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钢的作为
——从炼钢的经营管理看降本增效工作的效力
                        武晓庆 常翠青
关闭
 
( 《长钢》 2012年9月27日 星期四 第2556期 第一版 )
  钢铁行业内,了解工艺流程的人都知道,炼钢作为钢铁行业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其不仅要消化吸收铁前工序所带来的影响,生产出合格的钢坯,还必须为下道工序轧钢打造一个坚实的基础。

  承上还要启下,内部问题与外部问题交隔重叠……

  一位炼钢专家这样讲,仅靠自动化的设备完成炼钢整个工艺近乎天方夜谭,区别于上下道工序的其他兄弟单位来讲,炼钢的工艺在于人的因素是其最为重要的因素,也是最为活跃的因素。前些日子,总公司副总工程师、炼钢专家邱世中来炼钢调研时曾经非常肯定地赞扬炼钢厂一年多的变化“让人震撼”!日前,我公司炼钢厂月累计钢铁料消耗吨钢创新低1062.5公斤,达到了全国钢铁行业先进水平。

  尤其是今年以来,在如此恶劣的钢铁环境面前,这些朴实的钢铁工人是怎样完成这个艰巨任务的?

  精神和意志不倒,困难又何所惧!炼钢厂厂长樊建富带着“包容、责任、大局、创新”的思想领导着1600多名工人攻克了一个个难关。他说,这是所有炼钢工人应有的作为! 


                                                   先找自己的不足


  2011年,炼钢厂的艰难前行是让所有炼钢人最心酸、最难过的一段过往。

  2012年,面对2.6亿元的降本目标,炼钢工人用实际行动作答:对待工作,必须先找自己的不足!

  查找经营管理中存在的“短板”,打出“断臂、止血、输血、造血”组合拳,先后采取整章建制、专项督察、点检定修、KPI绩效考核等18项管理新举措,提高了执行力和工作效率。

  “冶炼周期长、转炉终点温度偏高、出钢口寿命偏低、成品成份命中率偏低……”针对内部存在的不足,炼钢厂采取随时“走出去”,及时“请进来”的办法,组织管理、技术、生产骨干先后赴济钢、莱钢、邯钢、石横特钢、青岛钢铁、潍坊钢铁、新兴铸管、河南济源、晋城福盛等地学习取经,广泛与兄弟单位的管理、技术、操作人员进行深入交流、沟通、切磋提产降本良策。之外,炼钢厂曾先后四次邀请首钢总公司副总工程师、炼钢专家邱世中针对降本增效“诊断把脉”、挑毛病、找不足;并多次邀请总公司二炼钢厂、首秦、京唐和迁钢以及其它行业精英来炼钢厂指导,学习借鉴兄弟单位的好思路、好做法。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以石横特钢为标杆,针对自己的不足,炼钢厂开展了生产组织、工艺技术、设备管理等共计30个厂控攻关课题和上百个小指标的攻关,实行炉炉统计、班班分析、日日通报、周周推进、旬旬总结、月月考核。

  转炉装准率是稳定转炉操作,减少炉口、烟罩结渣、提高终点命中率、稳定出钢温度等一系列工作的基础。与对标单位石横相比,年初,炼钢厂铁水装准率仅有60%左右,差距较大。差距就是潜力,不足就是动力。完善铁水车称量系统、修复入炉装废钢9号、10号行车计量传感器、规范铁水数据采集、优化数据传输与管理等一系列措施实行后,装准率增至90%以上,为推行标准化操作,提高成品成份命中率、钢水质量,稳定生产节奏、降低成本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出钢口整体套砖的平均使用寿命原来一直徘徊在120至130炉之间,远远不能适应日益加快的生产节奏。毋庸置疑,这与套砖质量有直接关系。在这种情况下,炼钢厂没有找任何客观,先分析“自身不足”,在做粘终渣、严格控制出钢温度、终点碳、降低后吹率和维护出钢口上下功夫的同时,及时与厂家技术人员研究提高套砖质量的办法,使出钢口寿命提升至160炉以上,减少了非生产辅助时间,缩短了冶炼周期,降低了成本。

  我们知道,一个水桶的容量,不取决于桶壁上最长的木板,而取决于桶壁上最短的木板。从炼钢厂自身找不足的思想观念与降本经验来看,只有“先找自身不足”,时时发现“短板”并加强学习,才能采取有效的措施来进行补救,降本工作才能扎扎实实。


