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腾与信仰
——试评长篇小说《狼图腾》
马知行
       [《长钢纵横》2015年第2期 总第95期 ] 关闭】【回页首
    再度回味四年前读过的《狼图腾》,书中坚强、乖巧却又带着一点倔强的小狼,再次给我的内心带来了不一样的触动。

    其实严格来说,小学时读的少儿版《狼图腾》——《小狼小狼》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狼图腾》。我花了两天把这本近四百页的小说读完,回想起那时我对它的痴迷,简直可以用废寝忘食形容。

    一开始,整本书吸引我的亮点是“狼”——当时我特别喜欢看《动物世界》,对狼很感兴趣,而且动物小说这种文体对我来说很新鲜。读完第一章,这本书就牢牢地“抓”住了我的眼球。

    书中惊心动魄的动作场面,富有画面感的文字,都带给我身临其境的感觉。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勇敢热情的草原牧民,充满智慧的蒙古老人和骁勇善战的草原狼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囫囵吞枣般“啃”完整本书后,狼在我心目中的形象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狼在童话故事里都是奸诈、狡猾、嗜血的“反面角色”;而在《狼图腾》中,却是草原的守护神、草原精神的象征。

    《小狼小狼》是第一本让我读完后不禁流泪的奇书,它重新让我认识了狼这种高贵的动物。狼的自由独立、强悍卓越,对亲情、友情、团队的重视,在书中淋漓尽致地体现了出来。狼不屈不挠的高贵灵魂更是让我心生敬畏:大公狼没有丝毫畏惧,站在黑洞洞的枪口前英勇赴死;母狼为了保护幼崽,不惜拼上性命与猎人周旋;小狼被陈阵了结生命时,仍然怀着对生的渴望,没有低下高昂的头颅……

    自从读了《小狼小狼》,我对动物小说的兴趣便一发不可收拾——从主动要求购买大量动物小说,到学写动物小小说《狼王岭》,中篇动物小说《猎鹰》,再到尝试写长篇小说《狼啸》。我对动物小说的写作热情,都是《小狼小狼》给予的启迪和动力。

    再次翻开《小狼小狼》,回顾熟悉的情节——也许是因为年龄增长后,思想成熟了许多,每当看到书中的美丽的额仑草原文化在现代社会的影响下逐渐走向消亡,我内心深处感到一阵揪心的阵痛。

    狼,本来是草原的精神象征,同时也是草原居民心中的图腾、信仰。草原狼坚韧、勇敢、足智多谋,它们是绿眼睛的精灵,是草原的主人,草原居民在与它们生活的几千年中,与它们战斗、互相学习,才共同造就了美丽的草原。但是,现代先进科技的进步,并没有让草原更加充满生机,反而被人类本末倒置地肆意榨取。

    狼虽然残忍、嗜血、捕食牲畜,但是它们也有节制,懂得生态平衡的重要性。相比草原狼,我认为,人类更是可怕——肆意妄为地破坏环境、为了牟取暴利滥杀无辜,最后导致守护草原几千年的蒙古狼失去家园、草场沙漠化,茫茫草原不复存在。将草原的最后一滴利益价值榨干后,他们心中一点良知、一点信仰也荡然无存了。

    信仰,是一个民族最基本、也是最为重要的东西;没有了信仰,人们就失去了努力的方向,只为自己、为利益而活,如同行尸走肉。《狼图腾》中,草原狼在离开故土时,那声悠长婉转的狼嗥,是警钟,是对草原的告别,也是对人类过分行为的鞭挞。

    龙是中国的标志,是炎黄子孙心中的图腾;狼是草原的守护神,是草原牧民心中的图腾。图腾是民族的标志,而信仰更是不可或缺的精神支柱。也许《狼图腾》作者心中的额仑草原,正在慢慢变成现实,但是只要心中牢记图腾,勿忘信仰,我们深信,总有一天,狼图腾会重新在草原上腾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