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田巴闭嘴的两个人
——读《红绸》有感
林 岩
       [《长钢纵横》2015年第4期 总第97期 ] 关闭】【回页首
    田巴是春秋战国时期齐国著名的演说家、雄辩大师,此人天生一张巧舌如簧的铁嘴,能言善辩,口若悬河,滔滔不绝。《鲁连子》载:“齐辩士田巴,服徂丘,议稷下,毁五帝,罪三王,服五霸,离坚白,合同异,一日服千人。”五帝都被他贬得一无是处,春秋五霸那简直就一钱不值,一天当中让一千个人败下阵来,可见嘴上功夫十分了得。

    在盛产辩士的时代,有些人往往凭借三寸不烂之舌逆转时势,甚至改变国家命运,难怪古人把辩士的舌头与武士的剑、文士的笔相提并论,三种锋利之物往往令人猝不及防。田巴显然不是这一种辩才,他属于没事胡咧咧,满嘴跑火车吹牛侃大山一类的。

    这样一位高谈阔论,说遍天下无敌嘴的高手,竟然也有败北的时候。某一天,田巴大师的大徒弟禽滑厘在路上遇见一位老太太。老太太施礼后上前搭话:“这位不是田巴大师的徒弟吗?您一定得到了大师的真传吧?俺有一个大大的疑惑,想向您讨教啊!”禽滑厘不免洋洋得意:“你说说看,我自然有说服你的道理!”老太太说:“据我观察,马的鬃毛向上生长,很短,马尾向下生长,却长,这是什么道理?”禽滑厘大大咧咧一笑:“这简单,很容易让人理解的事儿。马鬃向上逆势争强,所以老天爷让它短一些;马尾向下顺势谦逊,老天爷就让它长一些。”老太太成竹在胸:“那么,人的头发向上,是逆势吧?可头发却长;人的胡须向下,属于顺势吧?为啥短呢?”禽滑厘瞬间石化,茫然若失,好一会才结结巴巴说:“那啥,我……我还没学到这些呢,你……你在这儿等着啊,一会儿我回来给你解释!”禽滑厘一路小跑找到老师田巴,如此这般说了一遍。田巴低头沉思半晌,猛然一抬头:“禽老大啊禽老大,你今后没事儿少给我出去嘚嘚瑟瑟瞎转悠!”

    以摇唇鼓舌为能事的田大师也有说不明白的时候,竟然不敢直面一个老妇人。另一个让田大师难堪,不得不选择闭嘴的是一个年仅十二岁的少年。

  少年名叫鲁连,是当时名士徐劫的学生。鲁连听说田巴很有名气,心里不服气,就对老师说:“老师,我想跟田大师理论一番,让他今后少牛皮哄哄的,好不好?”徐老师说:“你还小,能辩论过他吗?”小鲁连信心十足:“没问题,我能行!”

    徐劫找到田巴,说明来意,田巴嘴一撇,眼睛一翻:“可以!”鲁连开门见山:“我听人说厅堂上的垃圾还没扫除,哪里顾得上铲除郊外的野草?在短兵相接搏斗时,如何防备远处的冷箭?这是啥道理啊?这叫事情要有轻重缓急!如果急事不办,先办次要的事儿,不就乱套了吗?现在我国形势危急,南阳有楚军屯驻,高唐遭赵军攻击,聊城被燕军围困。田老师,您有救国的妙计吗?”田巴一时语塞,脸憋得通红半天才说:“没有!”鲁连一笑:“国家存亡之际不能想出拯救的办法,那您还算什么演说大师呢?我倒有个计策解决危机。真正有本事的雄辩大师应该解决实际问题,可是阁下整天海吹神侃,像个猫头鹰一样喋喋不休地咕咕呕呕瞎叫唤,烦不烦人?希望您今后少说几句吧?”

    田巴羞愧不已,还不得不掩饰一下窘境,给自己找个台阶:“那啥,你说得不错,说得不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