                                               “炼钢时间”贯穿降本


    时针指向早晨6时,机声轰鸣的厂房里,总能看到炼钢厂党委书记、总工程师周剑波的身影。7时,副科级以上人员均会出现在各个区域查看了解生产情况……

  炼钢厂把“炼钢时间”贯穿到降本的每项决策、每个工作环节、每个岗位中去。而今,“炼钢时间”,在炼钢厂已经成为一张名片。它代表的不仅是领导干部作息时间的提前,还意味着领导干部的工作作风的转变。

  科室优质服务于基层,是炼钢厂“四个一线工作法”(领导调研在一线,措施采取在一线,问题解决在一线,经验总结在一线)的进一步延伸。领导干部每天身入一线,深入岗位,盯在岗位,心贴职工,实实在在解决问题。

    28分钟冶炼周期攻关。生产科技术人员每天24小时雷打不动地轮流盯在岗位,统计、分析影响28分钟冶炼周期的装废钢、兑铁水、供氧、取样、测温、出钢、溅渣、倒渣等纯冶炼时间,以及打炉口、补炉、洗炉底、做眼、计划检修等非冶炼时间,发现问题及时采取措施,今天的事绝不拖到明天;调度人员把“时间就是钢”深深植于脑海中,充分发挥调度、转炉、连铸等关键岗位骨干力量的作用,科学、精心组织生产,各环节分工明确,在生产组织上争分夺秒,精细化管理,控制生产事故,做好事前预防,确保“炉机匹配”,月均冶炼周期由34分钟降至30.19分钟,为生产稳顺创造了条件。

  降低非计划检修时间攻关。设备科技术人员和车间技术人员24小时盯在现场,找原因、定目标、定措施,在加强设备操作培训的同时,强化入厂设备质量验收,细化检修组织方案,加强检修过程控制,落实生产骨干对检修过程质量监督和验收……“找不到原因不下班,隐患不消除不下班,检修不合格不下班”。“三不下班”已成为他们的工作习惯。终于,非计划检修时间由月均15小时降至月均10小时,为降低成本提供了保障。

  优化工艺时间攻关。技术专业人员和岗位操作人员多次深入交流,推敲装入制度、造渣制度执行思路,跟踪氧枪试验,优化供氧制度,摸索提高出钢口寿命方法,探究安全、稳定、高效的补、护炉方式…… 工艺时间得到优化,冶炼时间得以压缩。

  为了赶在已经停产检修8个小时的5号连铸机开产之前清理完地沟里的废切头,连铸车间主任乔爱昌迅速钻进地沟,和铸机台下几位职工一起捡拾铸坯废切头。等从地沟里钻出来,他已成“花脸”。

  在炼钢厂,诸如此类的事情还有很多,领导干部作风的转变已经成为一种昂扬向上的风气,“全员降本”蔚然成风。转炉职工“跑着炼钢”、“抢钢”、“分秒必争”等景象随处可见,生产间隙自觉回收样勺、含铁物料比比皆是,连铸职工业余时间主动拣拾废坯切头、行车职工你追我赶回收渣钢、运转职工班班点滴节约药水均已司空见惯……

  滴水映日。“炼钢时间”不单纯是一个时间概念。它折射的是炼钢厂干部职工以“等不起”的紧迫感,“坐不住”的责任感,“慢不得”的使命感,真抓实干、狠抓落实、实实在在降成本的情怀。


                                                 “以变应变”创新降本

  炼钢厂工序复杂,牵一发而动全身。而降本增效是个系统工程。随着产能、成本压力的不断增大,降本空间越来越小、降本难度越来越大的矛盾和问题开始凸显。

  自我加压,大胆创新,是炼钢厂降本的根本所在。

  如何在降本中创新方法?结合对标单位指标,炼钢厂领导班子成员深入各车间调研,收集各类意见和建议200余条,明确必须以工艺降本为核心,抓住“优化炉料结构、优化合金结构、优化温度制度”三个“优化”,以变应变降成本。

  ——优化炉料结构。钢铁料消耗是降本的重量级指标。与标杆单位相比,钢铁料消耗吨钢高11公斤。如何挖出这块潜力,炼钢厂除了在进出口把关和含铁物料回收上强化管理外,主要通过提高铁水比,优化入炉料结构,即使用低价位的冷固球团、烧结矿、南非块矿、2号中铁等含铁物料替代部分价格相对高的生铁块和废钢来降低钢铁料消耗。

