来,喊道:“连师傅,我替你会,你去休息下。”

    “没事,这次加油不麻烦,要是转动部位没有注油孔,那还得用稀释油壶点注转动缝隙,才能保证联轴器的润滑。”连爱斌回道。
 
    “轮内侧的润滑注油要悬空作业,你可得系好安全带啊!”程建军再次叮嘱道。

    就这样他们轮换着对车轮进行润滑,一丝不苟地检查着车轮的润滑状况。随着时间推移,弥漫的氧化铁落满了他们的衣服,染得他们安全帽的帽檐也变成了浅灰色。

    一直持续到25日晚上6点,17号行车转动部位的润滑工作才得以全部结束。当程建军缓缓走下安全梯时,蓦然转身,望着头顶那飞驰的行车,心里暗暗祝福:“为了炼钢的明天,加油!17号!”



20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