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标对出新天地
《首钢日报》 2012年10月26日
                         杜慧玲
关闭
     
    今年1至9月份,首钢长钢公司可比产品成本降低7.96亿元,降低率8.99%。与这个成绩相对应的是这样一组数据:生铁成本明显下降,行业排名由第47位升至26位;炼钢吨钢钢铁料消耗比上年降低23公斤,仅此一项,降本1.24亿元;轧材系统综合成材率达到99.47%,比年初计划提高2.27个百分点。

    这样的降本力度,在首钢长钢历史上前所未有。让人欣喜的是支撑指标进步、成本降低思想观念的转变和管理基础的夯实。

    总公司总工室邱世中这样评价长钢的对标挖潜工作:长钢的对标是在对一个过程,通过对标挖潜活动,建立雄厚的基础工作,以此提升管理能力。

                                                 选准“标靶”对标

    钢市“寒冬”,群雄逐鹿,优胜劣汰,强者生存。残酷的市场环境,对于长钢这个规模、装备、产品均不占优势,管理基础薄弱且没有任何前期积累的老国有企业来说,面临的挑战前所未有。

    “坚决打赢降本增效攻坚战!”年初召开的一届三次职代会向全公司发出动员令。但该公司领导层很清楚,仅有决心是不够的。对标挖潜、降本增效是每家钢企都在用心做的功课,在这个赛场上,长钢要做的不是和自己过去比进步多少,而是如何跑赢众多的竞争对手。要致胜,必须找准突破口。对标挖潜,是必然的选择。

    说到对标挖潜,并不是什么新鲜事,长钢与先进企业的对标也从未停止过。尤其是去年,总公司“三创”会议期间,该公司领导到唐钢参观,感受到了“颠覆性”的震撼。返回长钢后,他们马上率生产单位和职能处室负责人专程赴唐钢、迁钢、冷轧公司、矿业公司等兄弟企业学习考察。实地的参观让考察团成员惊叹不已,大家不约而同地用“震撼”形容自己的感受。但震撼之余,却产生了这样的认识:长钢与这些先进企业没有可比性,因为工艺装备“硬件”差距太大,而且不是短期内可以解决的。

    “硬件”差距的客观存在,如一道屏障,阻碍了人们认识自身差距的视野,制约了长钢降本工作的深度和广度。

    “必须找准标杆!”长钢领导强调。

    2012年1月30日是长钢对标挖潜工作的拐点。在当天召开的党政联席会议上,长钢领导经过广泛调研和深入思考后选定的对标企业——山东石衡特钢公司。这家企业无论是工艺装备、规模,还是产品结构,都与长钢十分相似,但效益却是长钢的数倍。

    2月8日,由长钢公司总会计师带队,计财处、生产处、技术处、供应处相关人员组成的考察组一行8人,驱车奔赴400公里外的石衡特钢公司。在那里,他们将更深入地了解石衡,了解长钢和石衡的差距到底在哪里。

                                                     对标寻找差距

    座谈交流,现场参观,分头对口对标。在石衡特钢公司不到两天的参观学习中,考察组人员马不停蹄。随着认识和了解的深入,他们同样用“震撼”这个词形容自己的感受。但此时的震撼和彼时的震撼内涵却不尽相同。如果说参观唐钢、迁钢等企业的“震撼”是一种仰视,那么,来自石衡公司的“震撼”,则是对长钢存在差距的认真审视和降本潜力的重新认识。

    “加班加点,一周内拿出考察报告上报公司。”巨大差距让长钢领导心里沉甸甸的,责任感让他们不敢有丝毫懈怠。2月10日下午返程途中,在车上向随行人员作出安排。

    次日是周六,一大早,负责考察报告起草工作的计财处相关人员立即加班,对收集到的石衡特钢公司2011年钢铁主流程及经营领域的147项指标逐项统一核算口径,再与长钢2011年各项指标逐一进行比对、分析。

    从2月11日开始到20日凌晨1点多,多次修改的考察报告终稿审定。经过对147项指标的比对、分析,找出了76项差距指标,31项优势指标,40余项不可比指标,并逐一分析了形成差距的原因,计算出了差距数额。

    考察报告定稿的当天上午,长钢公司领导马上召开专题会议进行审议,同时确定公司第二批降本任务。

    “在第一批降本2.06亿元的基础上,第二批降本任务确定为8.35亿元。”面对有理有据、深入细致的分析和对标“对”出的巨大差距,第二批降本任务没有任何争议地确定下来,并分解到各单位。总公司“三创”会后,根据市场形势变化和总公司的要求,8月初,长钢又下达了第三批2.17亿元降本增效任务。至此,全年降本目标锁定12.58亿元。

    这样的降本力度,在首钢长钢历史上前所未有。但任务分解时,各单位领导并没有与计财处“讨价还价”。同样的工艺装备,同样的生产条件,生产同样的产品,剔除掉所有不可比因素,与先进差距如此之大!手里拿着那份长达40页的考察报告,每个单位领导都沉默了。

    “指标到顶,潜力难挖”的习惯性思维在标杆面前被彻底颠覆。各单位领导都在反思,别人能做到的,我们为什么做不到?

