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割大王”郝孝忠
贾琴
     
    在5号连铸机检修现场,一位年过五旬的老师傅手持长长的吹氧管,弯着腰,低着头,站在一流的结晶器架内,正在专注地对着二冷排气风机口的积渣进行烧割。尽管旁边有数十人正在检修,尽管机器声轰鸣,依然影响不了他的那份“享受”。他把每一次的烧割过程当做一次享受。他就是连铸车间的郝孝忠。大伙称他为“烧割大王”。

   “这里本来是班上兄弟们的责任区,他们都在忙,我也放心不下,就自己来了”。

   “毕竟干了一辈子了,熟练了,处理起来肯定比他们快。咱们不能影响整个检修的进度呀。”话语间流露出他的那份执着。

    俯下身子看看,下面是空旷的二冷室,也未见有搭架或直梯,“他的落脚点在哪里?难道······?”我浮想联翩。于是我再向他凑近些,想一探究竟。

    简直是凌空翱翔的架势。他站在喷淋管上。与整个脚底的接触面还没有脚后跟那么大,简直和玩杂技一般。我不禁打了个寒颤,替他捏了一把汗。

   “其实喷淋管焊接得很牢固,关键得掌握好平衡,不过时间长了体力就跟不上了,所以我才不放心小兄弟们干活。”郝师傅似乎看出来我的心思,笑笑说道。说话的功夫他都不肯停下手中活。

   “喂!一流正下方不要站人,以免烧伤!”他边干活边喊道。

    牢固的钢渣一片片泛红,渐渐变成了渣流,流到二冷平台。积渣小了,小了,更小了,直到最后一块渣顺利清完,他才爬上来喝了口水。

    二流、三流,他依次烧过去,直到五个流排气风机口的积渣全部清完,他才安心地放下手中的吹氧管。腰困了,脚麻了,手臂也酸了,他却笑了。

2012-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