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匠的后代——崔福喜
                          李秋风
关闭
     
    崔福喜,1929年5月29日出生于河南省林县马家山村,祖传三代是铁匠。

    1946年8月,崔福喜参加革命时,在太岳分区屯留修械所是钳工学徒工。当时修械所的工作主要是修理和制作六五步枪。做枪分有几步,即破槽、做栓、钻枪筒、做子弹匣、锉零件,最后是成枪组装,原料主要是铁路道轨。一天能制作2支枪,主要用于武装当地民兵队伍。修械所当时实行的是计件工资,一支枪卖5担小米。破一个槽3斗米,做1个栓4斗米,钻个枪筒1斗2升米,子弹匣8升米,一副零件7升米,成枪组装5斗米,剩余部分便是管理及后勤服务人员的供给:1斤4两小米,15分的菜经(相当于现在职工食堂里的菜票)。

    门里出身自会三分。1948年8月来长钢时,崔福喜报名当了铁工,分配到了兵工一大厂三四二厂八分厂(枣臻炼焦厂)。当时焦炉刚开始挖地基、打土方,机修工部的铆、铁工主要是用道轨制作副产部用的传动轴(大的约五、六米长,叫天轴;小的1米或不足1米,叫地轴)、螺丝、道钉。

    1949年,兵工一大厂从敌占区六河沟运回两个被炸毁的小火车头,他们承担了火车头各部件的制作、组装任务和迫击炮炮座的焊接任务。当时没有焊条氧焊,他们就把6号铅丝剁短,自己再配制助燃料做成表皮,然后烤干当焊条用。小火车头运回来后,零部件短缺太多。做炮座时,铁工把道轨破开后,再用二分厂的碾片机碾出薄板,铁工再照着小样冷剁下来,然后由焊工焊成炮座。小火车主要承担从兵工八分厂到兵工七分厂的焦炭运输任务;迫击炮用于抗美援朝战争。

    1952年底,七分厂和八分厂合并归地方后(山西省工业厅),炼焦厂只留下了生产人员,其余的建设队伍和技术人员大多调回故县铁厂。1953年,崔福喜随这些人来到故县铁厂。

    1953年,从炼焦车间拆了一个吸收塔,用来为1号高炉制作热风包。当时制作热风包全靠手工铆接,将两块钢板对准后用铆钉连接。当时他的铁工技术非常熟练,左右两手轮着铆,最快时,一天能铆3米至4米的接缝。1号高炉安上热风包后,冶炼生产工艺得到改善,开始生产出了灰口铁。灰口铁可以铸件、炼钢、制作机床,较白生铁(只能用于做手榴弹、炮弹)的用途更加广泛,性能也大有提高。

    1954年,1.5吨转炉筹建,崔福喜又去了炼钢试验组,主要担负炼钢建设备品备件的制作任务,如螺栓、螺丝、叉、耙等。

    半年后,崔福喜被派送到山西工农速成中学学习,1958年毕业后又回到长钢,同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崔福喜走上了干部岗位。

    崔福喜任小型轧钢车间负责人时,积极投身于新产品的开发。1964年,他带领2名轧钢工、2名精整工、1名检验工和2名技术人员前往上海新沪钢厂、上钢八厂学习螺纹钢和角钢的轧制方法。回来后,他和技术人员在一线共同与生产操作工人进行新产品试轧,16毫米至22毫米的螺纹钢一次轧制成功。不久,在上钢八厂给予技术援助后,角钢也轧制成功。

    从1958年10月至1992年离休,崔福喜先后担任过安全科安全干事、运输办公室总调、机关总支干事、小型轧钢车间工会主席兼总支干事、革委会副主任、机关政工组副组长、中型轧钢车间革委会主任兼核心组组长、基建指挥部副书记和书记、生活口总支负责人、生活处处长、劳动服务公司经理等职。崔福喜在后期任职中多有波折,但他豁达乐观,能以平常心处之。

    现年79岁的崔福喜身体硬朗,精神也不错,看看书、读读报,经常参加社区和公司举办的各种活动,2006年还被评为公司的健康老人。     

2007-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