    选准“标靶”,不只让长钢找到了努力的方向,更重要的是让各单位领导干部深刻认识到了自身的不足和差距,实现了观念和认识上的突破。

                                                 “对”出创新思维

    过去是供应部门采购什么原料,生产单位就使用什么原料,现在是生产单位需要什么原料,供应部门就采购什么原料。

    过去为了便于生产组织,强调“精料方针”,现在为了降低成本,强调“经济配料”。

    过去生产单位只研究生产,供应部门只管采购,现在生产单位主动“入市”找原料,供应部门经常向生产单位了解原料及各种材料在生产中的使用情况。

    过去是各个单位算自己的“小账”,现在是算系统效益的“大账”。

    对标对出的差距转化为降成本的压力,降成本的压力又转化为创新的动力。创新首先从长钢公司领导层开始。

    原燃料成本占铁成本的75%以上,是铁前系统降成本的大头。可原燃料成本怎么降?

    延续了许多年的“精料”思维被“经料”思维取代。“改变过去的采购供应模式,生产单位以经济配料为目标参与原燃料市场考察,选定什么品种,供应处就采购什么品种。”长钢公司领导给出了明确思路。

    无论是烧结用主流矿粉,还是焦化用主流焦煤,价格基本是透明的,降本的空间非常有限。要实现预定的降本目标,必须突破固有的原燃料采购范围,在非主流矿粉、非主流焦煤上动脑筋。但是,这些信息并不现成,需要进行大量的市场调研。

    按照公司的指导方针,各相关单位积极行动起来。供应处、计财处、技术质量处、生产处分别与烧结厂、瑞达焦业公司共同成立矿粉市场调研组、焦煤市场调研组,派出既懂生产工艺,沟通协调能力又强的职工,到市场上“找”矿、“找”煤。

    矿粉市场调研组人员到港口和国内矿粉产地进行调研,足迹踏遍5个省25个矿粉基地,并派人员常驻港口蹲点“找”矿,寻找适合烧结生产的低品位、低价位矿。根据市场调研采购的低品位矿,在降低采购成本的同时,达到了生产要求。1至9月份,消化低品位矿粉达29.5万吨。

    煤资源调研小组成员先后近30次外出寻找煤资源,走遍了山西、山东、陕西、内蒙四个省的70多家煤矿,收集了每个煤矿的产能规模、煤质变化、煤样指标、价格趋势等各种信息,并采集煤样,回来后逐一化验,建立煤资源信息库;对各种配煤结构用小焦炉试验后,建立了煤结构及与煤结构相对应的焦炭性能数据库。

    充分的市场调研和对矿粉资源、煤资源信息的掌握,为两个厂及时调整配料、配煤结构降低成本奠定了坚实基础。烧结厂变料最频繁的一个月达到16次,平均不到两天变一次料,瑞达公司今年前9个月配煤结构调整了51次。

    铁前最后一道工序炼铁厂坚决贯彻公司系统降本理念,通过技术改造和强化标准化操作,把炼焦、烧结工序采用低品质焦煤、低品位矿粉对炼铁生产组织造成的所有不利因素全部消化,使铁成本大幅降低。

    功能性材料承包是降低消耗的重要手段之一。5月份,该公司领导带队到石衡特钢进行专项考察后,加大了推广力度。目前,功能性材料承包项目已达到24项,明年实施的项目将更多。

    延续了几十年的钢材实际重量交货模式也被理论重量交货所取代。仅此一项,一年可以为长钢带来8000多万元实实在在的效益。

                                                 变被动“对”为主动“对”

    “前些年我们出去对标,主要是对工艺技术指标,看谁家的哪项工序指标先进。今年的对标思路完全不同,就是对成本指标,从烧结矿、熔剂、燃料成本到工序能耗指标中的水、电、气、皮带、油脂、备件成本等二十多项成本指标一项一项地对。”谈到过去对标和今年对标的不同,该公司烧结厂厂长王宏兵如是说。

    烧结厂对标观念和方法的转变,是长钢对标活动的一个缩影。

    炼钢厂派人到石横特钢公司、新兴铸管、日照钢铁等先进钢企考察时,每一次都是从成本管理的理念、措施、过程、执行、考核全方位进行对标,精细找差,并以成本管理网为架构,建立起了对标后新的经济技术指标体系,针对每一个影响成本的环节狠下功夫。

    轧钢厂瞄准直接关系成本的合格率、成材率、能耗等指标与石横特钢公司对标,建立了周成本核算制度,采取“先算后干,边干边算,干完再算”的方式,进行动态考核,使成材率提高了2.27%,电耗降低到与石横持平。

    瑞达公司以“调”为抓手,紧跟市场,动态调整配煤结构,1至8月份炼焦煤成本比全国平均水平低101.24元/吨,行业排名第7位。

2012-10-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