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坚不畏难
——记烧结厂技术科科长、共产党员范雄伟
                        温林森
关闭
 
( 《长钢》 2011年4月11日 星期一 第2357期 第三版 )
    编者按:为迎接建党九十周年,深情回顾党的光辉历史,热情讴歌党的丰功伟绩,激励广大党员和职工群众坚定理想信念,激发历史责任感、举党旗、铸党魂。公司党委组织部和党委宣传部特联合举办“党旗飘飘”征文活动,以宣传新时期公司各基层党组织、优秀共产党员等先进事迹,进一步增强各级党组织的凝聚力和战斗力,深入开展“创先争优”活动,推动“红色长钢”建设。经过群众推荐、严密甄选,我们优选了一批在工作中表现突出,在群众中率先垂范的优秀共产党员,对他们的光荣事迹进行宣传报道。本期开始,本报将连续刊登“党旗飘飘”征文,以期得到大家的支持。


    当别人去打球、练剑、登山,尽情地享受着现代生活的美好时,他满脑子放不下的却是一个接一个的攻关难题。他心中有多苦有多累,很少给别人讲。如果说爱好,他说他仅有的一点儿爱好就是读书。

    这就是范雄伟,一个视工作如生命,把企业的困难当作他自己的困难,将烧结厂集体的追求,作为他自己追求的共产党员。

    2010年,范雄伟团结带领全科人马,迎难而上,以变应变,为公司大幅度降低原料成本做出了积极的努力。

                          

                            “创先争优,对我们技术人员来讲,这是最起码的要求!”

    市场频频施压,经营生产举步维艰。严管理、堵漏洞,降成本,提效益,从2009年以来,这已经成为长钢提高综合竞争力,应对市场挑战的主旋律。特别是2010年,作为首钢长钢公司成立正式运行的第一年,全面预算管理推行,公司诸多工作与总公司全面对接。企业对标挖潜,降本增效工作通过二维管理不断向纵深方向开展。年初,公司铁前降成本工作部这个软组织下,又设立了烧结、球团原料结构优化项目组。将烧结、球团原料结构优化,降低原料成本列为主要工作内容。在这个项目组,作为烧结厂技术科科长,范雄伟自然要担当重任。

    新形势、新任务、新挑战。这个毕业于太原冶校钢铁冶金专业的烧结工程师,迎来了他工作20多年来最严峻的考验。

    有人说,范雄伟这个技术科科长不好当。因为工作压力太大了。一方面,公司的指标硬,烧结厂领导的话更硬,“炼铁的需求就是烧结的追求,谁让烧结不好看,烧结就让他不好看。”而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工艺技术始终服务于生产,烧结生产顺不顺,高炉稳不稳,技术科责任重大。

    对于范雄伟来说,他心知肚明,今年最大的考验就在一个“变”字上。这一年,公司打破了常规,不再一味地追求“精料”,而是注重性价比,原料供应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一时间,秘鲁精矿、吉布森矿、麦克矿、罗泊河矿、伊朗矿、新澳特矿、菲律宾矿等长钢历史上从未用过的矿粉相继批量进厂。而长钢还没有烧结、球团试验室。所有的试验都必须在生产现场进行。对与炼铁厂“口对口”生产的烧结厂来说,风险可想而知。稍一不慎,就会造成炼铁断供问题。

    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但,范雄伟面对的不是有米没米的问题,而是怎样用烧结的炊具做成让炼铁高炉想吃而又能吃下的饭的问题。

    畏难情绪,在许多烧结人的心里充塞着。而范雄伟,对技术科人说的话是,“再大的困难也得上。创先争优,是我们技术人员的最起码的要求,我们一定要攻坚克难不辱使命。”

    
         “看着职工们那种干劲儿,有的人手上都磨出了血,心里真不是滋味,我感到了一个技术人员的责任。”

