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事
马知行
       [《长钢纵横》2015年第4期 总第97期 ] 关闭】【回页首
                                                    一

    黄猫又在阳台上端坐着。

    他一脸黑线,眉头拧成了疙瘩。这只猫已经连续好几天到他家的阳台上了,整天喵喵叫,怎么也赶不走!

    “唉!”他无奈地摇摇头,“真是自己酿成的苦果啊!”


                                                    二

    他刚刚搬到这个小区不久,住2楼。

    入住第二天,这只黄猫就“拜访”过他家的阳台。这只毛茸茸小动物的突然到来,让一家人都特别高兴。他时常把阳台的纱窗打开方便黄猫进入,还给它一些吃剩的饭菜。

    小区被打理的很干净,楼下几乎没有老鼠和剩饭剩菜。食物的缺乏,导致黄猫饿得很瘦,毛发又乱又脏。

    他打心底同情它,每次都把它喂得满嘴流油,肚皮滚圆。他还帮黄猫洗过几次冷水澡。猫类怕水,要帮它洗澡真不容易!记得有一次,它一个激灵,甚至差点挠了他的手!

    “打理”干净的黄猫与先前简直“判若两猫”——匀称的身材,柔顺的毛发,乖巧可爱,亭亭玉立,简直称得上猫类的“美女”。黄猫通人性,知道他帮了自己,时不时来他们家,经常还贴着他的小腿撒娇。

    不知不觉的,黄猫已经成了他家的常客。

    为了让它的生活条件更好,他把不用的床单放在阳台上,还准备了一个枕头——黄猫来到阳台上时,就可以在这里小憩一会儿。他还专门买了一个食盆和猫粮……每当看着黄猫惬意地在“小窝”里打盹,他就会感到心情舒畅。

    每次离开,黄猫都从阳台纵身一跃,跳到旁边的瓦制屋顶,再绕到另一栋楼的屋檐上。在他看来,这样既危险又麻烦。

    据他观察,黄猫没有主人,而且家人都很喜欢它,要不干脆把它收养算了……他终于下定决心,但是,黄猫突然莫名其妙地失踪了。

    好几个月,黄猫连影子都没出现。

    “猫窝”已经蒙了一层灰,猫盆里也是空的,但他没有将这些收起来。他觉得黄猫不会这么轻易就离开……

    可是黄猫还是没有现身。

    “老友”不辞而别,他有些失落。“野物终究是野物,怎么可能懂得知恩图报……”他自嘲地笑笑,为自己先前的幻想感到可笑,他准备把没用的旧床单和猫盆丢到楼下。

    可就在周六,黄猫回来了!

    刚吃完晚饭,他正准备下楼散散步,穿鞋时,突然有一抹淡黄从眼前闪过——黄猫此时正在阳台上着急地乱转,时不时用爪子挠挠窗户,好像想进来。他赶快打开纱窗,黄猫急不可待地冲进了房间。

    几个月不见,黄猫又变回了老样子。这几个月肯定不好受,它好不容易洗干净的毛发变得又脏又乱,肚皮饿得贴上了肋骨,看起来憔悴了许多。

    黄猫用乞求的眼神注视着他——它已经饿到了极点。他赶快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食物,放到它的食盆里。

    黄猫也不客气,立刻大口大口地吃起来。看来真是饿坏了!他轻抚着黄猫背上脏乎乎的毛,看着狼吞虎咽的黄猫,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食盆很快空了。他本以为黄猫会像从前那样,在“猫窝”里打滚,但出乎意料的是,黄猫仍然用可怜的眼神望着他,好像还没吃饱。

    他挠挠头,很不解。这量已经够了,怎么今天胃口这么好?

    他去到厨房,拿出昨晚剩下的鱼肉,把鱼头取下来,又取了一大块鱼排,放进了食盆里。一转眼,黄猫又开始“饕餮”,直到原本干瘪的肚子饱得像装进了一颗“球”,它才停止了进食。

    他看黄猫已经吃不下了,正想和它“亲热”一番,可万万没想到,黄猫竟然叼住鱼头,从阳台跳了出去!

    黄猫这次没有按照以往的“路线”回到房檐,而是径直跑进了地下车库。虽然有些奇怪,但至少黄猫——他的老朋友回来了。他哼着小曲儿,心情格外好。

    隔天一早,黄猫又准时来到了阳台上。

    黄猫精神多了,但还是略显瘦弱。他拿出一盒牛奶,倒进食盆里——这是他特意为黄猫准备的“补品”。黄猫也不客气,立刻把头埋进盆里,贪婪地舔食牛奶,身体因激动而微微发颤。

    他盯着黄猫的背影,不禁有些发楞——他有多久没有看见这样的场景了?几个月前,他也是这样,微笑着看着黄猫进食的可爱模样……

    他渐渐看得入了迷,情不自禁地把手伸过去,想抚一抚略显凌乱的猫毛,但还没有触碰到黄猫,它就警惕地往身旁一闪,躲了过去。他的手悬在半空,气氛显得有些尴尬。

    他有些难以置信,黄猫盯着他,一脸的警戒,方才的可爱模样早已荡然无存。

    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但眼前确实是黄猫!他越发感到奇怪——难道它受到了什么刺激?