  “犹如厨师做菜,在主、辅料条件不断变化时,如何做到‘味美价廉’?需要花大心思研究。”炼钢厂厂长助理,生产、技术科科长燕建宏说。

  仅仅一周时间,优化炉料结构攻关降成本450万元,这个惊喜并没有让一向低调、沉稳的炼钢专家闫文毅快乐起来,“优化炉料结构降本的方向没有错,但造成的粘、烧氧枪和结烟罩等问题不容忽视。”那些日子,他和技术人员在现场一炉一炉地盯,并通过亲自操作寻找问题根源和解决办法。

  一个问题刚刚解决,另一个问题接踵而来——铁水含硅、磷高,导致炉料结构调整难上加难,而且会直接影响稳顺生产。这无疑让每一名攻关成员深感压力重重。

  周剑波、燕建宏、午亿土、崔忠林、闫文毅、苗国平、姜卓豪、白凤跃、李栋、刘文强……一群“技术精英”每天像赶集一样齐聚摇炉房,或观察每一炉加料和操作情况,或收集第一手宝贵资料,或讨论研究……摸索、总结、再摸索、再总结……当新的转炉标准化操作试行制度呈现在面前时,职工们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操作标准就像我们的航标,有了航标,铁水条件再恶劣,我们也不怕了,操作稳顺了,成本自然也降下来了。”

  ———优化合金结构。在满足钢材性能的前提下,炼钢厂不断优化合金成分,对合金的品种进行了调整,逐渐取消了低硅铁,加大了性价比高的硅锰合金与碳硅锰球的使用。那段时间,成本管理的主要负责人之一、管理科科长午亿土的心里像压了一块石头,“连睡觉都在想,怎么能把合金降下来?”

  “在保证成品成分控制在国标或企标范围内,提0.01%个碳能降0.06%个锰。”一次成本推进会上,就在大家苦思无解时,见多识广的炼钢厂党委书记、总工程师周剑波的一句话让所有人茅塞顿开。“提碳降锰”这个“新生物”从此在炼钢厂开始生根发芽。

  “碳成分提不上去,锰成分降不下来,硅成分反而增加0.01%,‘窄成分’思想一时难以接受,总担心合金成分废了。”攻关第四天,“提碳降锰”攻关没有一丁点儿效果。令攻关组成员再也坐不住了。

  “提碳降锰”具体负责人之一、技术科副科长崔忠林立即召集攻关组成员开专题会,总结分析出6条原因,制定了7条具体改进措施:重点在“提高降耗意识、提高管控水平、提高操作质量”三个“提高”上下功夫。

  “为了保证化学成分不出格和钢材性能稳定,碳‘宁低不高’的思想在操枪工心中根深蒂固,导致增碳量不足,终点碳低。”炼钢工闫忠义深感内疚,“昔日按国标或企标控制成分,思想上没有压力,现在按‘窄成分’控制,思想压力有点大,我们会尽快适应的。”春风化雨润人心。转炉车间领导一方面把四个作业班组的炉长、一助手、二助手60余人分四批分别请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敞开心扉,面对面授课。另一方面实行了提高终点双命中率、提高成分一次命中率、严格执行吹氩制度,严格按标准操作等措施,取得成效。

  “碳、锰、硅三种成分同时达标!”从“排斥”到“习惯”,合金工王建芳笑了,“作为合金工,不是仅知道加多少合金就行,必须清楚地了解每炉钢的装入量、钢水氧化性、出钢口大小、吹炼过程控制等情况,才能准确计算合金加入量,以后再也不用担心配错合金了。”

  从合金消耗偏高到吨钢下降15元,炼钢工陈建国笑了,“提碳降锰不仅是降低合金的有效方法,更是提高操作水平的重要途径”。

  ——优化温度制度。“高温钢”是万恶之源。控制好过程温降,就掌握了降本的“脉搏”。

  “现场解决过程温降问题。”厂领导带队,从废钢料场到合金料仓、加料跨铁水区、钢水接受跨钢包热修区、钢包在线烘烤区,再到连铸中包修砌区,现场察看,现场安排解决……随着各项措施的实施,冶炼过程温降得到控制。

  炼钢职工尽最大的努力,实现了效益最大化的目标。但是,打了翻身仗的炼钢人不骄不躁,在对自身降本实力不足的审视与反省的同时,立即投入到了下一轮的降本热潮中。

    无论条件如何变化,无论降本有多大难度,不变的是炼钢人“有条件要上,没条件也要上”的“钉子”精神和超越自我、先人一步、锲而不舍、不畏艰难、勇往直前的创新、务实、有作为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