责任成就“精点”
——轧钢厂连轧车间职工杨晋峰工作写实
索志萍
       [《长钢纵横》2011年第6期 总第76期 ] 关闭】【回页首
    长30米、宽12米见方的滚动成品钢材整理点支平台是轧钢厂连轧车间精整点支工的工作岗位,在这个长方形的操作台前,经杨晋峰亲手点支的成品钢材不计其数。在点支工这个岗位上,他已经干了足足13个年头。  

  来到轧钢厂连轧车间精整工作区,一个中等身材瘦削的背影弓着身子,手里熟练地拨动着滚动的点支台上错落有致的钢材,脚下有“节奏”地来回穿梭于点支台的平台,只见他看似轻松地摆弄着9米长的螺纹钢,五根一把地点数着钢材的支数。显然,他对点支已做到了得心应手。他就是杨晋峰。  

  今年46岁的杨晋峰在点支这个岗位上是最年长的一个,同时也是从事这个岗位时间最长的一个。1999年轧钢厂连轧车间成立点支岗位他就来到了这里,当兵出身的他,骨子里透着干练和坚毅。点支岗位在许多人眼里是苦和累的,但在杨晋峰看来,除了苦和累外,更多的是责任和坚守,正是缘于此,杨晋峰在这个并不宽绰的操作空间内对成品钢材进行精挑细点,如数家珍。在谈及多年从事岗位工作的感受时,他说:“干一行就要爱一行”。

   从早上8点40分来到工作岗位,杨晋峰一天的工作开始了。在开完例行的班前会后,他来到操作台前检查设备,确认一切正常后,很快投入到了忙碌的工作状态。他的工作可以用五个字来概括,那就是弓、观、握、甩、动。弓就是要弯下身子,近距离与钢材接触,这时钢材的温度在70度左右,一个班下来最多时要连续工作六个小时。由于弯腰的时间过长,杨晋峰患上了典型的腰椎间盘突出;观就是要仔细查看冷床上钢材是否有短尺和弯头,如果有,要在点支的同时把它们迅速挑出来,这就需要眼疾手快,精力集中,否则会为下道工序带来麻烦;握就是把符合要求的钢材五根一把地握在手里进行点支,由于钢材温度高,杨晋峰戴的劳保手套经常被烧破;甩就是在点完370支一捆的钢材时,他会握起一把向上用力甩在钢材堆上,作为点完一捆的标志,下一次点支则从零开始点起。这时,由于操作台在不停地运转,杨晋峰脚下并没有闲着,会随着点支的钢材和冷床的运动而来回走动,这就是“动”。杨晋峰说,别小看这“动”,点支工在操作台前来回走动,一个班走动的路程大约有50公里,相当于从长钢步行走到长治那么远。  

  “点支看似简单其实并不简单,需要眼疾手快,还需要具备责任心。”带班长魏晓波说。一捆钢材370支,这是公司的包装标准,多一根或者少一根都会对公司的信誉和整体形象产生负面影响,而且每一捆钢材产品每一支的长度都要符合标准要求。这些都需要点支工在点支过程中要有高度的责任心,在点支时把“混”在定尺里的弯头、短尺等不合格品从成品钢材中挑出来。有时一挑这些不符合规定的料,很容易把正在点着的数目忘掉而点错支数,或者只顾点支数而发现不了这些不合格料。无论是点错支数还是定尺中“混”进了这些不合格产品,都必须重新返工,这就要求点支工需要做到眼疾手快和精准点支才能确保工序衔接。而杨晋峰就能做到“两不误”,经他点过的料,错误的比例很小很小,这都是因为他对工作的认真负责。  

  “点支其实是一项繁琐的体力劳动。”魏晓波又说。的确如此。点支时要五支一把握在手里点数,五支12米的钢材重量约有50公斤,全靠手臂承受,还需要用力把手中的钢材甩在钢材堆上。连续不断地重复同样的动作,谁能说不是重体力劳动。  

  从早上9点到中午12点,杨晋峰和他的工友们在操作台前已连续工作了三个小时。眼看到了午饭的时间,他们只能轮流就餐。先是派一人去食堂吃饭,时间是半个小时,而且还要给其他工友把午饭捎回来。这时的杨晋峰还在一丝不苟地工作着。三个小时的连续工作,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工作状态。  

  12点30分,午饭准时捎回来了,就餐的半小时空档终于可以和杨晋峰面对面交谈了。 

  “老是重复固定模式的工作,既繁琐又枯燥,累吗?就没有想过要换个岗位?”我不禁问。

  “这么多年都习惯了,对这个岗位已经有了感情。苦和累就不觉得了。”  

  杨晋峰说,站在操作台前,夏季和夜班操作是最难受的,夏季要面对高温的熏烤;夜班连续工作眼睛长时间盯着操作台,加之温度高,时间长了,眼睛经常会刺得流泪。  

  面对一连串问出的几个问题,不善言谈的杨晋峰显得那么朴实,他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没什么,习惯了!”显然在这个他所钟爱的工作岗位上,他习惯了那份付出,习惯了那份坚守,更习惯了那份责任。他把这些都当作是理所当然的,而恰恰就是这些让人感动不已。  

  杨晋峰草草吃完午饭后,又返回到操作台上,开始重复着点支操作。午饭后的工作时段要一直延续到下午五点半交接班时。这样一来,他又要连续工作四个半小时。由于人员紧张,轧钢厂连轧车间精整作业区实行“两岗三人制”,即三个人在操作过程中要轮流进行两个岗位的工作,以解决人员不足的问题。轮到杨晋峰进行挑钢了。挑钢也是技术活儿,要一下子把不符合要求的短支准确无误迅速地挑出来。据说挑钢用的工具也算是点支工们的“小发明”,起先是用手把短尺拣出,在工作过程中,杨晋峰和他的同事们几经琢磨就制作了现在用的挑钩,而且钩子的最佳弯曲度也是几经实践最终确定了的。像类似的小点子和小革新还有很多,如自制挡板解决穿料问题等等。为了把工作做到尽善尽美,杨晋峰和他的同事们积极动脑筋想办法,解决了许多制约生产的瓶颈问题。  

  一个班连续工作超过六个小时,对杨晋峰来说是常有的。一个班下来,经他点支的钢材达6万多支,约重200余吨,长期以来的超负荷工作,加之工作环境的苦、累、脏,一些工友选择离开,而杨晋峰却始终坚守在这个岗位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重复着枯燥繁重的工作。他无怨无悔,用他自己的话说:“既然选择了这个岗位,就要干一行爱一行,就要干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