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漫步
广 知
       [《长钢纵横》2015年第2期 总第95期 ] 关闭】【回页首
    我喜欢在雨中漫步的感觉。

    细小滑腻的雨滴落在头发上、脸上,凉丝丝的。幢幢楼房变得洁净整齐,碧绿的柳芽泛着油光,杨树绿了,榆树也青了,葱茏的松树更加繁茂。公路上,飞驰而过的汽车溅起一片片泥泞,骑电动车的人也是低头猛冲,扬起数不清的泥点,就连打着五颜六色雨伞的姑娘小伙子们也是脚步匆匆。只有几岁大的孩童猛然间冲出爷爷奶奶的拉扯,逃进雨中,噼里啪啦跺响脚下的雨坑。

    我沿着柏油路走向烈士陵园。一踏进陵园大门,首先灌入眼帘的是望不到边的绿,东面西面以及北面像一夜间突然绿了起来且摇曳多姿。柳树、柏树郁郁葱葱,小草悄悄钻出地面在远处窥视。迎面的“太行太岳烈士纪念碑”肃然而立。我沿着台阶小心翼翼地走下去,脚下踩着砖铺的形成小水洼的路,感觉空气清新,呼吸顺畅,与外面的世界截然不同。雨不紧不慢地降落,在雨伞上奏出节奏明快的旋律。我顺着每天遛弯的路慢慢往东拐再向北,脚步轻盈,沉醉于春的气息中。我调皮地伸出手,让雨轻轻滴入,一滴,两滴……在手心聚成一小团,然后又展开手指,让它们从指缝间慢慢滑落,丝滑般的感觉。走着走着,突然感到有风的吹拂,雨伞也有了些许倾斜,仰头观望,树梢摇动,雨在空中呈一道道斜线,倏然落到远处,想必是前面没有房屋遮挡的原因吧。路两旁的树在空中错落有致地交叉在一起,使得雨好像小了很多,我索性把雨伞收拢,拿在手里。滴答,滴答,雨点落在树叶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格外响亮。绕着陵园转了一周,太行太岳烈士纪念碑前载歌载舞的女士不见了,喧闹的音乐没有了,在毛主席题字的“死难烈士万岁”墓碑前一招一式有板有眼打太极拳的老爷爷、老奶奶消失了,就连每天在西面半环形池子里舞姿婆娑的俊俏的小媳妇们也不见了踪迹,就更别说绕着东面树丛疾步快走的年轻的后生了。他们像集体约好了,一起玩失踪。

    随着城市人口的骤增,高楼大厦的悄然而立,烈士陵园除了纪念烈士,安葬亲人,也渐渐成为了人们日常锻炼身体、休闲娱乐的好去处。英雄每天感受着生活的多彩,聆听着时代的步伐。我近来也时常到这里,早上或者下午,进园来大步流星围着陵园绕几圈就很快离开了。路过小池,越过树丛,瞭望过墓碑及穿插于其间的每一条曲曲弯弯的小路。一个、两个……打拳的,练功的,唱歌的,隐藏于树林深处。他们跳舞、打太极拳、踢毽子的身影匆匆闪过。当感觉无聊抑或双腿困顿时也偶尔停下脚步欣赏一下他们美丽的姿容,但也只是蜻蜓点水,一带而过。其中有一处稍显例外,就是西边的舞池。每次路过那里,总禁不住把目光送向她们。一是因为弯路紧挨着池子,二是音乐带有一种自然的引力,再一个就是她们的舞蹈美轮美奂。特别是有一个黑衣黑裤的中年女士,站在前排中央,舞姿婀娜,表情丰富,举手投足,十足专业水平。看她舞来绝对是一种美的享受。

    今日,英雄的碑前空落落的,只剩刷刷的雨声。难得如此安静,正好得以瞻仰烈士的英灵。以前多次想看一下他们的墓碑——墓碑就好像他们的脸——可总是步履匆匆抑或感到阳光过度刺眼,怕看不清上面的文字,反而亵渎他们高洁的灵魂。

    烈士公墓位于陵园的北侧,整齐划一,宛若他们日常出操。四周种着一米多高的观赏草,绿油油。我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轻轻地走近他们,唯恐打扰他们的宁静。墓碑小巧玲珑,占地不过一尺。我挨个仔细看他们的墓碑——名字、籍贯、生辰、牺牲时间。雨水把小小的墓碑冲刷得洁净光亮,使每一个字都清晰无比。他们大多是二十几岁的年龄、鲜花般灿烂的时节就牺牲了,鲜有新中国成立后因病逝世的,唯一的女性默默地夹在他们中间。活蹦乱跳的季节,没有来得及享受生活的美好,没有来得及对父母尽一日的孝道。甚至连一句温暖的话还没有学会。唯有倚着门框盼儿归来的老母,从满头黑发望到白发苍苍。儿呀,你何时归来?娘等着你!苍凉悲痛的呼喊,响彻骨髓。

    碑前还偶有纤细的花朵枯萎凋零,凄凄惨惨躺倒在地;有的仅仅只剩下一两片花瓣,好似新娘子的妆容被一盆凉水兜头浇来。这应该是扫墓的同学们敬送的花环,经过阳光的暴晒、雨水的浇灌,变成如今这无声的呜咽。因为每年的清明节都有许多学校组织学生前来扫墓,借此机会祭奠英雄,接受爱国主义教育。前几天我恰巧见到一次,那是清明节的前一天,也是个细雨霏霏的日子。八点左右我去陵园,门口多了警察站岗,查看一切提篮子的私人祭奠人员,不让把纸扎之类的物品随便带进里边,以防引起火灾。我依旧想转几圈就回去,但刚进大门就看到纪念塔前站着密密麻麻的穿校服的学生,打着旗,一道横幅挂在他们前面的树干上,几个红色的大字写着“XXX学校……”。全体默哀,请老八路军讲解,共青团员宣誓,学生代表发言……雨沿着他们稚嫩的脸颊流下来,淋湿了衣服,淋湿了鞋袜,把一个个的头发紧紧抿在了头皮上。他们始终在坚持着,没有一个人交头接耳,没有一个人摇头晃脑。最后他们迈着庄严的步伐,带着肃穆的神情——献花,把胸前的小白花默默放在烈士的碑前,唯愿他们永垂不朽。英雄啊,烈士!人民没有忘记你们,也不会忘记你们。

    雨一会儿大,一会儿小,仿佛小孩子捉迷藏一样,时而探出小脸,时而龟缩起来。

    突然一股淡淡的香味从身后传来。我抬起头来看天,依然灰蒙蒙的。我终于禁不住诱惑,急切地循着香味追去。陵园中央有一条东西向的甬道,甬道两侧有几株大树,姹紫嫣红,竞相绽放。走近一看,有桃树,有丁香树,白的透亮,红的鲜艳。一阵阵香气扑鼻而来。我久久闻着,心里默默祈祷着:不论是高级将领还是普通士兵,愿他们都在这静谧的时刻,好好安息,让鲜花和绿叶永远陪伴他们。

 

>