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钢日报》 2018年2月7日 第二版
“干好工作是最让我开心的事”
                         张睿 宋雄伟
关闭
     
    走进长钢公司轧钢厂连轧生产线,会看到一个忙碌的身影,他手持氧枪,聚精会神地对生产线换下来的备件进行补焊,然后进行修磨平整,看着这些大大小小等待修复的备件,他总是像对待孩子一样精心地“呵护”着。他就是长钢公司轧钢厂一车间作业区加热炉维修工杨俊平。

    参加工作前的一次上岗前特种作业人员培训让杨俊平与电焊结缘。在与电焊为伴的近二十年里,焊接已经成为他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无边探寻电焊技术的道路上,杨俊平找到了自己准确的定位和奋斗目标。他把近二十年所学施展到工作中,仿佛永远不知疲倦地奔波在生产第一线,“勤勉、严谨、敬业、务实”的良好形象深入人心。

    2017年5月份,在钢材市场棒材价格持续上涨的情况下,长钢公司要求一轧生产线尽快复产,厂里需要抽调精兵强将,支援一轧生产线复产,杨俊平得知后主动请缨。在复产生产期间,遇到较困难的问题需要解决时都少不了他的身影,而面对突发事件,杨俊平都是机智果断,从容应对。在一次生产过程中,加热炉上一个T型蒸汽管道接头突然破裂,出现漏气,需要及时修补,但生产不能中断,蒸汽的排放压力又很大,想在破口处实施焊接根本无法实现。虽然棘手,但杨俊平沉着冷静,认真研究,最后决定在裂口外200毫米的地方进行割断,然后在一个较粗的管子一头套丝,再将另一个头套在破裂口上,蒸汽从割口喷出,以减少接头漏气量。最后他焊好接头,又在套丝处安装上一个阀门,防止蒸汽泄漏。

    平时无论工作到多晚,杨俊平都认为那是自己分内的事,从无怨言。在一轧生产线复产期间,杨俊平还兼顾着连轧生产线加热炉设备维护工作。一天晚上9点多,刚刚端起饭碗准备吃饭的杨俊平手机骤然响起:“杨师傅,原料跨2号行车卷筒推齿,行车‘溜车’,影响正常上料装炉……”挂断电话,杨俊平放下碗筷,穿好衣服,迅速赶到现场,开始拆卸行车滚筒、减速器。在装配过程中,行车卷筒内齿轴承要与减速器外齿配合,晚上光线暗,卷筒内齿轴承与减速器外齿对位不好,找不到中心线位置,或偏离或间隙大,在场配合的行车工很是着急,连声问道:“杨师傅,内齿轴承与减速器外齿不好对位,该怎么办?”杨俊平仔细盯着设备琢磨着。突然,他好像想到了什么,在将卷筒内齿轴承外端盖迅速固定后,减速器外齿乖乖地与卷筒内齿顺利对位。他终于松了一口气。不过工作还远远没有结束,他又开始进行安装加固。7个小时过去了,在行车工的配合下,原料跨2号行车终于恢复正常运行,而此时已是凌晨3点多,而第二天他又照常出现在工作岗位上。

    参加工作多年来,无论是日常生产检修还是更换备件,杨俊平都始终践行着自己的承诺。他常说:“咱搞维修工作必须要有节约意识,每一个备件和材料都是‘钱’,要是经过我们维修后能让备件和材料重新‘上岗’,不就能省下一笔不小的费用嘛,是一举两得的事。”

    杨俊平平时工作时特别留意退下来的生产备件,在对其进行研究后自己动手修复,使设备重获新生,有效降低了加热炉组的备件和材料费用。工作多年来,经他亲自修复的备件不计其数,产生的效益相当可观。特别在2017年8月份,连轧生产线加热炉出钢机托辊及绳轮受炉口高温的热辐射,托辊及绳轮轴承的润滑脂受热后流出,使出钢机轴承不能得到有效润滑,致使轴承散架,导致每天需要更换出钢机托辊和绳轮,增加了职工的劳动强度。对此杨俊平开始对出钢机托辊及绳轮技术进行攻关。他与维修工们深入生产现场仔细观察,提出通过在托辊及绳轮的轴端钻孔通至轴承部位,并且在出钢机支架上安装干油泵,利用出钢杆的动作推动干油泵的活塞,对托辊及绳轮轴承进行自动加油,提高轴承使用寿命,减少消耗量,同时也降低了职工的劳动强度。在两个月的运行中,维修工仅更换了一次托辊及绳轮,每年可节约备件材料费用8.2万元。维修工小李说:“杨师傅真是个降本的有心人,不仅降低了我们的劳动强度,也为加热炉组节约了一大笔备件材料费,我们要向他学习。”

    “干好工作是最让我开心的事”,这个信念成了杨俊平工作的动力。他就像一位执着的守望者,用辛勤的耕耘实践着心中的信念,与工友们为轧钢厂实现综合效益最大化贡献着自己的微薄之力。

2018-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