    “哐!”铁器碰撞地面的声音从厨房传来,打断了他的思绪。他回过神一看,黄猫早已不在身边!

    黄猫叼走了早上刚买回的黄花鱼,碰落了灶台上的铁铲,从厨房的窗口跳了出去,飞身跃上隔壁的瓦制屋顶。尽管嘴中叼着鱼,它依然轻快地逃了出去……

    他惊讶地瞪大了双眼,乖巧的黄猫竟然偷鱼!他如梦初醒,气得直跺脚。本来还因为黄猫的归来而高兴,现在反倒弄巧成拙,变成“引狼入室”了!

    他粗暴地将擦得发亮的食盆和毛毯裹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他为了黄猫付出这么多,它竟这样回报!

    他暗暗发誓,以后绝对不再和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来往!

    那天晚上,他做了个梦。

    梦中,黄猫与他交往的点点滴滴,如幻灯片一般在他的脑中放映。他其实是想不通:黄猫,为什么变坏了呢?



                                                     三

    一觉睡到大天亮。他伸了个懒腰,在床上坐了一会儿,倦意又向他袭来。

    “去阳台晒晒太阳吧。”他刚把阳台的纱窗打开,一个黄色身影突然一闪——竟然又是黄猫!

    黄猫把两只前脚掌搭在纱窗上,看来是想进来。

    他把门开了一条小缝,侧身走向阳台。黄猫正想进门,“啪!”他反手用力地把玻璃门关上了。他紧盯着黄猫。

    他又愤怒又惊讶,这畜生知道把我惹毛了,还敢回来!他警惕地盯着黄猫,怕它又有什么“小动作”。黄猫做出了更为大胆的举动,它把一直竖着的猫尾夹入胯间,同时低下头去——这是猫类表示歉意的动作!

    他这下可真懵了,这么快就变脸?这是要演哪一出?

    黄猫低着头,一边蹭着他的小腿,一边轻柔地瞄瞄叫着。

    收到它的“温柔攻势”,他有些心软了,毕竟是老朋友了。他笑笑,耸耸肩,把纱窗推开的一刹那——黄猫突然冲进屋内,径直跑向了厨房!

    他又一次愣在原地,厨房放着昨晚买回来的烤鸡肉!不妙!   

    等到他回过神,跑进厨房后,映入眼帘的一幕让他的预感灵验了——垃圾桶被打翻,污物撒了一地,灶台沾上了少许泥巴;放在台上的鸡肉,早已不见了踪影。

    “我去!”他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这畜生竟然这么狡猾!

    他颓然地侧倒在沙发上,无奈地摇摇头,既为自己的天真而感到可笑,又有些失落。

    黄猫已经三番五次地欺骗他,绝对不会再有下次了!

    这天晚上,他又做了一个关于黄猫的梦。

    梦中,黄猫再次来到阳台上。他二话不说,操起身旁的扫把,想把它赶走。“喵—喵—”黄猫委屈地叫声,让他的心紧缩了好几下,但他最终还是狠下心来,把黄猫赶出了阳台。看着黄猫慌忙逃走的身影,他明白,它不会再回来了……
 

                                                      四

    一大早,他就径直走向阳台,他隐约觉得黄猫今天会来。

    果然不出他所料,那个不要脸的小东西正趴在阳台上。

    躺着晒太阳的黄猫见他来了,赶快起身,轻轻摇着蓬松的尾巴——它一直等着他呢!那猫尾摇得很轻柔,宛若一朵盛开的菊花,他知道,黄猫现在心情很好。

    他沉默不语,打开玻璃门,走了出去,抓起一旁的扫把,然后静静地望着黄猫。它正歪着脑袋,一脸狐疑。他深深地吐了一口气——接下来他就可以像梦中一样,用扫帚把黄猫赶跑就行了!

    黄猫故计重施,夹起尾巴,歉意地低下头,又想走近蹭他的腿。

    他突然冲黄猫大喝一声:“走开!”黄猫也许是被吓住了,停下脚步。他举起扫帚——只要往黄猫身上一拍,它马上就会落荒而逃!想到这忘恩负义的东西马上就会夹着尾巴滚蛋,他的脑海涌起一阵莫名其妙的快感……

    黄猫显然没有意识到危险,瞪着大眼睛,一副天真的模样。

    但是,他手中的扫把迟迟没有落下。梦中黄猫惊恐地逃离的场景至今让他记忆犹新。他难道真的希望看见这一幕吗?一只弱小的猫肯定承受不住一扫把吧……

    黄猫“喵喵”叫着向他走过来,想蹭他的腿。

    他把扫把放回了原处,转身打开了玻璃门。黄猫立即跟上来,也想随他进屋,但门“砰”的一声关上了——他狠不下心驱赶黄猫,但也不会再让它进来。

    黄猫没有离开,在阳台上“喵—喵—”直叫,希望他把门打开。但他故意装作没听见,把电视声音开得很大。

    他的注意力无法集中在电视节目上,他一边用摇控器换台,一边用眼睛余光看着阳台。黄猫时而紧贴着玻璃门,时而原地打转,张着嘴叫着。

    一台综艺节目最终吸引住了他。过了好一阵儿,他突然想起黄猫,把目光转向阳台,门外已没有了黄猫的身影。

    他打开门,黄猫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只剩下空荡荡的阳台。不知怎的,他却高兴不起来,心里空落落的……


