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红的希望
宇峰
     
    2月23日,6号转炉同步检修的第三天。
 
    加料跨9号行车的东小车滑线老化开裂,需要进行更换。而此时生产还在继续,不能停车,怎样把安全和检修协调好,是摆在行车车间主跨副工长郭荷忠眼前的一件头疼事。
  
    由于要保障七号、八号转炉的正常加料,加废钢的任务只能由10号行车独立完成。每次10号行车装废钢时都要顶推着9号行车往北侧行驶,而7号行车兑铁水时又要把9号行车顶推到南侧。
  
    “更换滑线,大小也经历过很多次了,但是被来回顶推着换可是第一次,这次作业安全责任重大,可来不得有半点马虎。”郭荷忠感慨地说。
  
    “不管任务有多重,时间有多紧,9号行车被顶推时一定要扶好,不准进行任何作业。”郭荷忠再三强调着。
   
    “换滑线的时间必须把握在转炉加料的两次间隙,各司其职,开始穿线!”郭荷忠说完,拎起滑线的一端就开始往下传递。不足一米宽的走道内,满是厚厚的氧化铁,蹭在脸上、身上。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了。汗水已经沾湿了每个人的衣服。扬起的灰尘也沾满了安全帽。腰酸了靠着栏杆歇会儿,腿麻了直起身来跺跺脚。可没有人抱怨,有的只是专注地穿孔、校正、扶线,固定……
  
    刚把新滑线安装好,还未来得及拍拍身上沾满的灰尘,郭荷忠就又跑到大车东侧,开始着手准备防烧管和石棉布。“小车东侧正对着转炉口,为了预防喷溅损毁滑线,这防烧管一定要裹得紧些。”他一边大声嘱咐一边动手往滑线上缠绕防烧管。
  
    有位设备检修部的师傅风趣地说:“给你们行车换滑线就如同嫁姑娘,当然要裹上最漂亮的红衣裳了,你们可要好好爱护哦!”
  
    在狭小的走道上,栏杆每隔一段就有着一人,或站或蹲,捧着防烧管,一圈圈地紧紧裹在固定好的滑线上。人心齐,力断金,在大伙的共同努力下,所有工序很快完成。看着裹着火红“外衣”的滑线正常地前后伸缩,大家犹如看到了火红的希望!
  
  

2012-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