璀璨的西游
——读名著《西游记》偶感
赵玉田
       [《长钢纵横》2015年第4期 总第97期 ] 关闭】【回页首
    名著是有着划时代意义的,号称千古不朽之作。大凡一部名著,对当时社会的黑暗面都有着不同程度的鞭笞,并且有着绵延不绝的影响力,不管是对国家、对社会、对人生。有时候,我在想人的一生能读多少书呢?所以在有限的人生之涯,要从读名著入手,多学习,多思考,多交流,多写作,让我们读过的每一部名著真正成为你的宝贵财富。

    最近读《西游记》这部名著,我觉着作者敢于揭示丑陋的社会怪像,通过天、地、冥,神、妖、鬼的故事,直指明朝的当权者,既是对当政者的警醒,也是给后世者的启发。我主要从作者所要表现的主题思想入手,来谈谈我的看法,其中不尽妥、不全面之处实难避免,权且在咬文嚼字中,与读者齐飨之。

    要想真正地理解一部作品,应该从多方面着手,比如作者的人生际遇,作者生活的时代,作者的写作取向等等,通过这些方面来集中表现作品的主题思想。那么《西游记》的主题思想是什么呢?我们就得先看看作者的人生遭遇。司马迁在《报任安书》里说,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诗三百,大抵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这说明个人的苦难生活能带来创作上的高峰。上世纪上半叶,由胡适和鲁迅多方考证《西游记》的作者,根据史料确定为明朝中叶时期的吴承恩,大约生活在明弘治至万历年间,他出生在一个由文职小官僚而沦落为小商人的家庭,曾祖父、祖父“两世相继为学官,皆不显”,父亲是个不善经营的小商人,常遭官府吏胥敲诈,对社会现实颇为不满。吴承恩在科场上很不得志,直到40多岁才得了个“岁贡生”,由于科场失意,境遇不好,生活贫困,他曾遭到那些势利之徒的笑骂。他为人性格倔强,不肯阿谀奉迎,直到60多岁时,不得已,才勉强去作长兴县丞,但不久就“耻折腰”,遂拂袖而归。这种种遭遇使他加深了对封建官场、科场的腐败以及社会上的炎凉世态的认识和愤慨。这也正是《西游记》要表现的主题思想。

    我们来看作者生活的时代。嘉靖帝崇尚道教,深居内宫,炼丹尚道求长生,20多年不理朝政,有些人曾劝说停止这类迷信活动,竟遭迫害,有的甚至当场被活活打死。他让严嵩一伙掌握大权,专横跋扈,为所欲为,迫害异己,贪婪昏暴。嘉靖帝先后封道士邵元节、陶仲文为“真人”,官至礼部尚书,自号“灵霄上清统雷元阳妙一飞玄真君”。朝廷的乌烟瘴气导致民怨沸腾,社会风气日下,这是作者极度批判的现象。这在作品中都有表现,比如在第四十五回“三清观大圣留名,车迟国猴王显法”里,国王崇信道教,敕封虎力、羊力、鹿力大仙为国师,把持全国朝政,导致民怨声声。实际上这些是作者对明朝当政者腐败现象的严厉批判。

    另外,《西游记》的主题思想与个人爱好也有极大关系。吴承恩自幼喜欢稗官野史,熟悉古代神话传说和民间传闻。他极好读书,性敏多慧,博极群书,此书是以历史史料的记载和民间的传说故事为依据,由作者发挥想象而编写出来的。比如书中“唐太宗魂游地府”、“魏征梦斩泾河老龙”、“敬德秦琼当门神”、“袁守城算卦”、“刘全进瓜”、“敕建相国寺”等故事情节,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广为流传,是街谈巷议的美味,还有唐玄奘印度取经的故事,是从《大唐西域记》、《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中挖掘并演化出来的。没有这几个方面的条件,西游记是不可能问世的。

    对现实的批判越是深刻,揭示的丑恶现象越是犀利,对后世的影响意义就越大,流传的就越长。像那些粉饰、遮掩问题,歌功颂德,一贯附和的文学作品,是当时性的,没有生命力的。我们知道“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的含义。有“诗史”之称的杜甫,他的诗歌主要反映了安史之乱给人们带来的灾难和痛苦,战乱中士兵杀马、易子而食,惨不忍睹,杀戮、民怨、荒废是当时的社会特征,作者批判了唐玄宗后期不务朝政,只图与杨玉环深宫暧昧,落得个国破家亡民怨。只有像这样敢于直面腐朽政权,反映社会现实的文章才能有绵延不绝的生命力!读史可以明鉴,可以启示后来人,我们读文学名著,主要是悟出人生哲理,从中吸取教训,不可唧唧复唧唧了。

    《西游记》是借助唐朝的故事来说明朝的故事,也就是我们说的“借古讽今”。在我读到第七十九回“寻洞擒妖逢老寿,当朝正主救婴儿”,发现“谨身殿”三个字,后来我就查询资料,知道“谨身殿”是明初永乐朝(1420年)建成的紫禁城里的一个大殿,嘉靖朝(1562年)改为“建极殿”,顺治朝(1645年)改为“保和殿”,还有在祭赛国里的“锦衣卫”,朱紫国里的“司礼监”,灭法国里的“兵马司”皆同明制。这些说明《西游记》写的就是明朝年间的事。为了警示崇信道教的明朝廷,作者采取了“扬佛抑道”的写作思路,对道教的批判可谓是毫不留情,比如在车迟国大闹三清观,猪八戒把道士们供奉的主子“三清”扔进茅坑里去。道士的危害主要是借助于皇权,作者批判道士就是直指皇权,在比丘国的国丈就是一道士,他借助一狐狸精幻化为美眉而色诱皇家,这样以便控制皇权,待皇上驾崩就可直接做皇上把持朝政,他借助皇权索取1111个小儿的心肝做药引子,危害社会,这样的话,道士和皇权就紧紧地结合在了一起,批判道士就是批判皇权。

    在批判道家的同时,作者也不是一贯地颂扬佛家。在第三十九回“一粒金丹天上得,三年故主世间生”里,乌鸡国王好善斎生,体恤爱民,国治民安,但就是因为把文殊菩萨幻化来的凡僧,在御水河里浸了三日三夜,如来就浸了此国王三年,以报三日水灾之恨,还让文殊菩萨的坐骑青毛狮子幻化为道士,淫乱后宫,破坏风气。这说明如来佛、文殊菩萨是怎样的小肚鸡肠,睚眦必报。在第九十八回“猿熟马驯方脱壳,功成行满见真如”里,去经书的时候,阿傩、伽叶还要收取人事,如来佛还辩护说,经不可轻传,亦不可空取,不得已才把唐王给化斋的紫金钵盂给了他们。在《西游记》里,“神、佛、魔、妖”许多都是有亲的,比如狮驼岭的大鹏是如来的母舅,青狮和白象是文殊普贤的坐骑等等。如来佛说,南赡部洲,贪淫乐祸,多杀多争。西牛贺洲,不贪不杀,养气潜灵,虽无上真,人人固寿。但是在西牛贺洲地域的金平府、地灵县等,都遇到了冤假错案或者妖魔横行。作者以飘逸潇洒之笔讽喻现实,批判佛家、道家、皇权的相互勾结,在孙悟空大闹天宫之后举办的“安天会”就是他们勾结的最好见证。

  《西游记》在批判一种现象的同时也在赞扬一种现象。赞扬猴行者不畏艰难,不惧恶势力,一心向善的人间大爱。

  《西游记》里边一个故事接一个故事,各成一体但又密切相连,它针砭时弊的主题思想闪耀光芒,永垂史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