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的力量与温度
——读《红绸》有感
马立珩
       [《长钢纵横》2015年第4期 总第97期 ] 关闭】【回页首
    能与钢铁结缘,这要感谢我的丈夫。

    记得第一次,登门造访未来公婆,招待我的,除了长钢地区特有的大碗“饸饹面”和婆婆的拿手菜外,还有就是公公讲述的长钢红色历史。

    那时,能够感受到已步入天命之年的公公对工作依然充满了激情,对长钢的爱朴实而浓厚。这也事出有因,丈夫一家三代都在长钢工作,丈夫的爷爷,是第一批护送1号高炉从阳泉迁至长钢的工人,为了钢铁业的崛起,艰苦创业,百折不挠,贡献了毕生的经历。随后,公公也进入了长钢工作,与企业同呼吸共命运,一直未曾离开。如今,已经退休了快三年的他,每天准时收看《首钢新闻》和《长钢新闻》的习惯仍然延续着。这种坚持,像一颗火种,挑旺着年轻一辈为首钢长钢继续努力工作的热火。

    最近,有幸拜读了女作家赵雁的长篇小说《红绸》,更像一把熊熊燃烧的火焰,在我心里延绵不息。

    手捧《红绸》,第一眼就被这个充满质感的封面吸引,大气而庄重的黑色与简单朴素的红色呼应,再加上“红绸”修饰的衬底,就像一幅立体画卷,映射出钢铁的力量和温度。小说以罗天齐一家三代人在京钢上班为线索,辐射出了众多血肉丰满的钢铁人物和跌宕起伏的钢铁故事。这个家族的钢铁生活、钢铁梦想和钢铁情怀,是中国钢铁人的代表,是中国工业的脊梁。罗家三代,可以说是万千钢铁建设大军的一个缩影,这个缩影让我感觉那么远、却又那么近。

    在这部书里,有一种力量是鹰的精神。如果没有意外,有的鹰竟然能活到七十多岁,差不多与人的寿数相当,那些能活到七十多岁的鹰可以说是经过“涅槃”的勇士。书中,百灵的姥姥给百灵讲鹰的故事,象征着钢铁人有鹰一般的坚忍、坚强、持之以恒和百折不挠的精神。书中,无论是第一章,经过艰难的起步,在一九五八年建起中国第一座侧吹转炉,结束了“有铁无钢”的历史,成为名副其实的钢铁公司。“当天车将钢包吊过来,摇炉工将转炉摇低,出钢口对准钢包,刹那间,耀眼的钢水奔流而出,映红了整个厂房”;还是最后一章,经过千锤百炼,在二零零六年2160板材轧机终于轧出了梦想中的“红绸子”,“一条又一条红彤彤的绸带出现在轧制线上,伊白慧坐在控制室里,热泪流了出来”,一步步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的艰难跨越和发展,都是以这股强大而无形的力量作支撑,并贯穿始终。

  在这部书里,有一种温度是带体温的钢铁情怀。罗家夫妇,儿子、女儿、孙女都在京钢工作,这是一种使命担当,也是一份爱的延续。书中,我对“一把手”罗天齐的印象最深刻,也最佩服他的妻子伊白慧。两人是这个家的主心骨,所言所行对后辈的影响很深。罗天齐在工作中以严谨负责、敢于担当的形象示人,“他和高炉实在太有感情了,高炉已经成了他生命的一部分”,他妻子白慧也说,“他爱高炉胜过爱自己”。正是因为罗天齐的这一情感使然,他的身影最后出现在了高炉上,因为要坚持排除高炉故障,导致煤气中毒,永远地离开了他最深爱的妻子和孩子们还有温暖的家。伊白慧,一个看似柔弱的女性,在工作中一点没输给男性,懂专业、肯钻研、能吃苦,有胸怀也有气度。“我真舍不得放你回家,有你们这些老同志在这里看摊守业,我放心!我想到的,你们想到了,我没想到的,你们也想到了”,这是,伊白慧即将告别工作岗位时,京钢当家人石洪山对她的褒奖和评价。

  品读《红绸》,仿佛置身其间,和着人物的悲欢离合,我时而眼窝酸楚,时而欢欣雀跃,这些情感的追随,不仅仅是因为我们是拥有辉煌发展历史的首钢旗下的一员,也不仅仅是因为自身的家庭或多或少有类似经历的亲切,而是钢铁所拥有的坚实力量和情感温度的指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