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摊货
马知行
       [《长钢纵横》2015年第3期 总第96期 ] 关闭】【回页首
    恒跳下公共汽车,急匆匆地走进全市最大的购物中心。

    恒是一家饭店的服务生,虽然工资少,可是支撑生活不成问题。从他离开湖南老家——那个落后的小村庄,到深圳打拼。转眼间已经过去五年了,这五年来,恒只在过年时才回家看望父母。

    每次回家,父母都会放下手中的重活,来到村口亲自接恒,在屋里给他准备好一大桌他最爱吃的菜。离家时,母亲或将几双自己亲手做的鞋垫放进他的背包,或为他煮几个自家鸡产的土鸡蛋。父母知道,恒的工作很辛苦。

    这次,恒不准备等到春节回家。三天后,是父亲的六十大寿,恒决定回家陪父亲过这个生日,他想为父亲买件像样的礼物。

    可是买什么呢?他漫无目的地在商场里打转。这里的一切对他来说都太奢侈了,一件运动服就可以花掉他一个月的伙食费;一双篮球鞋就足够掏空他的所有积蓄;甚至,一块进口面包都能让他的钱包由鼓变薄。

    恒尽量压制住内心的惊讶,装出一副“老练”的样子,若有所思地看着“标价牌”。这里聚集的可都是全市商业精英和大腕富豪,他可不想在这些人面前表露出自己囊中羞涩。

    恒还记得,上次春节回家,父亲无意中向母亲抱怨:“这鞋真是太不中用了,只穿了两年就坏了。”

    “唉,算了,还是再将就将就吧。”母亲对父亲说,“这鞋还行,补补还能穿几年。”

    恒要给父亲买一双鞋!

    来到购物中心五层,恒走进一家耐克专卖店,立刻被这些鞋的价格给惊呆了——几百的、上千的,最便宜的也要五百左右!恒咽了咽口水,呆呆地望着这些被他视为“天价”的运动鞋。

    一位年轻女孩走过来,满脸笑容地说:“先生你好,这里是XX国际购物中心的耐克专卖店,请问您喜欢什么款式的运动鞋?”

    恒有些心慌,支支吾吾地回答:“嗯……我先看看,一会儿再说。”恒走到离自己最近的一款运动鞋面前,装出一副“内行人士”的模样,细细“端详”着手中的运动鞋。看了看价格,恒被吓了个半死——一千四百九十九元!这可是自己一个月的工资啊!贵得有些离谱了吧!

    女服务员热情地介绍:“这是耐克今年推出的最新款FLYWIRET篮球鞋,采用优质的进口材质以及科学的设计制成,不仅款式帅气,而且鞋底附有气囊,让您在运动的过程中更加舒适……”

    恒完全听不懂女服务员在讲些什么,只知道一个劲地点头。

    恒在商场里徘徊了两个小时,最终,他咬咬牙,又回到耐克专卖店,挑了一双五百元的休闲鞋。

    恒从贴身口袋里拿出钱包,取出几张崭新的钞票,这是他这个月省吃俭用节省下来的全部积蓄,交给了收银员。

    恒提着新鞋,心里犯了愁——父亲清楚自己的经济条件不太好,要是知道这双鞋这么贵,肯定不高兴。他灵机一动,找收银员借来一只油笔,仔细地将“天价牌”上的“500”去掉一个零。瞬间,价格天衣无缝地变成了“50”。
父亲生日的前一天,恒乘坐最后一班火车,赶回了家。

    母亲忙里忙外,张罗着款待客人的饭菜;父亲拿着一把大扫帚,正卖劲地打扫门口的落叶。见恒突然回到家,他感到特别惊喜,立刻停下手中的活。

    恒从袋子里拿出鞋,对父亲说:“快,快穿上试试。”

    母亲接过鞋,急急忙忙地催父亲:“快,快穿上试试。”

    父亲脱下那双已经破得不能再破的老布鞋,笑眯眯地换上新鞋。恒显然看到,父亲的目光不由自主地扫了一眼写有“50元”的“标价牌”。

    “这鞋还真不错,穿着又合适又舒服,城市里的‘地摊货’还真好,这么好的鞋子居然一点也不贵……”

    看着父亲心满意足的笑容,恒的心里暖洋洋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