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保百分百准确供料
——烧结厂职工李安东素描
翟慧芳
       [《长钢纵横》2011年第6期 总第76期 ] 关闭】【回页首
    见到李安东,是在预配料厂房里。

  走进预配料厂房,只见几个职工正在清理积料。职工们说,这种料名叫菲律宾矿,因为料湿,粘性大,极易堵料仓,每班都要清理很多次。

  圆盘处皮带的高度在一米六七左右,职工们抡起铁锹,一锹一锹地往皮带上铲料。看着他们熟练的动作,我知道那是常年干同样的活练就的臂力。如果换了普通人,估计铲不了几锹,胳膊就会疼得抡不起来。

  李安东就在其中。只见他手握锹把,对准积料,一锹用力下去,满锹,抡起来,准确放在皮带上。

  见到我们,李安东笑着说,这也是没办法的活,料太湿,又要保证不断料,只能抽空赶紧清理完。

  李安东在烧结厂四车间预配料工作。他的工作职责是按照配比要求,为烧结生产输送铁料入仓。他管辖的范围内,有8条皮带,12个料仓。最长的皮带是Y-6带,横跨309国道,连接新区料场和新区生产现场。每一天,李安东都要爬上铁梯,走过上百个台阶,像检阅部队一样,细心巡查每一条皮带,查看各种原料的上料情况。皮带长短各异,总长1200余米;原料色彩不同,红的,黑的,黄的,特性也不同。

    “别看我们的岗位看起来技术含量不高,但要求的责任心是非常强的。一旦有个闪失,就会直接影响原料配比的稳定性,影响烧结矿的质量。这就要求我们不能混仓,不能断料,百分百供料!”

  雪后的天气很冷。走在皮带通廊里,风嗖嗖地钻进工作衣里,脸冻得紧绷绷的,鼻子冻得红红的,我不由自主地吸一下鼻子,结果吸进的全是刺鼻的气味。一问李安东,他说,这弥漫着的是石灰和硫的气味混杂在一起的味道。我们感觉鼻粘膜很干,李安东却什么感觉也没有。他已经习惯了。

  在走廊里,他不时地低头察看皮带轮运转是否正常,清扫器起作用了没有。走到四号、五号分料器旁,他又爬上皮带架,检查分料器分料是否彻底。

  走到皮带头轮处,他顺手去墙根拿来工具,踩上铁凳子,用一根粗粗的棍子捅着下料斗的料。看着他墙角的工具,各式各样,都是铁棍和铁板焊接在一起,都有长长的把,不由好奇起来,问李安东是干什么用的。

    李安东一个个给我们解释:这个是耙子,用来刮皮带底下的料,这样在运转的皮带下工作,安全系数高一些;这个是铲,用来铲机头粘料的;这个是撬棍,是捅料用的。

  撬棍下面尖尖的,上面套着直径为5毫米的钢管。“看起来很重啊。”“可不是,有二十多斤呢!”

    心里突然有莫名的感动。他们拿着这么重的撬棍,每天不知要捅多少次料仓,不知用铲清除多少吨粘料!这样的体力活,李安东及他的工友们日复一日地干着,没有一句怨言。

    “三创”活动开展以来,首钢矿业公司皮带改造业绩吸引了他们的目光。他们积极参加烧结厂的“皮带创一流”活动,现在已经小有成绩。李安东津津乐道地向我们介绍着皮带清扫器、跑偏装置等改进项目。他说,现在有了这些,皮带看护省心多了,能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供料上面。

    正聊着,李安东接到了料种变化任务。“配比变化了,增加的麦克粉占两个仓,3号和4号。”他立即回到预配料控制室,召集班里的职工们把配料单传达下去,并要求尽快空出仓来,装上麦克粉,并提醒上料不要超过850吨。

    交待完工友,他又立刻与仓储公司职工联系,将变料情况通知仓储,商量在什么位置上料,什么时间段上料,尽可能不因为料种变化影响到其它料种的上料。他匆匆忙忙地钻过皮带走廊,踩着薄薄的积冰,往料场方向走过去。

    站在料场边缘,一眼望去,白雪星星点点覆盖在起伏的料堆上,向远处延展开来。不远处,铲车来来回回不停地倒搬、混匀原料,一遍遍平铺立取。

    在料场上疾走的李安东,身影很快消失在一望无际的料场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