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时代的前列
———访中国钢协粉末冶金协会名誉理事长、中国钢研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原中国粉末冶金协会会长、粉末冶金研究
                        陈建平
关闭
 
( 《长钢》 2011年6月20日 星期一 第2377期 第二版 )
    与李献璐老人交谈,持续不断的话语始终紧咬两个字——“学习”,自始至终强调最多的是:“一个人的一生要集科学知识、智慧、毅力于一体,对工作一腔热血、满腹热情,对生活乐观豁达,才能不落后于别人,才能紧跟时代发展的步伐……”

  追溯到上世纪四十年代,李献璐老人总是饱含深情、激动不已。那时的她正值风华正茂。据老人回忆,1945年的一个冬日,她跟随共产党地下交通员来到了她向往已久的解放区。“解放区的妇女能学文化,还能操家伙跟男人一样打日本鬼子。”以前听人们讲起这些,心里别提有多羡慕了,参加了革命,梦想自己有一天也成为一名光荣女兵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出生于中医世家的李献璐文化基础好,遇事爱动脑筋,进步很快,不久被组织选送到晋冀鲁豫边区北方大学工学院学习。1947年,随着形势发展的需要,上级指示他们这批学生提前毕业,参加太行山上一个新型军工厂的建设。他们很快来到了故县铁厂建设工地并很快成为铁厂里的技术骨干,有的参加铁厂建设,有的去炼土焦,有的去了枣臻,李献璐和几位同学则被分配到了西沟耐火材料厂。

  李献璐老人说:“在当时,她们属于铁厂里的高级知识分子,但耐火材料的制作对于她来说还是个新的课题。”老人清晰地记得,当时,在西沟耐火材料厂,宋忠恕厂长分配给她的工作是从事耐火材料的配制和烧制耐火三角锥体,给了她一个光学高温计,这是厂里唯一的一个分析仪器。她把它当宝贝一样爱护着,使用时总是小心翼翼,生怕有丝毫损坏。配料没有仪器,她们就在不断的尝试中学会了用嘴尝,靠口感辨别什么是氧化铝,什么是氧化硅等等,然后再进行配制。

  在记者与老人的交谈中,李老不止一次地强调,回想起当时的工作确实很艰苦、很累,但她们那时候从来就没觉得苦。老人说,当时在铁厂工作的工人中大部分人没有上过学,别说科学文化知识,就连大字也不识。在这种情况下,她除了完成本职工作外,还自觉地承担起了业余文化教员的任务,利用晚上时间给职工扫盲、补习文化课。因为住宿紧张,工人们都分散住在周围的村子里。那时李献璐住在东古村,每天晚上她都得步行几里路到西沟为居住在那里的工人讲课。大家的学习劲头很足,有时连学带讨论要到很晚,在回宿舍的路上还在谈学习的事。静谧的夜晚,天上悬挂着一轮皎洁的明月,地下洒满了银辉,远处是连绵不尽的山脉,微风带着泥土的芳香,一群活泼的年轻人在路上谈笑归来。这幅情景永远定格在了李献璐的记忆深处。她也有单独走夜路的时候,有时也不免心里害怕,于是就放开嗓门唱起她最爱唱的那首歌来:“用自己的煤,开自己的矿,用自己的钢铁,打自己的刀枪……”唱起来就什么都忘了。 

  用现在的话来说,李献璐老人在那个年代还真是一个综合素质高的女青年。不但具有较高的科学文化知识,而且还是个文艺骨干。那个年代的人们文化生活很单调。铁厂里女同志也很少,工作之余,李献璐还组织大家进行歌咏比赛。“五一”节到了,她带头唱起了“五一国际劳动节”歌和“五四青年节”歌。一高炉投产后,厂里召开庆祝大会。晚上,在高炉东边临时搭建的舞台上点起了大汽灯,演出文艺节目,附近村里的老百姓闻讯也来观看表演。李献璐和几位同学排练了《小二黑结婚》,她自己演小芹,同学宋尔谦则男扮女装,演三仙姑。他们逼真的表演,逗得台上台下哄堂大笑。

  回忆起在故县铁厂的那段生活,李献璐老人记忆犹新。她无比激动地说:“故县铁厂是我的母校,我一生从事冶金事业,是从这座‘功勋炉’开始的。”  

  在谈到长钢的红色历史时,李献璐老人显得非常兴奋与自豪,她说,故县铁厂是中国共产党亲手建设的第一个正式的厂,有着非常深厚的红色历史,在红色历史和红色精神方面,她希望长钢能继续传承与发扬光大。随后,在谈到长钢今后的发展前景时,李献璐老人说,长钢能走到今天非常不容易,几十年的变化也非常的大。和首钢联合重组是一件大好事,首钢有着近百年的历史,具有较高的技术水平和管理水平。希望长钢能把握机遇,紧跟时代发展的步伐,与首钢总公司做到优势互补,做出长钢自己的精品,走出长钢可持续发展的特色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