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降一块钱
黄丽慧
       [《长钢纵横》2015年第4期 总第97期 ] 关闭】【回页首
    钢铁市场从“寒冬期”进入“冰冻期”,彻骨寒意咄咄逼人。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窘迫愈发显现,唯有从内部入手,严控资金管理和运作。

    作为资金占用的“大户”,采购部门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如何减少原燃料资金占用?如何把每一分钱都用在刀刃上?

  众目睽睽,众望聚焦。供应处居危思危,以“五把尺子”为衡量标准,坚守“降一块钱不嫌少,降100块钱不嫌多”的原则,走在低库存保供的钢丝绳上,全方位控制采购成本,拧出成本这块毛巾上的每一滴水,4至7月份,实现原燃料采购跑赢市场3025万元,其中进口矿跑赢1891万元, 国内采购跑赢1134万元。


低库存保供:预警不断,奔跑不歇


    年初,公司二届三次职代会上,提出坚持低库存条件下的生产组织模式,降低采购成本和资金占用的工作要求。

  自古,“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低库存就好比端着快见了底儿的米面缸去打仗,随时都可能“断顿”。一旦供应不上,企业生产无法稳定持续组织,势必在本已忧心忡忡的职工群众中,投下负面的阴霾。 

    难题摆在眼前,可以有一千个理由去推脱。但只有一个理由让人冲上去,那就是企业要生存,数万长钢人要生存!

    这个唯一的理由便成为供应人不断加油、不懈努力的强大动力。

    长钢每天要吃进近1.1万吨的矿粉、2500余吨燃料和2600余吨的各种辅料。预警库存量单品种最短时间3天,最长时间7天。一旦发出预警,供应处就必须在断料之前,将短缺的原燃料品种及时采购补充起来。这样短、频、快的采购还必须建立在性价比合理的基础上。

    为了尽可能减少资金占用,库存量始终处于最低点,早调会上,预警报告频传。

    市场整体下行,价格波动频繁。

    供应人,以奔跑的姿态去迎接挑战。

    画面定格在原料科科长案头的一张表格上,这是一张统计表,上面密密麻麻地记录着5、6个港口,十余种进口矿粉的当天价格、当天港口存量、当天可发汽车运量、火车运量、运输费用、到厂价格等数十个数据。这些数据,每天都要更新。数据的来源,是长驻港口的采购人员定时反馈回来的。一张A4纸就能放下的几十个数据,要想准确,4、5个港口,每个港口的驻点采购人员至少要跑3家以上物流公司,还有港口、矿粉公司等多个地方,多次落实求证,才能采集回来。

    而统计表在每天早上一上班就填满之后,成为他们碰头会上集中商讨各品种矿粉采购的重要依据。会后,便是一段很长时间,与驻港采购人员的电话交流,拍板、定夺。

    之所以整个流程可以紧凑、流畅,是因为在此之前,他们做了大量的市场开发和调研工作。

    长年以来,长钢的进口矿采购是以日照港为主,连云港为辅。随着国产矿和非主流矿山的较多退出,四大矿山市场占有率达到80%至85%,十余种主流矿粉分布在多个港口但长钢依旧仅仅局限一、两个港口,资源选择严重受限,特别是有的重点物料是独家供应。

    是任由种种不利压顶,还是拨云见日闯一条新路?重任在肩,供应人选择了后者,他们网络查询与实地调研充分结合,撒开全面捕捉市场信息的大网,迈开步伐,和市场赛跑,和对手赛跑。

    烈日炎炎,他们顶着满头汗水,奔走在天津港、黄骅港、京唐港等,展开大量的协商、调研工作,收集运距、运费、资源、矿粉品种等多方面信息,最终通过从质、价、量、品种的对比,开辟天津港、黄骅港,进一步优化港口布局和资源分布,合力调配港口品种采购,扩大采购选择,消除供应商一家独大的制约。

    外围理顺了,公司内部同样需要保持高度细致的工作。

    近30种物料,他们就做近30个应急预案,每日关注各港口天气及道路等情况,提前做好应急准备,具备随时启动的条件。

    同时,根据厂内物料库存情况,对所有原燃料的货源、运输条件、运输方式进行摸底,核定各物料采购中涉及的考察、洽谈、签订合同、付款、备货、运输和使用前的准备时间,以便合理安排采购时间。 

    与炼铁、炼钢、焦化等使用单位保持日沟通,准确掌握当日消耗,当日库存,提前了解后期变料情况。

    付出与回报是成正比的。 4-7月份,长钢原燃料采购资金占用月均1.3亿元,环比一季度月均2.74亿元,月均降低1.44亿元,降幅52.5%。

    矿粉月均库存9.98万吨,环比一季度月均23.86万吨,月均降低13.88万吨,降幅58.2%。

    炼焦煤月均2.18万吨,环比一季度月均4.64万吨,月均库存降低2.46万吨,降幅53%。

 
紧贴市场:降一块也不嫌少


    市场就像小孩的脸,什么时候哭,什么时候笑,没人知道。2015年的市场更是变化频繁。供应人时刻保持出发的状态,和市场抢夺每一分、每一厘。

  七月流火没有阻止奔跑的脚步。镜头对准调研人员的身影。

  临汾古县玉和泰煤气化公司的煤场上,刺眼的阳光直射在身上,地上的影子缩在脚下,似乎也惧怕火辣辣的太阳。身上的衣服被汗水粘在身上,愈发的湿热。2015年最热的时段,他们在省内平均温度最高的地方调研煤焦市场。长治周边,只要有煤矿的地方,几乎都留下他们的足迹,潞城、襄垣、屯留、长子;沁源、沁县、临汾古县、通州……

