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子之心
——记首钢长钢公司劳动模范、共产党员李建强
                          常翠青
关闭
     
    听说过他的人,都觉得他是干将;熟悉他的人,都唤他叫“工作狂”。

    他,是当时最年轻的炼钢工,5年内月综合指标夺得32个第一,创下3500炉无质量废的历史新记录。他,是任时最长的带班长,8年中连续6年夺得“年综合指标第一”的桂冠,连续两年获得“公司劳动模范”荣誉称号。他是职工们公认的“标杆”——指标最优,办法最多,工作最细。

    他,叫李建强。

                                              “拿指标说话!” 
 
    不善言谈、生性好强的李建强,还是炉前工时,测温、取样、配合金、开渣车、吹氮……份内的、份外的,什么活他都抢着干。久而久之,他的第一位师傅闫根秀看着这个既勤快又机灵的小徒弟总会忍不住褒奖他,“来,学学吹钢!”说着,一把将他摁到椅子上,指着熊熊燃烧的炉火,津津有味地讲着如何根据火焰判断温度、炉渣情况等炼钢常识。他紧握着发烫的手柄,起枪,落枪……霎时,感动、感激、感慨的血液在胸中沸腾,“我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
果不其然,短短5年,一贯的责任心和使命感让李建强很快脱颖而出。1997年,只有25岁的他成为当时最年轻的炼钢工;同时也成为“众矢之的”,“一个小毛孩能炼好钢”? 

    “拿指标说话!”。寥寥5字,透着一名共产党员永不服输的个性。

    “转炉是炼钢的生命”。在“产量效益型”生产组织时期,一向谨慎从事的李建强从不单纯、片面地追求某一项指标,护炉衬、赶产量、提质量、降消耗、保安全,样样工作他都同等重视,力求稳扎稳打。一次,2号炉氧枪稍有漏水,调度人员征求意见。他直言不讳,“宁少吹三炉钢,也不冒一次险。”遇上炉况不好、出钢口偏大等一切可能影响生产和质量的情况,他总是提前与调度商量安排生产间隙及时补炉、做出钢眼,把吹钢和护炉处理得井井有条。

    5年内,在“龙虎榜”竞赛中,他所在班组月综合指标夺得32个第一,并创下3500炉无质量废的历史新记录,被誉为“质量先锋班组”。

    和李建在炉台上摸爬滚打十多年之久的张爱明说:“李建强是个事事爱较真的人,跟他在一起干活,有收获,更有劲头!”


                                         “我是党员,关键时刻怎能坐得住?”

    2003年升任带班长后,每次走进摇炉房,李建强最爱听到两个字:“正常”。但“正常”背后,凝结着他们的心血和汗水,展露出他非凡的沟通、协调、组织能力。

    身教胜于言教。从加废钢、兑铁、吹炼、测温、取样到倒炉出钢……每一个环节他都盯得紧紧的。冶炼每一炉钢,铁水条件、废钢种类、三座转炉、四台连铸机生产节奏和炉机匹配等状况,像一个个文件储存在李建强的大脑里。如何调整铁水、废钢比、如何科学配比渣料、如何控制生产节奏、哪个炉需要什么时候维护、什么时候做出钢眼……他都胸有成竹。炉前、炉后、炉坑、铸机旁,哪里有事儿,哪里就有他的身影。而且总是重活干得最多、累活抢在最先、险活冲在最前。人们劝他,何必自讨苦吃?而他却留下一句滚烫的话:“我是党员,关键时刻怎能坐得住?”

    转炉炉帽掉砖,需要两个人站在废钢斗上被行车吊到火苗四窜的炉口部位进行修补。每次李建强总是嘴里紧咬一块毛巾,第一个跳上废钢斗。炉口上千度的高温炙烤着他的全身,头发、工作衣在“哧哧”作响。皮肤像针扎一样痛。坚持,忍耐,再坚持,再忍耐……年复一年,日复一日。蓦然回首,这样的日子已持续了20年。20年,他养成了一年四季不脱秋衣秋裤的习惯。越到盛夏酷暑,越得穿,他说,出汗太多了,秋衣秋裤吸汗,补炉帽时也不至于被烤得两腿像触电一样抖得难以忍受。提起这些,他坦然自若,“我不带头,怎能让职工心服口服!”

    有一次8点班,7号炉刚装上废钢和铁水,炉坑渣车突然掉道。由于新区渣车吨位大,在旧区10分钟左右不停炉不停机解决的问题,在新区却需要停炉停机一个半小时左右才能解决。李建强觉得这时间浪费得可惜。他积极与调度协调,安排一拨人准备吊挂工具、吊渣车,另一拨人出钢、溅渣,再次溅渣、稠化渣;同时安排6号、8号转炉加快吹炼节奏。在最短的时间内,利用生产间隙在线处理渣车掉道得以顺利实现。当班吹炼合格钢水37炉,超计划3炉。领导对李建强的组织协调能力给予高度赞扬,他却说:“炼钢是一个战斗团队。离开团队的力量,个人将一事无成。如果不是‘你给我创造条件,我给你创造条件’,什么事都办不成。”

    今年1至3月份,他所带的乙班连续三个月取得综合指标第一的好成绩。领导评价说,他身上焕发出来的责任感,辐射到了转炉好多年轻的职工身上,是个好榜样!他平静地笑笑,坚信自己是最基层的一名普通职工,做人的本分就是把每个细节干得漂亮,对得起大家的信任。
 

                                               “心中只装着炉子。”

    李建强胸前时常别着一枚“共产党员”红色标牌。他说,他对得起这个称号,唯独对不起家人。

    “人家上夜班的回家睡觉,建强上八点班回来也是倒头就睡。家里的活他什么都不干。”妻子的埋怨中带着疼爱,“回到家,建强不是说跟工作有关的事,就是一句话不说。他心中只装着炉子。炉子顺了,他就有笑脸了。”

    李建强心中有歉意,但嘴上不说,时刻找机会弥补。一次出门,他跑到专门卖女鞋的店,想给妻子买双鞋。变戏法似地拿出一张纸,是在家时候比着妻子的脚画好,剪好带在身上,在场的人既惊讶又感动。

    在妻子眼里,“这个人头脑简单,除了工作,其他都不想。”其实,她懂他。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比她更懂得他了。他为什么一生选择了这样一条人生道路?因为他有一颗爱党、爱岗位、爱炼钢的赤子之心。

2011-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