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兵
——记质量监督站退伍转业军人赵清亮
                          宋太生 苏煜
关闭
     
    在建军节前,笔者又遇到了我的老伙计——质量监督站煤焦工段退伍转业老兵赵清亮。他为人忠厚,谈笑风生,走起路来不乏带有军人的气质。觉得真应该写一写这位转业到我公司十几年如一日的“兵哥哥”。

    赵清亮今年48岁,祖籍长治市壶关人。父母是土生土长在太行山大峡谷南端大山里的农民。他1980年入伍,被分配在北京装甲兵某部当了一名装甲兵。由于他从小耳濡目染了山里人那种淳朴,粗旷而又坚忍不拔的性格。在部队摸爬滚打,刻苦训练中,深受部队首长的好评,因为他干一行,爱一行,特别爱学习。入伍第二年,部队领导就让他报考了吉林省装甲技术学校,被军校录取后,他在校期间,勤奋学习,刻苦训练,无论是急行军,个人打靶,还是理论学习,门门优秀,由于他出色的表现,在校期间,还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两年军校的艰苦磨练,他以优异的成绩拿到了毕业证书,并以士官军衔批准分配到了吉林省装甲兵某部任教官。尔后,部队领导又批准他成了一名“志愿兵”。在部队一干又是十几年,直到1999年,他才被转业到我公司。他来到长钢时已有三十多岁,也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当时公司领导曾问他有什么要求,他不加思索地说:“什么要求也没有,我是一名共产党员,你们就把我还当成一个兵吧!干什么都行!”于是,他被分配到仓储公司成了一名普通的原料工人。

    从当兵到当工人发生了质的转变,以前是和枪杆子打交道,现在变成了和大锹,铁桶打交道,一时间他觉得有些不习惯,但时间不长,他便很快进入了“角色”。角色转变后他觉得工作节奏没有在部队那样紧张了,单位纪律也没有部队那样严格了,然而,赵清亮同志仍然一如既往地按共产党员加军人的要求来严格要求自己。原料工段每班要采几十家的原燃料大样,每家有两到三桶,对每一桶采来的精矿和燃料,合金等,赵清亮都一丝不苟地进行破碎,混匀,缩分。每班下来,光精矿就有十几家,几十桶,每一家都得把干的、湿的、粗的、细的充分混匀。特别是冬季,若矿粉水分大,就冻成了坚如磐石的冻块。他只能用大锤这样的原始工具,靠人力一锤一锤将其打碎,然后才能进行混匀,缩分,这时他都会大汗淋漓。

    2010年,他被划归到质量监督站工作,这时他在职工中已属于老同志了,有的人给他出主意,让他去找领导,调换一个清闲一点的工作。然而,憨厚的赵清亮并没有去找领导,而是主动到料场采样去了,这里比制样更辛苦,早上6点之前必须到岗,晚上12点下不了班。他穿着长筒雨鞋,在来往不断的车上打点取样,遇上水大的车辆,让他陷在泥泞的矿粉中,难以自拔,他每采一个样,都要付出辛勤的汗水。就这样,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一直到今天。

    艰苦的环境,能成就一个勤劳者的一生。赵清亮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靠艰苦朴素的工作作风,谱写了一名共产党人和一名军人伟大的人生赞歌。

2011-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