                                                     五

    他打了个哈欠,又是崭新的一天。

    早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在阳台上,狭小的阳台顿时显得熠熠生辉;窗外有许多小鸟婉转地鸣叫,但他无暇顾及这些。他心里装着猫,目光在阳台上寻找,但没有看到它。

    他明知道黄猫不会再来了,但直觉驱使着他来看看。

    接下来几天,黄猫果然没有出现。

    没有黄猫的介入,他的生活回归了正常。他强迫自己忘记关于黄猫的一切,过程十分顺利——本应是这样。

    但,第四天,黄猫来了。

    那天下午,他买完菜,刚到家,耳边突然响起柔弱的叫声:“喵……”虽然声音小,但他依然分辨出来——黄猫正趴在阳台上。

    不——与其说黄猫是趴在地上,倒不如说它根本没有力气站立!

    他赶紧把玻璃门推开,黄猫比起上一次,已经瘦得不成样子,奄奄一息的黄猫,吃力地将头抬起来。

    原本柔顺的毛,沾满了一大片的污泥,身体左侧还拧成了一串串“麻花”;那双无论何时都充满着活力的大眼睛,早已失去了光泽,此刻充斥着疲倦与木然,眼角还积攒了许多眼屎……

    见他出来,黄猫想站起来蹭他的腿。一段挣扎后,总算摇摇晃晃地起身,但显然站立不稳,仿佛下一刻就要倒地。

    看来这几天,黄猫过得确实很艰难!

    他咬咬牙,同情和理智相互“斗争”——如果再次帮助了黄猫,之前的努力就都打了水漂;如果见死不救,那良心上确实过不去……最终,他对黄猫的同情占了上风——转过身,从菜篮里拿出一条鱼,抛到它面前。

    黄猫迟疑片刻,迅速叼起鱼,感激地看了他一眼,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想顺着阳台爬下去。它实在太虚弱了,平常轻轻松松就能完成的起跳,此时已无法实现。

    黄猫明显饿坏了,为什么不先把鱼吃掉,而是急着要离开呢?他心生疑问。

    他打开大门,让黄猫从楼梯间离开。他斜着双眼盯着黄猫——说实话,黄猫还会不会骗他,心里实在没底;既然急着要走,就让它走吧!

    黄猫叼着鱼,慢慢地走出大门,并没有立刻离开,它转过身,眼睛注视着他,眼神虽然是疲倦的,但显然包含着感激……然后,转身沿楼梯跑下楼去。

    他猛然感到黄猫太反常了,决定尾随着黄猫一探究竟。

    猫径直走进了地下车库。他一直跟踪着黄猫。这家伙平时跑得飞快,要不是饿得没了力气,他可怎么也跟不上它!

    黄猫左拐弯,一闪身钻进废品堆放室。这里堆放着小区业主们的老旧家具,也许是整个地下车库最适合它居住的地方了。

    “喵……”不远处响起了一声细微的猫叫,比黄猫的声音更柔弱,甚至听得出几分稚嫩……

    他悄悄地躲在一个木质衣柜后,透过缝隙向里面瞄了瞄。已经临近黄昏,光线有些昏暗,但他确实看见了黄猫的身边,正围着三只小猫!

    它们长相乖巧,简直与黄猫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和黄猫身上杂乱不堪的毛形成鲜明对比,小猫们毛发柔顺,小猫们看来是断奶不久,正处于吃肉的过渡期,非常活泼好动,就算是吃东西也不安分。你推我一下,我咬咬你的耳朵,一边打闹一边进食,玩得不亦乐乎。毫无疑问——这三只小猫是黄猫的孩子!

    黄猫趴在那里,任由孩子们争先恐后地吃鱼,安静的眯着眼睛打瞌睡。它的肚子瘪得仿佛只剩一层皮,食物难找,可以肯定,为了给孩子们补充营养,黄猫几天来什么也没吃……

    他突然感到一阵心塞。原来黄猫是为了自己的孩子,才三番五次地造访……而自己却一次次为难这位母亲,甚至认为它是一个无耻的欺骗者......

    小猫们跑到一旁玩去了。黄猫站起身,嚼食那一幅几乎没有肉的鱼骨架。“喀嚓!喀嚓!”的声音,仿佛一根根鱼刺扎着他的心。顿时,一股不可名状的渺小感,迎面向他袭来……

    从那天起,他每天吃完晚饭,总会来到地下车库,为猫们送一些食物。

    多数时间,他都没见着黄猫;虽然没见面,黄猫却猜到了是他。

    因为,每天早上,黄猫都会准时来到阳台;它不再是“欺骗者”,而是,以朋友的身份做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