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之事,穷则变,变则通
———积极推进公司优化提效工作系列评论一
                        
关闭
 
( 《长钢》 2016年6月7日 星期二 第3079期 第一版 )
  
    《周易·系辞》里讲:“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意思是事理到了窘困穷尽的时候就应当有所变动,变动之后即可于事通达,通达之后即可行与长久。

    几千年的历史,印证了这一简单话语中所饱含的深刻的哲学意义。

    以我们熟悉的商鞅变法为例。战国时期,地处偏僻的秦国,没有能力参加当时战国六雄诸侯的盟会,被诸侯们疏远,像夷狄一样对待。秦孝公即位之初,出于对秦之衰、秦之“穷”的痛心疾首,力排众议,授权商鞅力推变法,废井田、重农桑、奖军功、实行统一度量衡、建立郡县制等一系列变法求新的策略,不仅使秦国在极短时间内发展成为战国后期最富强的国家,也为日后秦国统一六国奠定了基础。

    以我们的对标单位新兴铸管为例。80年代,它还是一家年产十万吨钢的小型企业,打打停停,十年九亏,面临困境,他们没有轻言放弃,坚持永不停歇地变革与创新,实施了四次脱胎换骨的调整——第一次,1986年—1991年,历时六年,用五年不上缴利润的政策,走上了一条“自我约束、自我发展”的道路,摆脱了生存困境;第二次,1988年—2000年,历时11年,由传统钢铁冶金进入到机械制造行业,由只能生产普通建筑钢材到能生产高端球墨铸铁管;第三次,2000年—2010年,得益于“解放思想,解放生产力”,推进减员增效,通过政策性破产,停产分流等,成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大公司、大企业集团;2011年至今,他们进行了更全面更深刻更长远的第四次调整,正在瞄着“打造具有核心竞争力的国际一流强企”的目标前行……

    长钢所处的行业是钢铁行业。经过20多年的盲目发展,钢铁业已从原来的“香饽饽”变成了现在的“人人嫌”。产能严重过剩、需求日益紧缩、环保利剑当头、资金问题频出、效益每况愈下……诸多问题叠加,预示钢铁业已经走到了“穷”困的境地——

    国家层面。伴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日益推进,国家正在通过不同手段使过剩产能加速退出。近日召开的中国国际钢铁会议,主要目的就是解决经济再平衡、钢铁新挑战、改革新举措等重要课题,旨在从战略上探讨国家如何化解钢铁行业过剩产能、深化企业改革。

    行业层面。近一段时期以来,钢铁行业复产与去产能同时上演,使得钢铁形势愈加复杂。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强调武钢要把化解过剩产能做成范例,山东、天津等地都亮出了去产能时间表。除此之外,各大钢厂纷纷亮出了“杀手锏”,找准痛点,对症施治——马钢优化人力资源;华菱集团深化改革;河钢邯钢则坚持走产业升级、产品高端路线;全国25个省份出台方案聚力降成本……对于去产能和转型升级双重压力的钢铁行业来说,面临的形势:复杂、严峻而残酷。
去年至今,尽管我们打出了一套降本“组合拳”,但几十年堆积的问题,不是一年两年就能解决的——

    从发展历史看,几次错失机遇,工艺装备落后,产品附加值低,成本控制不力,冗余人员多,遗留问题多,成为制约企业发展的羁绊。从目前的经营看,虽连续几个月完成总公司的预算任务,但距离生存下来依然还有一段漫长的距离。从环保形势看,国家整治大气污染,开展环保专项治理的要求如同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任何一次问责都使得本已脆弱的生存环境愈为艰难。从资金状况看,国家信贷政策日益收紧,融资难度越来越大,加之低效闲置资产亟待盘活,子公司经营亏损回报率低等等,这些如丝如麻的问题,和长钢的求生存交织在一起,无疑使我们面临的挑战更多,压力更大。一着不慎,极有可能满盘皆输。

    古诗云,“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绝境之处,往往是希望之处——

    长钢今日之形势之困难之挑战,是为“穷”也。但惟其穷,才更应改变。如同商鞅变法成就一个强大的秦国,如同新兴铸管的四次调整,成就一个世界级的企业一样,2016年推进的优化提效,即是我们为保生存,为提高企业劳动生产率和市场竞争力,助力“二次创业”而进行的又一次主动变革。如果,我们不想让长钢成为阳钢、临钢,成为松汀,成为后人口中的回忆和历史,我们就应该明白,长钢推进的优化提效,不是该不该,而是等不得,不是力度大不大,而是我们输不起。为了数万职工赖以生存的企业,为了红色长钢的永续,我们可以这样说,长钢今日之发展之改革之图新,是为“路”也,唯“变”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