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牛师傅
易辰
       [《长钢纵横》2015年第4期 总第97期 ] 关闭】【回页首
    老兵姓牛,名叫迷芳,是我参加工作后的第一个师傅。1998年,我长钢技校毕业分配到连轧厂(现在的轧钢厂连轧车间)精整作业区工作,那时,牛师傅也刚刚参加工作不久,然而我总觉得,他就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师傅。老兵是我送给他的敬称,2003年4月,由于工作需要我离开了老兵——牛师傅,分配到了其他车间工作,十几年过去了,我一直没有忘记老兵牛师傅,他的形象在我这个记性不是很好的人的心中从来没有模糊过,而且随着时光的流逝,一天天高大起来。

    记忆中的老兵是一个工作认真负责的人,与他在一起工作五年多的时光,从没见老兵迟到、早退过,而且老兵好像从未休过什么假,什么探亲假、病假等通通与他无关,老兵简直就是铁人一个。

  老兵就是老兵,他很犟。作为一名精整作业区点支工,他深知自己的职责,凡是工作上的事儿都较真,只要从他眼皮下过从来马虎不得。有些工友私下劝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别太认真,老兵听了瞪大眼睛说:“那咋行,现在我是精整点支工,对企业得负责!”在他点支包装过的钢材中总是一根也不多,一根也不少。他总是说,“我们点支工必须认真负责,多一根钢材我们吃亏,少一根钢材客户也不干呀”。

  对待同志,老兵总像一个长者。记得刚参加工作时,总是看到老兵每天一上班就推上小车拉上保温桶到车间茶炉房去给当班的工友们打开水,那时,我也每天跟着老兵去打水,我出于好奇地问道:“牛师傅,那么多人都在坐着,为什么你天天一个人去茶炉房打开水”他笑着说:“给工友打点开水不算什么,夏天天气非常热,工友们必须多喝水,补充水分,这样才不会中暑呀,打点开水,举手之劳”。

  今年5月份,在公司优化劳动组织提高工作效率工作中,我再次来到了我工作过的连轧车间时,又一次见到了我的老兵—牛师傅。他还是在精整作业区整料平台上认真地清点着刚刚轧制出来的钢材5,10,15……,这样重复的动作我太熟悉不过了,又乏味,又枯燥,而他笑着对我说:“不来重温一下你刚参加工作的情景吗?而我再次从他手中接过那磨擦的亮堂堂的铁钩时,看到了老兵那种对企业忠诚、负责的精神,同时也看到了老兵爱岗敬业的精神品质。

    由于精整作业区在优化劳动组织工作中岗位人员的减少,老兵牛师傅在干完自己本职工作的同时,还积极协助别的岗位上的工友们的工作,打包、打牌、入库……,一个班下来,累的他腰杆都直不起来。

    我常常在想,如果没有老兵们,就没有轧钢厂发展建设的今天,历史不会忘记如老兵一样的轧钢工人的,虽然他们依然在平凡的岗位上默默地奉献着,然而,他们好的作风好的传统正在被一代又一代的轧钢人传承着、诠释着、演绎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