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火照亮我的人生
                          黄河岸
关闭
     
    屈指回头走进长钢这片热土已经31年了。细细回顾31年自己走过的路和长钢的发展变迁心情激荡感慨万端,每走一步都是组织的呵护和哺育,每一个变化都有我们的汗水浇灌。因此每次走上工作岗位,我总心怀感恩;每次走上炉台,我总回头留恋。31年沐浴着党的阳光不断成长,我从幼稚走向成熟,炼钢的炉火照亮了我的人生。

    1981年底我走出大学的校门被分配到长钢。那时是改革开放的初期,长钢急需大学生,我们一个班就来了八、九个人,虽然离家较远,但有同学们的陪伴,自然就没有寂寞可言。也许那个时代的我们欲望很少,在接待人员和有关领导的动员之后,我们就立即奔赴到见习的工作岗位,愉愉快快就穿上工装大头皮鞋走上了火热的炉台。有趣的是,第一天初次穿上工装我与一个同学还花了几元钱,在长钢街上唯一的照相馆留了一张合影。如今闲暇的时候看看那张很有纪念意义的黑白照片,我的眼眶总是不由得热热的。

    那时炼钢厂的转炉还是6吨,由于从底吹转到顶吹不久,工人的操作水平较低,尤其炉前连测温设备都没安装,钢水温度全凭经验判断,自然回炉事故就会经常发生。初出茅庐不畏虎,我们几个毛头小伙不断向厂领导建议,最终炉前安装了测温设备,随后低温的事故就逐渐减少了。由于此事的成功工人师傅对我们才逐渐转变观念另眼相看,随着在各个岗位的学习锻炼,我们与工人师傅打成一片,我们实践经验也不断丰富。随着见习期的结束,有的同学调进了科室或车间,而我被调进了生产科成为一名调度员。指挥组织生产,熟悉技术工艺,几年的调度生涯,使我对炼钢的生产有了全盘的深入了解。调度锻炼了我,更提升了我,使我从一名共青团员成为一名共产党员。

    时光流逝,时代发展,改革开放不断深入,计划经济也在向市场经济过度。在市场和成本的压力下,公司终于在1992年决定在炼钢厂上马连铸工艺。由于在学校学习的是炼钢专业,我总认为干调度是改行,于是我主动向厂领导请缨自己去搞连铸工艺。厂领导批准我的请求,在1993年我走进了连铸筹备组,向筹备人员主讲了连铸工艺,并先后与其他同志带领我厂连铸车间的人员在莱芜钢厂和安阳钢厂学习了连铸操作技术。学习归来,1994年10月我厂连铸一、二号机一次试车成功,终于结束了我们长钢没有连铸的尴尬局面。

    随后我被调进技术科担任科长,带领炼钢厂的科技人员刻苦攻关,转炉扩容改造创造了全国最快的速度;甩掉了模铸实现了全连铸,实现了我们炼钢工艺质的飞跃。走进新的世纪,我们公司又建设了新区,转炉发展到80吨,连铸机新增了异型坯,全年钢产量突破了300万吨;我也担任了炼钢厂的总工,不断和工程技术人员为炼钢工艺进步完善攻坚克难,开发出一个个新品种,先后获得市级技术进步奖六项,为炼钢的发展进步做出了自己力所能及的贡献。

    虽然由于工作需要我现在改行了,但回头望望来路,看看火光舞动的炉前,想想自己入党时的誓言,我总心潮起伏夜不能寐。从一个农民的儿子到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并且还晋升了高级技术职称,每走一步,都是被炉火照亮的;每取得一点成绩都是党组织培养的结果。 
 

2011-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