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着累着快乐着
——铁运部厂区机务段电工组工作实录
王永斌
       [《长钢纵横》2011年第6期 总第76期 ] 关闭】【回页首
    在公司的铁路线上,一列列满载着钢铁产品的火车不时呼啸而过。保障列车安全运行的是一支特殊的队伍。他们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无论春夏秋冬、风霜雨雪,无论白昼黑夜、节日假期,都行走在蜿蜒曲折的铁道线附近,不间断地巡查铁道、检点机车、排查电气隐患,保障着“大动脉”的畅通无阻。

  他们就是铁运部厂区队机务段电工组。他们组9名职工,挑起了厂区所有铁路电气设备维检任务的重担。“他们身上的担子很重,但他们完成得很好。”机务段段长李满库对奔赴公司铁路沿线采访的我说。带着对电工组全体职工的敬意,笔者在10多个小时的时间里,零距离体验、见证了维检电工们的辛苦和执着!  


                                              脚步,没有停下来的时候

    11月29日早上7点多,电工组长胡朝峰还未上班,就接到了工段的电话,说正在新区运行的0416机车出现故障,要他10分钟内赶到。胡朝峰顾不上吃饭,披起衣服拿起手机一边拨一边向门外走去。

  7点15分,胡朝峰和组员张运平就赶到瑞宝站转炉西侧铸铁机铁路线上,0416内燃机车正在那里等待维修。“车怎么坏了?”胡朝峰一进驾驶室就问。司机胡成林答道:“机车无法正常启动。”胡朝峰立马从随身携带的“百宝箱”内拿出电笔,检查机车电气柜内有没有问题。张运平给胡朝峰递着所需的工具,司机和副司机不时地看着时间。再过10几分钟,必须把空罐对到转炉厂房,若到时修复不好,就会影响铁水装运。笔者也为胡朝峰捏着一把汗,希望他是“神医华佗,手到病除”。

  经过仔细检查,胡朝峰判断出是电压调整器没有输出电压,导致机车电压不足不能正常启动。“心须立即更换电压调整器。”说着,胡朝峰和张运平立即着手更换。这时,他们发现新调整器插头和机车上的原插头不匹配。他们灵机一动,就把新插头锯掉,重新把旧插头焊上,装好调整器,经试用完全正常,机车按时投入了运输。

  他们刚松了一口气,正准备离开的时候,胡朝峰的手机又响了:“下场3高炉道口栏杆坏了,迅速赶过去。”

  笔者跟着胡朝峰赶到下场站时,组里的另外两名职工已经在调试栏杆了。栏杆处于失控状态,时起时落。胡朝峰打开道闸机箱,检查出是控制盒继位器接触不良,导致栏杆无法正常工作。“库内没有相应型号的配件。”王红斌说,“只能先从库内存放的旧备件中找出控制盒代替使用。”

  郭彦明立刻跑到1公里外的车库去把几个废旧的控制盒找来。胡朝峰和留下来的组员协同道口工看护道口行车安全。

  控制盒拿来了,却没有相应的遥控器。

  “那可怎么办?”我倒先着急起来!

  “没事,有办法的。”胡朝峰看到一个控制盒上有遥控装置(道闸机型号不同,使用的控制方法也不同),胸有成竹地笑起来。

  胡朝峰把控制盒打开,看到摇控器装置编码后,对照该编码制作了一个新的摇控器,通过再累,也会坚持下去
室内一遍遍进行试验后,成功安装到道闸机上使用。

  道闸机修好了。胡朝峰看看表,快到上班时间了。他抬头看看空中飘落的一片片雪花,浓眉紧锁:“天要下大雪了,今天又不知忙到啥时侯了。”

  作为同行,笔者深知雪中维护铁路设备运转是他们一年中最辛苦、最劳累的工作。不到9点,他们已提前工作了近两个小时,可一天的工作才开始。他们的脚步,真的是没有停下来的时候。                     

    入冬的第一场雪越下越大,将公司厂区铁路线站场上的所有股道覆盖,严重影响着铁路行车安全。铁运部组织的4个除雪小组100余人迅速来到新旧两区铁水线车站及厂东车站一同除雪。

  胡朝峰和他班组的所有人员加入到各站战风雪、保畅通的战斗中。他们配合除雪人员,迅速处理着因积雪造成的一处处信号冻害,让机车拉着铁水车顺利通过。

    大雪纷飞不止,胡朝峰和现场作业人员的扫雪工作也没有停过。


                                               再累,也会坚持下去

    上午11点,朔风凛洌,降雪持续加大,积雪埋没了铁路线,6502电动道岔大多数被冰雪冻得不能工作。数十名突击队员有的在清扫着岔区的落雪,有的拿铁镐一下下地砸着钢轨上的冻雪,有的拿着铁铲铲着岔区滑板上的冰雪……胡朝峰提着汽油喷灯一点点融化着冻结在一起的道岔区的基本轨与两条尖轨。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一台机车封锁在瑞宝站8号高炉下急等着往炼钢厂房里输送铁水。

