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在破解矫直密码
——H型钢厂矫直机调整工任晓军走笔
魏建波
       [《长钢纵横》2011年第6期 总第76期 ] 关闭】【回页首
    “摸一摸产品上的圆角,如果矫痕深了,可以判断矫直的压力数据偏大,需要适当地调小数据,预防H型钢产品圆角处腹板尺寸偏小。”12月23日零点班甲班班前会后,H型钢矫直机调整工任晓军先来到H型钢产品收集台架区,用手摸了摸产品的圆角说。


                                                  摸索矫直秘诀

    每次开完班前会后,进入生产现场,任晓军就先到产品收集台架区,用手摸、眼观的方法,提前了解上个班的产品质量。然后再到操作台,“对口”交接生产设备运行情况及参数调整情况,再到现场仔细检查设备。

    任晓军一天的工作就这样开始了。     

    吱吱吱……的锯切声。伴随着飞溅的火花很刺耳。在冷锯区域,矫直后长达61米的四根H型钢,经过两台冷锯同时切割分成5段12米长的定尺,再经过堆垛,每6支打包成捆,送入成品库房。

    “从事矫直调整工作,得做到‘三勤一快’,就是勤观察、勤量料、勤调整,还得反应快,这四点很关键。”任晓军向我透漏他的矫直秘诀。

    “冷锯区和收集台架区是矫直质量监控的关键点,在这里看料,能及时发现问题。”任晓军的眼神突然聚焦到了一根切割后的成品H型钢上。“二辊加10,四辊减20。” “六辊加10,八辊加20……”他不时地用对讲机向矫直机操作台人员传达调整信息。

    已是12月下旬,夜里的厂房寒冷刺骨,虽然披着军用大衣,依然感觉寒气蚀人。

    看着矫出的一根根合格的H型钢产品,任晓军觉得很有成就感。为了迅速掌握矫直技术,他当时可是吃了不少苦。“影响产品矫直的因素不仅有产品尺寸、钢的成分、生产节奏、冷却降温,还受季节环境温度的影响。一开始学调整时,师傅每次调整了数据,我就到现场翻钢、看效果。有时要翻一晚上的钢,就是为了多观察、多总结、多比较,逐渐形成自己的调整经验和思路。”从开始学习,到熟练掌握矫直调整技术,他用了一年的时间。

    H型钢投产后的一段时间里,矫直工作一直处于摸索阶段。以前,碰上一根弯曲度不规则的产品,其他班是通过来回切换两套不同的矫直程序表实现矫直。而任晓军始终坚持在一套矫直程序表的基础上摸索调整数据,最终形成了一套成熟、稳定的矫直程序表。“矫钢过程中,用一套程序表,肯定是效率高。”后来,其他班人员都向他请教,逐步都采用了一套矫直程序表。     

    矫直操作台的各种按钮多达几十个,操作过程中,任晓军一会儿按下这个按钮,一会儿又拨动那个开关,还要不断扭头、抬头监控矫直现场,低头调整矫直参数,一会儿又接电话和其他岗位人员沟通联系。操作频繁,但动作精准。

    “听辊道声音,也是帮助矫直调整的好方法。就是听成品钢从矫直机里刚矫出来时,撞击辊道的声音。如果声音大了,就说明钢下弯;如果声音轻柔,就说明钢的弯曲度控制得比较好;如果没有声音,就说明上翘,这些都可以为调整提供参考。”任晓军一边操作一边介绍。

    “矫直的一些经验,大都要靠细致的观察和总结。比如影响矫直的一个重要因素——产品温度。如果每一根产品都用温度仪手动测温,很麻烦,会影响效率。而设备上自带的测温仪,由于矫钢时的震动,很容易坏。通过长期观察,我们发现了一个重要特征,矫出后的产品温度不同,冒出的蒸汽大小也不同,如果蒸汽比较大,说明钢的温度就高些,反之就是温度低一些。抓住这个特征也能为我们矫直调整提供参考帮助。”


                                                  用心破解密码

    凌晨3点,上一个品种规格生产结束,全线开始换工艺,矫直机人员也开始更换矫直辊。与其它生产区域不同,他们的换辊过程完全是人工完成。他们用吊葫芦吊着矫直辊,两个人用劲推,用劲拉,进进出出,加起来要换十六个矫直辊。“进辊前,要往辊轴上抹好润滑油,这样既利于辊的进出,又能保护矫直辊、辊轴,减少磨损和生锈,一举三得。”任晓军边认真地往辊轴上抹油边说。他手上戴的帆布手套,如一块钢板,又黑又冷又硬……

    进完辊后,紧接着进行标定。“标定是为了使上面的四个矫直辊和下面的四个矫直辊的辊缝一致,且在一条水平线上,标定很关键。”在标定现场,发现任晓军用的拉绳比较特别。他说,“我们用的拉绳是直线,两端拴上吸铁石,吸附在矫直辊上,这样就形成了一条水平线,一个人就能完成标定工作,既节约人力,也很精确。”而其他班组标定时,都要三个人上阵,两个人拉住拉绳的两端,中间另一个人用卡尺测量辊缝距离。每测量一回,都要上操作台设定参数,之后下来三个人再配合测量。

    看任晓军游刃有余地工作,我知道这样的自如是因为他平时练就的功夫。他是用心在工作,难怪能“破译”矫直密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