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金”藏智慧
                          
关闭
     
    “凿开混沌得乌金,藏蓄阳和意最深。” 明朝的于谦以蕴藏无尽之热力,心藏情义最深沉来形容煤,赋予了煤最高的品格。

    陈秀江,从喷煤开产至今,在喷煤的岗位上工作了十四年,当高炉喷吹煤粉技术以其独有的优势成为炼铁高炉工艺中提效降耗的首选时,陈秀江便一头扎进了这片煤的海洋。煤比就是成本,煤比就是竞争力。面对这个从未接触过的新工艺,陈秀江上网查资料,下网拿书本,从煤的产地、性能到磨煤、喷吹等系统,他都一一用心揣摩。爱琢磨肯钻研的他,总是一边量尺寸,一边画图纸,在现场一呆就是好几个小时,一熬就是好几个通宵,解决了生产中一个又一个的难题。由他参与的高压系统改造、混合器改造、废气管道改造等工艺技术的改造多达40多项,为高炉均衡喷煤、稳定喷煤奠定了设备基础。

    他满腔热情地把青春和汗水撒在了喷煤的“乌金”上,喷煤区域也因他而熠熠生辉。

    煤气中水份偏高,水份随煤气进入磨机,延长了原煤烘烤时间,严重影响了磨煤产量。怎么办?

    陈秀江的改造功夫开始启动。他现场观察,反复琢磨,一次又一次的做试验,从失败中找方法。能不能像暖气管放水一样,减少煤气水份呢?于是,他大胆设计,在煤气管道最低的地方增设一个煤气脱水器,通过脱水器放水,煤气中的水份被提前截流,进入烟气炉中的煤气水份由原来的0.2g/m3降到0.1g/m3,烘烤时间也相应的缩短。
这一改,可让陈秀江尝到了甜头,他改造的劲头越来越足,改造之路也越走越宽。

    磨机单侧进风,烟气入口处温度常常偏高,怎么改?磨机圆周温差大,烘干煤粉效果差,又怎么改?

    一系列的难题摆在了他的面前,在观察了现场作业环境后,带领小组职工又一次地扑进了烟尘、煤粉中,测量尺寸、计算数据、描绘图纸,制作模型,终于找到了解决方案:在原DN600mm进风管道上焊接两根DN466 mm进风环管,使热风烟气由原来的单侧进风改为三个方向均匀进风。安装热风环管后,磨机圆周温差由原来的±50℃直线下降到±10℃。

    一次次的改造成功,一次次成功背后的艰辛,都在触碰着陈秀江的心……2016年,是长钢爬坡过坎的关键年。2016年,是陈秀江快马加鞭的降本年。把工作做到极致,把设备运行到极致,他提出的“避峰填谷”节电法,为炼铁厂日节约电费700元,他研究的“降低煤粉水份”课题,三个月节约成本65698元。为炼铁厂的降本增效工作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为了心爱的喷煤事业,陈秀江同样也失去很多很多,他顾不上管家,顾不上管孩子。女儿的生日他忘记了,和妻子的结婚纪念日他也忘记了,在妻儿的眼里,他根本算不上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自己的老父亲脑出血,不能自理,经常是妻子照顾了孩子又来照顾老人,当问到妻子:“你委屈吗,你报怨吗”妻子眼角分明含着泪硬是忍着没有流出来,哽咽地说“他忙,我已经习惯了,我尽力料理好家里的事,让他安心上班”。面对妻子的话语,堂堂的七尺男儿落泪了,可是他却无言以对,他把所有的心思和精力,都献给了喷煤事业。  

    艰难困苦,玉汝终成。

    他曾获得 “公司先进”、“炼铁厂劳模”、 “优秀班组长”“ 优秀共产党员” 等荣誉称号。他研究的课题《提高磨机台时产时》被评为国家级QC技术成果优秀奖。他带领的班组荣获“国家优秀质量信得过班组”荣誉称号。
爝火燃回春浩浩,洪炉照破夜沉沉。

    陈秀江,就是这样一块乌金,把热情和智慧燃烧在喷煤区域的每一个角落。

    他,就是那永远不会熄灭的熊熊烈火,为长钢打赢求生存硬仗源源不断地输送着正能量。

2016-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