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立潮头展风采
──记轧钢厂一车间加热炉作业区作业长刘天平
李显飞
     
    严峻而紧迫的市场形势给企业的发展带来了不可预知的挑战,制定目标,下达任务,“对标挖潜,降本增效”的热潮不断掀起,来自一线的职工,勇立潮头,借助自己的丰富经验,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在每个岗位上想方设法降成本,群策群力增效益。且看降本增效典范刘天平的事迹。

    “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钢坯加热是轧钢生产的第一道工序,合理控制好钢坯出炉温度,为下一道轧制工序做好轧前准备,降低钢坯氧化烧损量,减少煤气利用率是轧钢加热炉区域的主要责任。内行人都知道“轧钢就是轧温度”,只有钢坯的温度控制好了,氧化烧损才能降低,轧材的成材率才能随之提高。因此,加热炉工序直接关系到轧钢厂全年降本任务的完成。

    轧钢厂一车间加热炉作业区作业长刘天平从事加热炉工作已有20多年。在公司降本增效的热潮中他当仁不让,从第一天接受任务开始,他就一直在思考:我能为公司的降本增效工作做些什么呢?20多年的工作经验告诉他,钢坯氧化烧损量、加热炉煤气的使用消耗量是个不可忽视的数据,虽然厂里也经常强调要降低这方面的损失,但一直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于是,他从这个环节入手,开始了他的降本工作。

    轧钢厂一车间加热炉分为“加热段”和“均热段”两个阶段,两个阶段接受的坯温度不一样,但以往无论是“冷坯”还是“热坯”,在“加热段”所加的温度是一样的。但“冷坯”和“热坯”的温度差在500度左右,要从“均热段”进入轧机进行轧制,钢坯的温度必须达到一定标准,这样一来,由于“冷坯”在“加热段”温度没跟上,所以钢坯在“均热段”就要对其急加温,强加温。这种操作会造成钢坯表面和内部温度不均,而且温度急剧增高造成钢坯氧化量的急剧加大,既损耗了钢坯,也浪费了大量煤气。刘天平想,如何才能在保证钢坯加热温度不超过规定工艺加热温度,满足生产需求的前提下,做到钢坯氧化烧损最低,煤气利用率最高呢?根据钢坯运送有冷有热的情况,刘天平与他手下的职工对每炉钢坯的进炉温度、出炉温度、加热时间、加气情况等一系列数据进行了详细记录,他从中发现,冷坯与热坯的加热程度应该区别对待,冷热坯加同样的温度势必产生很大的浪费。随后,他们开始尝试着调节加热炉内的炉膛温度,但效果并没有想象中那般好,煤气损耗量有所降低,但在轧制过程中的导卫消耗、电耗量却有所提高。

    “错误,有时候是成功的先导。”紧接着,他们将钢坯入炉温度,出炉温度、轧机过程中电流波动、导卫消耗、电耗、成品质量及产量等一系列的数据汇总到一起,进行比对、研究、分析,数百上千次的试验后,他们从摸索中得出了最好的解决办法:通过调节加热炉上阀门来合理控制煤气量、空气量,钢坯进入加热炉后,先经过预热后,再逐步提高加热温度,最后进入均热阶段,使钢坯的加热过程无形中增加了一道工序,采取了高温短烧的方法,满足了轧钢厂一车间低成本轧制要求,同时降低了钢坯氧化损耗与煤气使用消耗,有效地降低了生产工序能耗。

    这一举措使得一车间高炉煤气使用量从原来的550m3/T,减少到现在的350m3/T左右,钢坯氧化烧损率从往年最高的1.6%,降低到现在的1.0%左右,仅一车间高炉煤气燃料消耗,每月为公司节省开支30余万元。

    当阿姆斯特朗成为第一个踏上月球的人时,他说了一句著名的话:“对一个人来说那是一小步,对人类来说却是一大步。”现在我想借用他这句话来说:一个操作上的技改,可能对一个人或一个团队来说,仅仅是一小步,但对整个企业来说,那就是节能降耗的一大步。“个人的一小步,企业的一大步。”刘天平做到了。

2010-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