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拉钢工
柴科
       [《长钢纵横》2011年第6期 总第76期 ] 关闭】【回页首
    来到炼钢厂新区,深入生产铸坯的第一线,走近这个群体——数以百计的拉钢工,可以真真切切感受到他们作为基层生产工人身上那种质朴的气息。

  拉钢工是负责把液态的钢水通过结晶器冷却凝固成固态铸坯,然后顺利从结晶器下口拉出。拉钢工作不仅“脏、苦、累”,而且在连铸生产过程中技术含量最高,因此成为连铸生产的关键岗位。

  走上炼钢厂新区连铸机拉钢平台,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平台南北两边两个嗡嗡作响的大风机,风口对着中间包,不停地转动着。只要连铸机生产,风机就始终在运转。天热时,通风散热,为拉钢工送来丝丝凉意;天冷时,吹散呛人的烟气和影响视线的雾气,为生产提供相对好的工作环境。风机像拉钢工不离不弃的兄弟,没有承诺,却相随相依。

  来到拉钢平台的正中央,一个巨大的长方体挡住了远眺的视线,它就是可以承接20吨1500℃以上高温钢水的中间包。炙热的中间包散发出层层热浪,在它的底部数个明亮的圆圆的钢流与结晶器上面的白色套管相连。在钢流的后面,离中间包几十公分的距离就是拉钢工的工作岗位。脚下是一平方米左右的活动范围,往前一大步面部就能与炙热的中间包接触,往后一大步结晶器内钢水液面就会脱离视线,往左一大步身体就要碰到操作箱上的按钮开关,往右一大步手就不能捏住控制结晶器内液面的电位器。

  生产正常时,拉钢工站在拉钢平台,视线一直关注着结晶器内被保护渣覆盖着的黑黑的上下波动的钢水液面,左手不时前后扭动电位器,调节着结晶器内钢水的高度,右手则握着一个长把、底部是圆形的小铁铲,从身旁的铁桶中不断把黑色的结晶器保护渣铲起,一勺勺加入结晶器内,在加保护渣的间隙,还要更换套管、捞渣,看似简单的工作,一个班不知要重复多少遍,眼盯酸了,脚站困了,手也麻木了。

  生产不正常时,付出的辛劳和汗水要比正常情况多几倍。他们从没有计算过,只是想,事故处理好了,付出再多也值,处理不好,付出再多也白搭。所以他们更注重日常的标准化操作,“在岗一分钟操心六十秒”,“我的岗位我负责”等理念已植入脑海。

  从1994年长钢的第一台连铸机试产至今,他们身处生产第一线,与高温钢水和连铸设备耳鬓厮磨,听惯了厂房内轰隆刺耳的聒噪,熟悉了钢水的各种秉性,掌握了拉钢的多项操作技能。十几年岁月荏苒,变化不大的是他们艰苦的工作环境,变化最大的是合格连铸坯的产量,从最初的月产几百吨,到现在的月产二十多万吨,每支坯都是他们心血的结晶。一支支铸坯撑起长钢的脊梁,一次次磨练铸就了他们不服输的信念。

  拉钢工没有华丽堂皇的语言,没有感天动地的事迹,却有着最善良的心、最质朴的情。他们不求名,不为利,只求做好本职工作,心怀对企业的感恩,用辛勤的劳动创造自己与企业共同的美好明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