  胡朝峰感受到了肩上的担子有多重,铁罐内的铁水如不及时送达,不但要冷却凝结,而且会使炼钢炉成为无米之炊。而他们脚下的36号道岔是8号高炉进入炼钢厂的咽喉要道。

  受热后的道岔尖轨稍能运转,胡朝峰立即查看、检查轨道箱的机械状况,可道岔扳动后一条尖轨仍与基本轨不密贴,机车还是不能通过。王红斌和张平一边拎起汽油喷灯喷烤尖轨底部,一边调试转辙器的连接杆。可道岔一点反映也没有。胡朝峰赶紧用手摇动道岔,道岔正常,说明这个道岔的机械部件没问题,问题出现在电路上,需要从电的源头查起。他们此时在七一道口北侧的道岔区内,距离车站500米。积雪达半尺多厚,胡朝峰深一脚浅一脚地赶到车站,来不及弹弹身上的落雪,先让值班人员单操操作台上的36号道岔,看36号道岔继电器组合是否能正常工作,结果没有任何动静。胡朝峰又仔细检查该组合前面的熔丝管,发现有两个熔丝管内的熔丝烧断,胡朝峰迅速将其更换后,设备正常使用。一条条黄色的光带快速排出,火车又欢快地穿梭于8号、9号高炉下。雪仍在下着,职工们的脸上露出兴奋的笑容。到下午4点多,雪小了,他们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去吃午饭。

  在路上,我问他们累吗?胡朝峰说累,但他又说,我喜欢这份工作,他让我找到了人生的坐标和价值,再累也会坚持下去。

  他们吃了饭又得返回岗位,部里规定电工组人员一个也不能撤离,因为他们是这支除雪队伍中的中坚力量,需要一直坚守到明天早上。         

  下午5点,他们按时出现在各站。一个个按部就班地检查着道岔的运行状况。作为组长,胡朝峰得在各站间奔波,遇到组员处理不了的情况,他就得亲自上手。

  这时的雪小了点,但胡朝峰和工友们的身上仍落满了雪花,他们还在不停地忙着。

  组员郭彦明弹弹头上的雪花诙谐地说:“我们电工组的人个个是‘神行太保’,不过今天有点惨,变成了‘白天鹅’!”

  “哈……”,他的话引来大家一阵笑声。

  “不跑哪行,工作性质决定了我们的工作状态。”张平对我说,“我们的鞋一年能穿坏好快乐,让他们尽责尽职
几双,手套不知戴坏多少副。”我拿过他们的手套瞅瞅,被雪水浸过的手套在这样的风雪天气中被冻得硬梆梆的,可他们就是戴着这样的手套工作着。再瞧瞧他们的鞋,没有一双是干的,厚厚的积雪,时常灌进鞋口里,可这并没有阻挡他们风雪中的脚步……


                                              快乐,让他们尽责尽职

  队长助理马联合在除雪的间隙告诉我,在这些电工的工作时间表里就没有休息的字样。他们不是爬在道口房上装修电铃,就是钻进地沟里维修机车;不是站在寒风中安装道口语音报警装置,就是挺立在风雪中抢修电气道岔……他们整天忙忙碌碌的,一年不知在厂区几十公里的铁路线上跑多少圈,他们的自行车一年得换3条胎……

  为了在冬天来临前把铁路6502电气集中连锁设备的隐患全部消灭掉,从10月份开始,他们就开展了为期近两个月的隐患大排查、大整修工作。发现问题后能处理的及时处理,不能处理的登记在册,集中修理。两个月来,更换镜片、调整信号机30多组,更换钢丝绳连接线60多根,对发现的隐患全部进行了处理,为铁路冬季运输打下了良好基础,使设备能在这冰天雪地里经受住寒冬风雪的挑战。

  笔者曾在一份材料上看到,他们这个班组在铁运部可是成绩斐然,技术创新、节支降耗等工作都走在前面,不仅组长胡朝峰是公司的“十大杰出青年”,多名职工是公司先进,就连他们这个班组,近日也被团中央授予优秀青安岗荣誉称号。

  雪,还在不紧不慢地下着。

  胡朝峰和工友们仍在用扫帚清扫积雪、用铁铲清除冻冰、用仪器检测设备……飞雪灌进了他们的脖颈、朔风吹透了他们的身体,他们全然不顾。直至看到运输钢材、铁水的列车一趟趟地安全通过,他们的脸上才露出灿烂的笑容。

  看着电工们被风雪吹打的脸庞上质朴的笑容和眼中闪烁的希望,我突然明白了,他们是真的热爱着喜欢着这份工作。因为热爱因为喜欢,他们的脚步才如此执着,他们的笑容才如此真诚,他们对工作才如此尽职尽责!望着他们坚强地迎着风雪走去的背影,我的心中充满了感动和尊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