孜孜不倦的追求
——记炼铁厂烧结车间作业长刘祥
丁晓梅
       [《长钢纵横》2015年第4期 总第97期 ] 关闭】【回页首
    2008年9月刘祥大学毕业,带着父辈的期望来到炼铁厂烧结车间工作。来到主机工作的第一天,看着一批又一批成品烧结矿被输送到高炉,一圈又一圈翻滚上来的台车和排列有序的炉条。如火如荼的工作场面让刘祥倍受感动,他下定决心要当一名合格的看火工。

    判断混合料水分和配碳量的大小是衡量一名合格看火工的标尺。为了向这根“标尺”靠近,刘祥必须练就一副“火眼金睛”。刘祥早来晚走,每班三次的主机混合料水分取样是他最关注的工作,不到三个月,刘祥的“火眼金睛”最终得到看火组长的认可。2011年6月,刘祥凭着过硬的烧结技术,成功竞聘为烧结车间作业长。

  4号机料批420t/h,5号机料批430t/h,凌晨5点30分双机全部用成新料,退出了超特粉,看火工一定要及时关注烧成,中控工一定要关注P-5带流量......。八点班的班前会上,刘祥根据夜班生产情况熟练地布置起了当班的生产任务。面对原料结构的不断调整,刘祥孜孜不倦地研究着各种铁料间的原料性质。每次一变料,班前会提到的第一件事情绝对是原料变化信息。他要求本班配料、混料、烧结三大工序要紧密衔接,实事求是按生产工艺和工序要求进行生产,保证适宜的混合料水分和最好的烧结矿烧成。利用超高烧结料层的自动“蓄热”功能,严控烧结工序内循环返矿量的增加和焦粉消耗,以确保本班组烧结矿的品位、碱度、转鼓指数等指标满足高炉的生产需求。

  刘祥常说,高炉的需求就是我们的追求,只有生产出合格的烧结矿才能为高炉的顺行打下良好的基础。一次,4号配料12号石灰仓蓬仓,造成石灰下料不稳和混合料水分波动。刘祥接到控制站传来的指令后,立即赶到配料厂房,组织配料岗位职工用仓壁振动器和出料口疏通的方式使下料量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恢复。同时要求混料岗位职工到出料口密切关注和调整混合料水分,快速采取补救措施。他平时练就的判断水分的“火眼金睛”在这时终于派上用场,果断推算上料时间,通知中控工减慢烧结机机速,将正常料和偏干料放置在不同的两个缓冲仓内,这才避免了一场因水分添加不符合工艺要求、影响制粒成球效果的工序质量事故的发生。刘祥正是凭着自己的这股子钻劲,才使得所在班组关键岗位职工的控制能力在短时间内得到大幅提升,班组烧结矿月均产量和合格率位居四班前茅。

  烧结车间通过岗位优化和整合后,生产班组将四辊组、风机房和水泵房人员也兼管过来,人员和岗位的增多也意味着刘祥身上的担子更重了。从四辊破碎厂房到配料控制站;从混水平台到制粒厂房;从Z-2到Z-4带,从主机到矿槽,从两个风机房到水泵房的普通水和炼铁冲渣水的切换,每个区域、每个厂房,每件生产事件和生产息息相关的事情他都没有放过。哪台套设备出现故障,哪位职工精神状态出现了异常都逃不过刘祥的“法眼”。在一次巡检设备时,刘祥发现Z12-1带下料斗下料点由原来的“片状”逐渐变为“成点”,他立即通知岗位人员进行下料斗疏通,半个小时的疏通下料斗工作结束后,主机矿槽工作人员都对他的“眼勤”工作法竖起大拇指。在不断的实践中,刘祥的“法眼”时刻关注着制粒滚筒漏料问题。4号烧结机生产线投产后不久,制粒厂房1号、2号制粒机进口端漏料非常严重,工友们清理漏料,几乎是从上班一直干到下班,工人劳动强度很大。后来刘祥发挥他的“嘴勤和腿勤”,多次跑现场观察,多次与专业技术人员反复讨论,一致认为该制粒机进口端溜槽,在设计之时角度过于垂直,近90度垂直角,同时溜槽伸进滚筒内部较短,约不足一米,从而导致混合料进入制粒滚筒后向前运行不畅,厚料不断堆积在前料上,就像流水在向前遇到阻力后,就会从阻力小的地方溢出形成漏料。主要症结找到后,经过改造,溜槽深入滚筒部分加长至1.5米,溜槽与滚筒倾角增大到110度左右,混合料进入滚筒后阻力减小,彻底解决了制粒机漏料这一制约生产的难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