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洗红
李春燕
       [《长钢纵横》2015年第3期 总第96期 ] 关闭】【回页首
    休洗红,洗衣多颜色淡,不惜缝故衣,记得处按茜,人寿百年能几何,后来新妇已为婆。

    休洗红,洗多红在水,新红裁作衣,旧红翻做里,回黄转绿无定期,世事反得君所知。

    这是东晋时期的一首词,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年纪尚小,只是因为自己的小名儿唤作红,看到这词,便一厢情愿地与自己扯上了关系,自怜自爱起来,着实哀怨惆怅了一番。其实,那个时候的哀怨无非是“为赋新诗强作愁”,应景而已,过几日便烟消云散。倒是这首词,就那么刻在了脑子里。

    再次看到它,是在大学进修期间,教我们速记的是位老教授,课堂练习总是会出点:“碧云天,黄花地,北雁南飞”之类的古诗文叫我们来译,每到这时,我总是隔三岔五的蒙出几个字后,便凭借记忆将整段词默写下来。凭此小聪明,竟然博得老教授的另眼相看,将我视作这帮三流子学生中难得的好孩子。那日,教授发下来的练习题便是这首休洗红,在我故伎重演一番之后,老教授竟然激动地忘掉本职,索性将速记课变作了古汉语课,要我谈谈对这词的理解。我硬着头皮结结巴巴了一番,说了点什么现在早已经忘记,大概是人生无常之类的吧,倒是老教授那句“还是太年轻啊”的感慨至今记忆犹新。

    那日,与某人闹别扭,兀自委屈着,就想到了这词。突然这样矫情,自己想了觉得无趣。只是,那份苍凉的感觉却就那么肆意漫延开来……时间如强力漂白剂,转眼之间,年轻时绚丽多彩的生活慢慢变成黑白相片。我不知道三十而立有什么,四十不惑有什么,五十知天命感悟些什么,收获些什么,年老时会怎样,我只知道有时心很累,要停下来休息整顿;我只知道人生苦短,不要太去计较各种得失;我只知道生活的脚步不要太匆忙,要品味生活,用心感悟生活中的美;我只知道要保持自己本心,宁静淡泊的心境。

    我们都想永远年轻,我们都想永远健康,我们都想长生不死,我们都想……

    我们想做的事太多,而能做的事太少,时间精力不允许。那个万人敬仰的老爷爷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就算时光坞地将我们手上的红完全洗去,就算回黄转绿无可奈何,我们也要攥紧手中那稍纵即逝的幸福,让她鲜亮,浓艳。

    休洗红,洗多颜色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