    范雄伟在《2010年烧结厂技术科工作总结》中写道:“2010年烧结主铁料前后投入达17种,其中进口粉矿12种,进口精矿1种,国产精矿4种。其中使用周期最长的是秘鲁矿和吉布森矿,品种最杂的是澳矿,多数铁料质量指标历年少见。”在范雄伟的年度述职报告中写道:“随着与首钢总公司的逐步接轨,原料供应状况明显改善,但由于受国际大环境的影响,原料供应品种繁杂,质量呈总体下滑趋势,至11月份,烧结变料或临时调整共计37次,比上年增加13次,平均每月变料在3次以上。”

    变是绝对的,不变是相对的。范雄伟说,在频繁的变料情况之下,最苦最累的是岗位操作人员,一旦条件不顺,劳动强度就增强数倍。其实,对于许多与范雄伟知根知底的人说,范雄伟是真吃苦,真受罪。他搞技术真不容易。

    回想2010年,最让烧结人难忘的事情就是烧结机炉篦糊堵问题。2010年2月份,在配用秘鲁精矿后,因其钾、钠等碱金属含量高,一方面造成混合料透气性的恶化,另一方面带来了炉篦腐蚀、糊堵现象严重制约了烧结生产。为了消化掉秘鲁矿,为了给公司节省成本,范雄伟除了研究琢磨字面上的东西,更多时间是泡现场,一泡就是好半天,甚至在深夜也离不开。想起那段日子,范雄伟说,“职工们真是太辛苦了,每个班都要用撬棍、风镐等工具费劲地处理,有的人手上都磨出了血,我心里真不是滋味。我感到了一个技术人员的责任。”

    为了解决炉篦糊堵问题,范雄伟几乎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连续几十天很难睡一个安稳觉。他跑上跑下,里里外外,积极与公司技术部门沟通,指导、配合车间先后采取了降低配比、定期清理更换台车、除尘灰外排等措施,把新矿种对生产的不利影响降到了最低,最大程底地减轻了岗位职工的劳动强度,确保了烧结的生产,满足了高炉的需求。

    2010年,范雄伟在烧结厂领导的大力支持下,在公司技术部门及首钢总公司服务团指导下,团结带领全科人员在相继完成多种新品种矿的生产配用后,还突破性地进行了大比例配加劣质高烧损矿种生产实践,使烧结原料结构成本大幅降低。通过优化原料结构,全年共计降低烧结成本1000余万元,为公司铁前系统总体成本降低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此外,烧结厂多项主要经济指标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特别是固体燃料消耗和高炉槽下返矿率降低幅度达到了10%以上,取得了骄人的成绩。


               “没有最好只有更好。企业大发展,技术要大提高。我们要对标不止找差不止攻关不止。”

    戴着一副眼镜的范雄伟,言谈举止之间,透出的是一个科技工作者的谦逊与严谨。他不善谈生活,他最大的兴趣在工作上。一提工作,便话如流水,顺势而来。

    他说首钢总公司技术服务团给长钢帮助真大,给他本人帮助也很大。他说,技术必须交流,多交流多学习,长进才快,才能更好地适应企业转型发展的需要。他说,“搞技术没有最好只有更好。企业大发展,技术要先行,要大提高,我们要对标不止、找差不止、攻关不止。永远得往前跑。”

    人才是企业发展的基石,技术是企业发展的开路先锋。长钢要实现“三步走”发展战略,打造世界一流的精品长材生产制造基地,作为一科之长,作为一个科技带头人,范雄伟深深感到自己身上的责任和使命。

    进入2011年,范雄伟和全科人员心贴心交流,共同制定了技术科的工作计划。

    范雄伟说,今年,我们工作要有创新,要有突破,要更好地服从和服务于生产大局。在工艺技术管理上,建立工艺技术点检标准,推行三级工艺技术检查体系,实行工艺检查闭环管理,强化工艺纪律管理。在工艺技术进步上,要完成预配料皮带机全封闭改造,点火温度自动控制系统改造,对石灰消配系统进行研究攻关。在工艺技术人才培养上,要建立科学的技术岗位人员甄选、聘任、淘汰机制,加快技术人才培养,进一步充实技术人才队伍……

    人间四月,春暖花开。新的一年,新的征程,范雄伟和他的全科人员一起,用心血和智慧又开始抒写崭新而又光采的一页,展现一个共产党员的钢铁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