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只翅膀的梦想
张世普
       [《长钢纵横》2015年第4期 总第97期 ] 关闭】【回页首
    无意中认识了她,在一家很小的画店里。小店以卖画和裱画为主,因为没有名家的作品,生意不算很好。    

    小店窗明几净,一尘不染,身置其中,扰乱红尘的是非喜怒似乎全被隔在店外。她是店主,白衣黑发,朴素淡雅,像一朵盛开的莲花。

    后来发现,无论是寒冬还是酷夏,她的右手始终戴着黑手套,在白衣的映衬下更显神秘。每每好奇问及,她总着微笑回答:天生爱美使然。    

    生命中不可避免地常常要遇到阴霾的日子。有一次,我在生活和工作中接连遭遇挫败,又去画店散心。可是,却无法从积郁的心情中解脱出来。那一次,她破例带我进入她的画室。二十平米的画室里挂满了各种风格的彩画,她特意挑选出一幅画让我品评,画中是一位女子在落花中左手抚琴。风吹长发掠过左手,浪漫优美,画意飞云流水,很是飘逸。对于绘画我基本是外行,但仍能看出画中女子似曾相识,轮廓依稀有她的模样。    

    “这幅画是我用左手画的”她微笑着告诉我。我的心蓦地一动,忆起她的右手始终戴着手套。“我知道你会看出画中的人是谁”。她平静地说,“为什么左手弹琴呢?”我问。她没有回答,只是脱下了始终戴在右手的手套。一只伤痕累累、瘦骨嶙峋的手,赫然呈现在我面前。我几乎不敢面对那只手。“我右手学习绘画10年,8年前的一次意外烧伤了右手,从此选择用一只黑手套隐藏。”她有些伤感地说,“6年前我又开始练习左手绘画。”我一时哽咽无语,右手对大多数画家来说相当于生命,事实却是那样残酷,上天对善良又有才华的她太不公平了。

    忽然,我心底有一种莫名地悲悯在涌动,连日来的烦恼与愤懑都被这种情绪感染得缠绵起来。假若她的右手健全,或许现在她已经功成名就。她用了10年的时间 ,梦想本来已触手可及,偏偏,命运对她如此不公,她又用了6年的时间重新学习左手绘画,这是何等顽强而辛酸的事情啊!   

    再看那落花中长发掠过左手的女子,竟然透出笔笔爱意。片片花瓣漫天飞舞,飘落在左手长发边,绽放出长久的惊艳,柔弱而不自怨,执著又恬淡泰然。每一丝长发,每一片落花,每一根琴弦,都藏着一颗纯净而热烈的心。  

    本来,命运并不完美,世事无常,似鲜花转瞬开谢,然而完美的是她对梦想的追求。相对于她右手和梦想的伤痛,我真的很渺小。我知道,她的坚强,来自她的左手。她的画,因为她纤柔灵巧的左手而生动无比。她生命的姿势,也因为飘过左手的长发而美丽高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