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之难(外三首)
张栓平
       [《长钢纵横》2015年第3期 总第96期 ] 关闭】【回页首
大江如兽,顷刻吞纳夕阳的生命
炎夏,亲情的心岸压上沉重的寒冰
 
诡异的劫数暗藏在何处,仅掀起这样
汹涌的悲哀。“东方之星”,没有沉翻的
只有它的耻辱
 
从此,夕阳成了无法孝敬的空白
只能用一滴滴泪水填满轮回的祈愿


           六月的河

河流曾在忽远忽近之处徘徊,它是
于上午和下午握手言和的时辰到来的
发出兽的交媾的呐喊
 
船飘浮起来,从旱地突围,并险些在
汹涌的醇香里醉倒,此岸和彼岸
都不分彼此地推杯换盏
 
只有芦苇有时会表达对日子的忐忑
而水鸟已不愿在暧昧中偷欢
月光则提醒鱼们重获了飞入月宫的机缘


           小区的黄昏 

麻雀  那些喜欢热闹的朋友
突然不来做客了  似乎有意躲避
某些人疑惑的目光 
 
酒杯寂寞无聊  风言风语破碎了
房前屋后的小桃红  美人的暗香
仍然呻吟迷恋的旧梦 
 
此时  两旁的路灯
像挽联闪烁其辞  六月的雪 
在悲伤中行走


         最后的卧夫

凝视阳光
阳光里没有相同的忧伤
聆听喧嚣
喧嚣里没有熟悉的歌唱
 
角落里  只有狼
和狼呼吸的声音
和决然不会有回响
的诗歌
和不能夺眶而出
的泪水

想看到月亮
却等来无休止的风雨
一只狼
在人类的黑暗里
孤绝到死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