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葳蕤的花运开在冬至的内心里(外三首)
张栓平
       [《长钢纵横》2015年第2期 总第95期 ] 关闭】【回页首
只有麻雀不愿嫌弃白杨的困顿
枯枝之上
它在夕阳些微的慵懒下逍遥
还接纳了寒风赐给的薄酒
 
街灯闪烁某些官媒的品相
用诡异的手笔
遮住岁月的愁容
时光最终没有废除自己黑色的悼文
 
然而  谁也无法埋葬青春内心的暗香 
譬如爱情  此时雪花正是三月桃花的一种再生


    我在最后一个王朝的黑夜见过你 


你从酒楼出来,喽啰们尾随着
一个饱嗝泄露了灵魂里的酸腐
今夜你不去烟花柳巷
你去了铁匠铺
铁匠铺已经没有铁匠
只有新寡的孤独
 
有的夜晚
你不读诗书
不嫖不赌
不会姘妇
更不沾自家的黄脸婆
你怀抱一把算盘
擦来擦去
擦去擦来
擦得算盘有了屠刀的温度


      蚂蚁命

即使绿色繁华得耀眼
也没有几片温情去关注蚂蚁的心病
四月冷漠地毁灭它,却被定性为自杀
 
平心而论,最早的癌变是这世道
古槐像破烂的旌旗在霾和沙尘里呻吟
 
只有苍天坚持着目光向下,并以云的浓重的
墨色倾诉了对一只蚂蚁的悲悯


     《内心的鬼长势葱茏》


啤酒,这可以滥用的爱情
正在淹没黑夜。球总是要进去的
至少和平庸的黎明一样不可抗拒
许多男人却在期待着呐喊
          
泥瓦工身上的水泥
木匠身上的木屑
油漆工身上的银粉
组合了灯光里的味道
山坡上的玉米稀稀疏疏
鬼影似地窥探小屋里的世界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