  48家煤矿、 7家洗煤厂和17家焦化厂的信息被他们“收入囊中”。

    第一手详实、充分的调研,为他们建立长治地区及周边煤焦企业的信息档案库打下良好基础,也为他们加强调研对原燃料价格制定的监督和指导作用提供了保障。

    1-7月份,焦炭长治市场降幅220元,长钢降幅220元。 潞安公路喷煤降幅60元,长钢降幅95元。 小王庄动力煤降幅95元,长钢降幅120元。 

    大量的市场调研和研判工作伴随着无数个深夜的灯光,和无数个烈日下的奔波。一个个准确的研判,一个个精准的数字,为他们避峰就谷,低价采购指明了方向。

    针对外矿市场,他们双轮驱动,市场低时,多采期货,为后期做准备,市场高时,多采现货,快进快出。1-4月份,进口矿市场急剧下行,为规避市场风险,两节前后,公司各部门紧密配合,以消耗库存、适当补库为主;在判断4月份市场处于低位时,采购36.4万吨;5、6月份市场反弹,采购量减少; 7月份市场回落,采购55.2万吨。而在8月份月均普指比7月高出4.3美元时,他们的采购量又有所下降。 

    炼焦煤的采购几乎集中在晋南地区。与供户建立的长期良好合作关系,较为稳定。但在市场调研中,他们发现还有可以替代、价格较低的商家。于是,主动与焦化厂联系沟通,通过调整结构,降低炼焦煤采购成本。

    3月份,引进了蒲县1/3焦煤,低于同期采购的汾河1/3焦煤48元/吨;5月份,引入了山西焦煤集团西山煤电斜沟矿气煤,低于同期子长气煤102元/吨;5月份,引入了新供应商晋中方合圆公司,引入时价格比其他供应商低10元/吨。通过新供应商的引进,不但保证了肥煤的正常供应,而且撬动了其他供应商的价格,达到降价目的;7月份,引进了离石旭辉洗煤厂主焦煤,执行公司同期采购的柳林主焦煤指标,价格比同期主焦煤低20元/吨。

    1至7月份,炼焦煤采购节省了540万元的费用。

    抱住大西瓜的同时,他们不忘抓芝麻。辅材、耐材这些用量较少的采购也是锱铢必较。铁合金通过二次谈判降本17.8万元;辅材、耐材经招标或比质比价后,再二次谈判降本61.97万元;钒氮合金通过谈判,从年初10.3万元/吨降到9.1万元/吨,降幅达到1.2万元。1-7月份,通过采取各种措施,辅材、耐材共计降本117.59万元。

    不停地挤压采购水分,一位合作伙伴苦笑:“你们能不能给我们留点利润啊?”  


关注物流,能省一分是一分


    外矿低价运行,四大矿山市场占比扩大,价格透明,资源相对紧张的局面更让矿粉价位坚挺,折扣减少。矿粉价格下压空间缩小,物流费用占比却明显升高至27%左右。

    与对标企业新兴铸管比较,4月份粉矿、块矿采购成本分别高出66.01元/吨和76.02元/吨,物流费用影响为主要原因。差距主要体现在港口及资源布局、运输方式,采购模式与库存水平几个方面。

    差距就是潜力,差距意味着更大的生存空间,潜能意味着更大的发展能量。

    粗略计算,长钢一年采购450万吨矿粉,仅物流费用就要5个亿。

    物流这块毛巾里,还有水分能挤。

    他们首先从铁路系统入手。经过双方多次商谈,从1月15日开始,公司铁路运费实行一口价优惠,降低17元/吨,比去年10%优惠多降低3.83元/吨。2月1日起,铁路运费再次上涨8元/吨,长钢实行一口价政策,保持不变,累计比市场低25元/吨; 与日照港谈判,达成新港口费量价优惠,靠船量由去年180万吨享受优惠降至80万吨,预计比2014年多降110万元。 

    持续攻关,铁路请车费和报关报检费继续降低,日照请车费由去年7元/吨降为5元/吨,报关报检费由1元/吨降至0.6元/吨。 

    以上三项上半年共降1024万元。

    自去年7月份以来,汽、柴油价格13连跌,油价重回5元时代 。汽车运输费用直降。今年6月份,汽运费用跌至低点,与铁路运输价格相差30元以上。

    供应处快速反应,7月初,在日照港启动汽车运输,并同时展开对天津港、黄骅港的市场调研,7月中旬,同时启动天津港、黄骅港汽车运输。从此,他们每天的工作又多了一项繁琐的内容——对几个港口的铁路运费、汽车运费分别加矿粉价格,进行比对,最终在同质的情况下,选择到厂价格最低的方案进行操作,能省一分钱就省一分钱。

    7月初启动汽车运输,当月汽车运输6.4万吨;

    8月,预计汽车运输8万吨,高峰期达到日均7000吨水平。

    不到两个月的时间,累计减少物流费用近450万元。

    一分一分比、一角一角压、一元一元扣,积沙成塔,三千多万的采购成本降下来。一句“跑市场”,包含了采购人员所有的酸甜苦辣,也包含了他们为了企业生存,所有的努力,与付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