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过坎坷成大路——白金贵
                          张素苗
关闭
     
    白全贵,1930年出生。河北省武安市烈江乡木庄人。1945年11月参加工作,先后在左权麻田军工部子弹厂当勤务员、通讯员。

    1946年1月,白全贵开始从事警卫员工作。

    1948年,刘邓大军南下,军工部迁到长治。白全贵申请随大军南下,晋冀鲁豫边区特派员赖若玉希望白全贵留在后方,于是白全贵被调回子弹厂做徒工,开始从事引信、雷管制作及检验工作。

    1949年6月,枣臻建炼焦厂,他调入炼焦厂学习机工、钳工。从此,他同机械制造与设备安装结下了不解之缘。

    1952年,白全贵调入故县铁厂机修车间从事机、钳工。2号高炉建设期间,他与机修车间的其他职工一起为2号高炉制作高炉托圈、受料斗、料钟等大型设备。由于机床太小,中心高度只有500毫米,用它来加工高炉托圈以及受料斗、料钟非常困难。白全贵他们把槽钢固定到圆车的卡盘上,再把刀架固定在槽钢上,把工件支撑到地下的枕木上。就这样,他们依靠智慧、勤劳,把直径分别为3米的高炉托圈、2.2米的受料斗、1.2米的料钟制作出来了。

    1959年,白全贵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

    1966年,白全贵调入基建处,主要从事机械修理工作。

    1970年,白全贵被调往西安里铁矿参加建设35千伏线路。在敷设从龙镇桑丈崖到新城的16公里线路时,他们必须在全是石头的山坡上架起18米高23组共计46根的电线杆,而每组杆需在山崖上凿出长2.5米、宽0.6米、深2米的大坑。坑凿好了,当白全贵他们把电线杆运到山上后才发现,困难比他们想象的要大得多。白全贵和工友们决定在矿山最高的地方寺岭开始动工,竖1号杆。谁知,当1号杆竖到45度时,却怎么也拉不起来了,就在这时,支撑杆突然断裂,1号杆滚下山崖摔碎了。看着当时价值1000元的水泥材质的电线杆摔碎了,白全贵他们的心仿佛也碎了。他们一方面向上级请示,要求省建公司来人做技术指导,一方面自己进行研究。省建公司的宋师傅来到现场,详细了解了情况后,对白全贵说:“竖电线杆时一定不能压杆。”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白全贵琢磨了很长时间。1970年冬天的最后几天里,白全贵他们在新城村外的平地上用18号杆做了这样一个实验:首先制作了3.5米长的叉杆,又在叉杆上做了一个帽,将钢丝绳固定在帽上,当电线杆拉至45度角时,叉杆与钢丝绳脱离,果然电线杆就这样树立起来了。这次试验的成功,让白全贵心里有了底儿。1971年新年刚过,白全贵和工友们就以每天竖一组电线杆的速度打了一个漂亮仗。紧接着进入了线路敷设、金属件电镀、安装等一系列工作中。1973年,35千伏输电线路建成并输电。

    同年,白全贵又与工友们接受了新的任务——八道水提水工程。这项工程分输水管道的敷设及3个泵站水泵设备的安装。在位于八道水的第一泵站安装设备时,汽车只能将水泵设备拉到离安装地点垂直距离为300米的山上。为了使水泵顺利放到崖下,白全贵他们从石圪节矿买来了直径为36毫米的井下专用钢丝绳,并将钢丝绳在南北两座山头上用定滑轮固定,再将带有滑轮的卷扬机安装在钢丝绳上,把水泵和电机一件件放到崖下。最困难的问题迎刃而解,三级泵站也在白全贵他们手中建成并顺利送水。

    1980年,北洛峡矿区要安装选矿设备。白全贵他们再三请缨,争取到了设备的安装任务。为了按质量标准及早完成设备安装任务,白全贵找到了关于球磨机、分级机及选矿机的相关资料,仔细研究,并从山西冶建公司人员那里借到设备验收鉴定标准,认真学习。当时,矿区起重机最大的起重量仅为10吨,而一台球磨机的重量却为18吨。面对困难,白全贵几经思量,决定用2台起重量为10吨的起重机一起进行球磨机的吊装。由于球磨机安装精度要求高,要求12米长的设备两端中心误差不得大于0.05毫米,并且进料口必须高于出料口。在设备找正找平的过程中,起重机每进行一次位置的调整,就需要3个多小时。在时间紧、任务重的情况下,有人对白全贵说:“差就差点儿吧,非得认这个死理干嘛。”白全贵却不容商量地说:“我们得为以后设备的使用负责,差半个毫米也不行!”1981年,球磨机、分级机、选矿机全部安装结束,并进行了试产调试。

   基建处安装队在矿山的工作结束后,白全贵调至基建处管理科。                   

2007-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