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山,武乡人的雄姿(外二首)
张拴平
       [《长钢纵横》2015年第4期 总第97期 ] 关闭】【回页首
狼烟来袭,每一块石头都不沉默.他们
汇聚奋起激荡成汹涌的洪流,去对抗去淹没
那些野兽。绝壁如刀刺入日寇的胆

左会村的米汤愈合了战士的伤口,柳沟铁厂用
怒火铸造杀敌的武器,一颗颗手榴弹一只只枪
从黄崖出征,爆发出仇恨的呐喊

巨手写就八路军兵器事业的序言,脊梁捍卫
中华民族的尊严。板山是无畏的是坚强的是骄傲的
是武乡人的雄姿。历经烽火,英气更添


                     合欢树

无关月亮的圣洁与罪,只是恐惧以陈酿作标榜
的秩序的毒。在缠绵的火焰被尘风吹灭后,我们唯一
崇拜合欢树的眼睛

还会有人踏响幽径的寂寞,还会有嘴唇
吻住花香。当合欢树的生命彻底埋葬于时光的
残忍,它,也没有泄密


                      旱地

蝉在泛滥的阳光里欢呼,所有的阴暗
荡然无存,包括死亡。遥望,沉重的棺木在
山腰爬行,痛哭的蚁群尾随其后
 
白杨沉默着,哀愁却由里及外
肌肤上又添加了许多皱纹。秋风已经
在预感的经络内面目狰狞
 
我和玉米们比肩站立,并同情它们
在苍天下和我一样矮小、卑微。因为贫血
它们无力走入村庄的梦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