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军来改造
                          
关闭
     
    在轧钢厂棒材车间电气作业区,有这样一句时髦用语:“曹军来改造”。曹军是谁?为啥让他来改造?大家可能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没关系,各位,关于曹军的故事,且让我来说与你听。

    2016年2月,临近春节,到处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可曹军的心情并没有因为传统佳节的到来而有丝毫的放松,相反,棒材生产线轧机的空载运行时间,让他的眉头时刻紧锁着。

    由于公司产能结构调整,轧钢厂棒材车间承接了一车间的部分生产规格,让原本习惯于轧制小规格产品的棒材生产线有些“不太适应”:规格越大,轧件越短,两根轧件之间的间隙也就越大,就导致轧机多出来了空负荷运转,既拖延了生产节奏,又白白浪费了能源。

    曹军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一有空便盯守在出炉辊道旁。1000摄氏度的高温炙烤着他坚毅的脸庞,这在旁人根本受不了的,可他竟浑然不觉,就这样一次次深入思考、一次次地发起了呆。皇天不负苦心之人,轧件的过长间隙终于被他找出了“破绽”,原来加热炉出钢是靠1#轧机前热检的断光信号来给出下一根坯的出钢指令。只需调整信号源,就可以减少轧机的空转时间。

     可改造之路岂会是康庄大道,寻找新的信号源,怎可能像想象中那么简单:整个轧线那么长,从装钢到平移加热,再到出钢,该以哪个动作做为信号源合适?轧制工艺复杂,一个小小的震动都有可能导致信号不稳,该如何寻找最准确可靠的信号点?唯一的办法,就是不断尝试。整整一个多星期,曹军反复进行着推敲、尝试,再推敲、再尝试。从轧机的咬钢电流作为信号源,到以入炉高温计作为信号源,曹军的心里每天随着尝试的过程起伏着,在提议-尝试-否决-再提议-再尝试中反复地煎熬着。师傅们说:瞧把你能的,咱又不是搞工艺的,想要找到合适的信号源,哪有那么容易;妻子说,别人都在清扫卫生、置办年货,只有你一天到晚不回家;孩子问,爸爸,为什么你不回家来看看我?

     曹军无言以对。他无法给出一个满意的答案。谁不想欢欢喜喜与家人一起过个团圆年,但他更知道,生产紧任务重,解决不了信号源的问题,就对不起岗位,就是自己的失职!

     一次次观察、揣摩;一次次总结、分析,经过先后6次的反复尝试,曹军终于找到了准确的信号源:采用步进梁到位信号触发出钢动作。经过实验后,出钢节奏快了,轧机空转时间减少了,小时产量提高了,按月产量10万吨计算,每月可节约15.2万元,曹军脸上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今年以来,曹军几乎把全部精力用在了生产问题的跟踪和解决上,改造的脚步永不停歇。

    工艺异常、发生跑钢,飞落下来的红钢搭在冷床电机附近,容易把冷床电机空气滤网烤坏甚至引燃,失去空气净化作用,带有粉尘的空气进入电机内部,对电机的绝缘和润滑产生破坏作用,严重影响电机的使用寿命。怎么办?曹军来改造!他将动力厂空压机的旧滤芯进行吹扫,自己再制作一个简单的支架,安装在冷床电机上试用,哎哟!效果相当不错!

    精整区的整流装置负载率只有40%,而穿水辊道的整流装置负载率更是只有20%,负载率低,设备效能不能发挥。白白耗电。怎么办?曹军来改造。

    他对精整区的整流装置参数进行分析,又对现场线路改造,重新匹配整流装置,将穿水辊道的负荷嫁接在精整整流装置上,使精整整流装置的负载率提高到了55%,年可节约电耗33万元;停用的穿水辊道整流装置和逆变单元为在线设备又提供了充足的备件资源,节约采购费用近40万。

    一个又一个难题的解决,一次又一次成功的实践,让曹军名气大增。

    如今,曹军成了棒材车间的当红炸子鸡,“曹军来改造”五个字火遍了电气作业区。

    但这五个字的背后,却蕴含了太多的不易。无数遍的改造伴随着无数遍的失败,无数遍的失败又伴随着无数遍的从头再来。

    我问曹军,一次次失败,你痛苦过吗?他说,痛苦,但有问题不去解决、不能解决更痛苦!

    是啊,创新的路上,必然要经受痛苦,哪怕是一次次跌倒,也要一次次再爬起来,因为发现问题不解决问题更痛苦。

    曹军来改造,改造的不仅是机器设备,改造的还是他的信念、我们的信念。他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们,在企业求生存的严峻形势下,怎样去做一个敢创新、有作为的真正长钢人!

2016-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